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妳用自己的方式,等待自己的王子◎肆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夢中情人只存在於夢中,為什麼女人老是忽略前面那兩個字。」

妳經歷過那樣的情境。

一個男人旋風般的出現在妳面前,妳目眩神迷,然後在自己什麼都沒意識到的狀況下,等到驚覺時便已經身在其中。這是一見鍾情,在妳還很年輕的時候發生過。但現在的妳已經不相信一見鍾情了,妳早已經過了小女孩的年紀,童話早在第一次、當那個男孩手機裡半夜傳來另一個女生的簡訊時,便已崩壞瓦解。那聲劃破空氣的機器鈴聲聲響,妳至今仍然記得很清楚,所以妳再也不相信一見鍾情了。

從此,妳開始用標準來衡量一段感情,他的年紀、他的學歷、他的待遇,甚至是他的身高,只要是想得到的,妳都可以訂定出一套衡量的基準。只要過得了那些關卡,才能拿到晉級的入場卷。妳做了一個天秤,把每個男人擺在上面秤斤論兩,但最後總發現對方永遠太輕,怎麼樣也在妳的心裡占不了重量。妳開出許多條件,最後卻發現自己考量的都在這個範圍之外,那張入場卷自始自終都握在自己手裡面,怎樣都沒有人拿到過。妳這才明白,不是他們不夠好,而是自己要的不只是好。

原來,妳心裡還是覺得會有白馬王子存在。

妳發現自己還是當年那個小女孩,那個半夜留著眼淚衝出男友家門,但心裡還是暗自希望他會拉住妳手的小女孩。妳知道他是田徑高手,因此期待著他會追上來,可沒想到從此被放逐。那一夜妳的夢並沒有毀滅,妳撿起散落一地的碎片,然後繼續等待可以拼湊的另一半。妳只是學會把心藏好,不輕易被人發現。

只是妳不再覺得白馬王子是某一種特定的類型,妳不需要王子的救贖,也不需要王子把妳從噴火惡龍手中拯救出來,因為比起在馬背上奔馳的刺激,現在的妳比較喜歡兩個人牽手走路。年少輕狂的愛戀已經從妳身上卸下,妳開始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感情,而不是追求誇耀的戀愛。妳更知道,白馬王子並不需要有白馬, 手的溫度比甜言蜜語有用。

妳也學會不再單憑感覺,因為雖然感覺不會騙人,但人卻會說謊,尤其是自己騙自己。妳上過別人的當,但到頭來發現最可怕的是自己設的陷阱。就像是一見鍾情,原來只是一種情感的投射,而不是一種依據;妳把自己對愛情的想像,放到另一個人身上,覺得自己被上天眷顧。妳編織了一個美夢給自己,誰也搖不醒,就像是海市蜃樓一樣,妳眼睛看得見,但卻永遠抵達不了。

當然妳還是會跟隨心的想望,但同時卻也清楚所謂的王子,全端看自己需要什麼人而定。妳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弄懂,白馬王子是一種自覺,而不是一種規範。妳相信繞了那麼大一圈,都是為了讓妳搞懂那些事,都是為了讓妳把自己準備好,然後等待他的出現。妳不是在原地踏步,而是以自己的方式在前進,自己的王子不需要別人的認同。

以前的妳相信運氣,現在的妳比較相信眼見為憑,覺得福分是自己掙來的。所以妳用自己的方式,等待妳的王子出現。

 

※本文出處:請按此

 

妳用自己的方式,等待自己的王子◎肆一

肆一/男人,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
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

為「姊妹淘」駐站作家、「法蝶生活館 La Fatt'e」專欄作家、ETtoday名家、BRAND 名牌誌名家、「智邦」專欄作家。

一書裡總共介紹, 一百招讓生活簡單。 細數一下, 我已經做了28招,其中「保持旅行的習慣」 ,「每年度假一次」是最徹底的執行。 度假一定帶著家人,旅行隨時可走,我想每天我們上班下班,做很規律的事情,如果現在要你回想一下 三月十日 至三月二十日 ,你做了什麼? 相信你什麼...

懂得什麼時候不要說話,是一種智慧。當朋友也是一樣。在別人哀慟欲絕的時候,你還要追根究底,就像人家的傷疤好不容易在結痂,你還來撥人家的痂。最好的安慰是無言的微笑,和傾聽。有智慧的父母也是孩子福份。在英國遊學的時候,住宿家庭隔壁就住了一對很有智慧的夫妻。他們剛好度過七年之癢。有一次我在院子看書,目睹隔壁...

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 為什麼不出去走一走?也許和許多陌生人擦身而過也許你會找到一點意外的溫柔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 為什麼不讓自己換個方式過活?也許聽到許多不同的聲音也許你會得到一點意外的收穫曾經走過的,就不必再回頭曾經擁有的,也不必怕失落抬頭是星光燦爛的天空腳下是各種方向的軌道我...

我在數年前撰寫新書《生活處方》(Prescriptions for Living)的結尾時,開了一帖名為「生活布丁」的處方。這個布丁的主要原料是愛。你既不能吞下太多愛,也不能因為給予太多使得自己缺乏愛。沒有其他事物如愛一般讓生命如此圓滿,愛對施與受雙方都有益處,絕對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因此,你付出與...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