分享

幹細胞治療白血病 助首位女性愛滋患者成功痊癒

整理/Miki

 

愛滋病沒有特效藥,至今奪走數千萬人的生命,一直被認為是不治之症,但隨著醫療科技進步,愛滋患者可望利用幹細胞療法找回健康。美國研究人員在2022年二月宣布,一名女性愛滋患者在接受幹細胞治療白血病後,意外發現愛滋也隨之痊癒,成為全球繼兩位男性患者之後,第一位成功痊癒的女性個案!

 


 

愛滋病是「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AIDS)」的簡稱,是因HIV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又稱愛滋病毒)所引起。我們的身體在遭受一般病毒感染時,會啟動免疫反應來抑制病毒擴散,但HIV病毒的感染目標是免疫細胞,會直接破壞、癱瘓免疫系統,進一步讓身體喪失免疫力、抵抗力大減,於是引發各種疾病,最後發展為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嚴重時甚至會導致死亡。

 

包含血液、精液、前列腺液、陰道分泌物、羊水、母乳等體液,都可能傳染HIV病毒,其感染途徑主要分為「血液傳染」、「不安全性行為」、「母子垂直感染」等三種。

血液傳染:輸進或接觸被HIV病毒污染的血液、血液製劑。

不安全性行為:與HIV病毒感染者發生性行為時,未全程正確使用保險套。

母子垂直感染:感染HIV病毒的孕婦可能在懷孕、哺乳期間,將病毒傳染給寶寶。

 

 

愛滋病雖難治癒 仍可透過藥物控制

HIV病毒之所以難以治癒,是因為它屬於反轉錄病毒的一種,突變速度相當快,很難研發有效的疫苗來對抗,因此過去多半只能使用藥物(如反轉錄病毒藥物)來控制病情。90年代初期,科學家發現許多抗病毒藥物能夠對抗HIV病毒,但單一藥物的效果相當有限,後來台裔美國科學家何大一博士和其團隊成員發現,同時使用至少三種的抗反轉錄病毒藥來治療,就像雞尾酒裡調和了許多飲料一般,效果比單一藥物更好,這就是「雞尾酒療法」的起源。「雞尾酒療法」即學術上所稱的「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HAART)」,不僅能夠抑制患者體內的病毒量,還可幫助延長健康壽命,雖然無法完全治癒愛滋病,仍是目前的主流治療方法。

 

由此可知,就算愛滋病沒有特效藥,其實也並非無藥可醫,只要早期診斷、規則性服藥治療,平均花費3~6個月的時間,就能達到檢測不到病毒量的程度。除了前述「雞尾酒療法」的口服藥物之外,美國也有長效型針劑上市,讓治療有更多選擇,可做到事前預防、事後治療,效果也比以往更好。

 

 

幹細胞療法用以治療白血病 意外使愛滋痊癒

此外,幹細胞療法也被發現能用於治療愛滋病。美國有一名被研究人員稱為「紐約病人(New York patient)」的女性愛滋患者,最初於2013年六月確診愛滋病,2017年三月又被診斷患有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同年八月接受被稱為「單倍體臍帶移植」的手術後,發現身體狀況有了驚人的轉變。

 

當時,「紐約病人」先從部份匹配的捐贈者身上獲得臍帶血,又從一名近親身上獲得造血幹細胞,因而增強了免疫力,在手術完成四年後,她的白血病已經獲得緩解,更意外發現,即使在移植術後三年時停止愛滋病治療,過了十四個月依然未見復發,血液檢測也沒有發現病毒抗體。繼前兩位均為男性的「柏林病人」和「倫敦病人」之後,這位「紐約病人」是全球第三例接受幹細胞移植而使愛滋痊癒的患者,更是女性痊癒者的第一位。

 

其實,愛滋患者只要規律服用抗病毒藥物,就可獲得穩定的療效,再加上幹細胞療法未必適用於所有患者,因此現階段仍無法全面普及。儘管如此,「紐約病人」這位女性痊癒者的成功案例,意味著愛滋病不再是無法治癒的絕症,在科學上具有重大意義。展望未來,期許醫學界持續研發可有效對抗HIV病毒的疫苗與藥物,衍生出可廣泛使用的基因療法,讓更多患者順利找回健康!

 

本來總是牽著的手 現在怎麼各自寂寞 你在抽完煙後還要忙什麼 本來總是浪漫熾熱 現在怎麼被動冷漠 你的心裡是否還剩下溫柔 假如我提的每個夢 你都覺得沉重 我還能夠做什麼 是放手或淚流 以前說的不是這種以後 快樂不該變得像彩虹 問心無愧的傷感愛情日誌分享:我愛你,到底值不值得 都要讓大雨淋過才短暫擁有...

1)朋友不是整天膩在一起的人,也不是總說你好話的人。有些人讓你覺得可能總是和你“作對”,可是,偏偏是這樣的人,才是願意為你按下人生的電梯按鈕,和你一起上升的朋友! 2) 友誼是一個恆等式,它的兩邊是同樣純潔同樣美麗的兩顆心,只要真心的付出,永遠沒有虧欠之分。 3)...

第一句:“你一直走進我的生命,我正為你準備好一生一世。”男人從口袋中取出指環,既認真又戰戰兢兢地向女人求婚時說。 第二句:“無論如何,只要我所愛的你能夠平安活下去我就別無所求了。”愛人結婚了,新郎不是我,男人眼泛淚光祝福新娘子說。 第三句:&ldquo...

記憶是照片,但是那張照片早已遺落在那個飄著細雨的早晨。 你轉身,我再見。 我回首,你走遠。 我們何其幸運, 竟然能學會這樣,安靜地告別。 而我在遠方等你,只是想你過得開心,你可曾知道。 給你的愛一直很​​安靜,安靜到無聲無息,安靜到忘了自己。 知道轉身離開,我才明白,原來你一直是喜歡熱鬧的孩子, 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