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天,男人喝的飄飄的回家,進門,開燈,喊女人的名字,沒人應他,一低頭,就看到了女人放在鞋櫃上的離婚協議書。男人發了愣,沒想到她會來真的。以前他們也會鬧,但至多是她慪氣不肯裡理他,或者跑回娘家住幾天,過後就自動和好了。

可這次,女人顯然是動了真格的。就為了沒給女兒開家長會,他說太忙,沒時間。女人就惱了,說:’你一天到晚就是忙忙忙,什麼時候把我和孩子,把這個家放在心上過?這日子沒法過了,離婚’。男人認為這些沒什麼,還認為把工作看得比家庭重要,就是為了這個家,認為自己沒什麼錯,可此時此刻男人站在這個清寂空落的家裡,第一次覺得,這個家沒有了女人的家,實在稱不上家。他的成就,因為沒了女人的分享,也變的毫無意義。

第二天回家去看父母,父母看到他都很驚訝的問:你那麼忙怎麼有空回來呢?沒出什麼事情吧?和孩子她媽吵架啦?一連竄的問題讓他的臉發紅;是因為回家太少的緣故吧?

父母都很興奮,父親慌忙去買菜,母親留在家陪他聊天。母親拿來花生和核桃讓他吃,剛坐下,電話就響了,隔得老遠,他就聽見父親的聲音:忘了跟你說,給你炮的蜂蜜菊花茶在窗臺上放著,現在喝剛剛好,你趕緊喝啊小心放涼了。母親掛了電話,端起茶剛喝了一口,電話又響了,還是父親:咱家的水費是不是該交了?我忘了拿單子,你把編號告訴我。我順路去交一下。

放下電話,母親笑著埋怨:你爸這人啊,就是事多,出去一躺能往家裡打十幾個電話。那點工資都給通信事業做貢獻了。正說著呢,父親的電話又來了,父親的聲音很興奮:老太婆,你不是喜歡吃黃花魚嗎?今天菜市場有,我買了3條回去我親自做你最喜歡吃的清蒸黃花魚。

二十多分鐘裡,父親的電話接二連三地響,母親也不厭其煩的接。與其說母親在陪他聊天,倒不如說是陪父親聊天。他終於忍不住抱怨說:我爸怎麼越來越瑣碎了?其實有些電話根本沒必要打,回來再說能差多少?母親笑著糾正他:傻孩子,你爸的心思你哪裡能懂?他不是瑣碎,而是把心留在家裡,有牽掛有寄託,所以才會一個接一個的打電話。你爸雖然人在外面,卻把心放在了家裡,家裡事無钜細,他都掛念著呢!不要以為只要往家裡拿錢就行了,家不是放錢的地方,而是放心的地方,只有把心放在家裡,愛和幸福才會在家長駐,你明白嗎?

他看著母親意味深長的目光,剎那間醒悟過來。他想起自己忙起來時從不曾給家裡打過電話,甚至她打過來的電話也被他匆匆掛斷;想起自己陪上司應酬和同事聚餐,家裡的那盞燈一直為他亮到深夜,他卻從不曾想過女人的孤獨和牽掛;想起孩子都6歲了,多次要求他帶她去動物園,去遊樂場,他的諾言卻遲遲未能兌現。是因為忙,還是因為他從不曾把心放在家裡?

那天晚上,他去接女人回家,女人猶豫著不肯回,他急急的跟女人解釋:“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我以前是忽略了你,忽略了咱的家,我以為只要源源不斷地往家拿錢,就能保證我們的幸福。我差點把愛弄丟了,以後我會把心放在家裡,把家放在心上,你願意跟我回家嗎?”女人沒有回答,卻慢慢地走過去,投進他的懷裡,哭了。

是的,家是放心的地方,是盛愛的地方。忙。從來都不是理由,心在,愛在,牽掛在,幸福才會繁衍不息。

不要說你無條件愛一個人, 愛,總是有條件的。我可以什麼也不要,但是你要他愛你,這難道不是條件嗎?父母愛子女,也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他們必須是他的兒女,如果是別人的兒女,他不會愛他們,不會用生命保護他們。女孩說:『我的確是無條件地愛他,我甚至不需要他愛我。』是的,即使他不愛她,她還是願意守...

1.方向之燈“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你就會謹小慎微,裹足不前”不少人終生都像夢遊者一樣,漫無目標地遊蕩。他們每天都按熟悉的“老一套”生活,從來不問自己:“我這一生要做什麼”他們對自己的作爲不甚了了,因爲他們缺少目標。制定目標...

愛是一種基於時間上的巧合,就像兩人三腳,只有節奏對了,步伐才得已繼續。對於孤單的個體來說,時間可以是一個點、一條線、甚至是記憶中的氣味或是顏色。在某個點上,我找到熟悉的氣味,你找到喜歡的顏色,於是某段音樂、某種氣氛、在那樣的光線,我感覺到愛,因此你也是。我因為雀躍,開始舞蹈,欣喜的你,卻只想安靜的...

有位女教授教誨我們,學歷愈高的女性,愈不容易嫁出去,她特別以我為例,說像我這樣的女生,一定會要求另一半「身高比我高」、「學歷比我高」、「收入比我高」,所以就難上加難了。我立即申辯:「其實,只要能談得來就好了。」「談得來嗎?」我的教授拍案嘆息:「這要求簡直太高了。」我以為這已是最低標準了,怎麼會太高呢...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