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呢?也是應該坦白嗎?

在我為成人大學上的一堂課上,我做了一件「不可原諒的事」。

我給全班出家庭作業,作業內容是「在下週以前去找你愛的人,

告訴他們你愛他。

那些人必須是你從沒說過這句話的人。」

這個作業聽來並不刁難。

但你得明白,這群人中大部份超過三十五歲,

他們在被教導表露情感是不對的那個年代成長。

不能表現情感或哭泣(這是絕對禁止的!)。

所以對某些人而言,這真是一個令人震驚的家庭作業。

在我們下一堂課程開始之前,我問他們,是否有人願意,

非常希望有個女人先當志願者,就跟往常一樣。

但這個晚上卻有個男人舉起了手,他看來深受感動而且有些緊張、害怕。

他從椅子上拉開身子(他有六呎二吋高),他開始說話了:

「老師,上禮拜你給我們這個家庭作業時,我對你非常生氣。

我並不感覺有什麼人要我對他說這些話。還有,你是什麼人,

竟敢教我去做這種私人的事?

但當我開車回家時,我的意識開始對我說話──它告訴我,

我確實知道我必須向誰說『我愛你』。

打從五年前我的父親和我交惡了,從那時起這事就沒有真正解決。

我們彼此避免遇見對方,除非在聖誕節或其他家庭聚會中非見面不可。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幾乎不交談。所以,上星期二我回到家時,

我告訴我自己,我要告訴我父親我愛他。

說來很怪,但做這決定時,我胸口上的重量似乎就減輕了。

我一回到家,就衝進房子裡告訴我太太我要做的事。她已經睡著了,

但我還是吵醒了她。

當我這樣告訴她時,她還沒真的起床,忽然抱緊我,打從我們結婚以來,

這是她第一次看我哭。

我們聊天、喝咖啡到半夜,感覺真棒!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精神奕奕的起床了。

我太興奮了,所以我幾乎沒睡著。

我很早就到辦公室,兩小時內做的事比從前一天做的還要多。

九點我打電話給我爸,問他我下班後是否可以回去。

他聽電話時,我只是說:『爸,今天我可以過去嗎?有些事我想告訴你。』

我父親以暴躁的聲音回答:『現在又是什麼事?』

我跟他保證,不會花很長的時間,最後他終於同意了。

五點半,我到了父母家,按門鈴,祈禱我爸會出來開門。

我怕是我媽來應門,而我會因此怯懦,乾脆告訴她代替算了。

但幸運的是,我爸來開了門。

我沒有浪費一丁點的時間,我一踏進門就說:『爸,我只是來告訴你,我愛你。』

我父親似乎變了一個人。

在我面前,他的臉變柔和了,皺紋消失了,他開始哭了。

他伸手擁抱我說:『我也愛你,兒子!而我竟沒能對你這麼說!』

這一刻如此珍貴,我一點也不想移動。

我媽滿眼淚水的走過來。

我彎下身子給她一個吻。

爸和我又擁抱了一會兒,然後我離開了。

長久以來我很少感覺這麼好過。

但這不是我的重點。

兩天後,我那從沒告訴我他有心臟病的爸爸,忽然發病,在醫院結束了他的一生。

我並不知道他會如此。

所以我要告訴全班同學的是:

『你知道必須做的,就不要遲疑。

如果,我遲疑著沒有告訴我爸,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把時間拿來做你

該做的,現在就做!』」。


能夠找到一個喜歡自己~

而自己又喜歡的人~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有很多人為了面子~

而放棄這難得的機會

明明心有著對方~

卻不敢讓別人知道

想想那些愛上一個永遠也不會愛自己的人

他們很努力地爭取機會~

但永遠都不會得到人就是這樣~

得不到的東西才會稀罕...

你同意嗎?

乾妹妹 Q:我男友的乾妹妹,總是特別喜歡在近況上寫「謝謝哥,特地怎樣怎樣~」,或是常說要給我男友什麼驚喜,簡直不勝其擾…… 一次,我終於忍不住火山爆發了,男友卻說「你不懂我們的關係,我們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 我想問你,該怎麼看待「乾妹妹」這個生物啊?...

分手後,可不可以做朋友? Q:男友無預警地提分手,我問不出原因,他說他也不知道,沒有不喜歡,只是需要時間和空間,問我可不可以當朋友就好。 面對他的要求,我覺得很痛苦,但我找不到理由拒絕,畢竟我還深愛著他。 分手後,到底可不可以做朋友? A:分手後還能做朋友,在我的觀念裡...

從網路婚姻的築夢開始 文/黃碧嬌 我傾囊倒出剛剛從森林裡散步撿拾回來的核桃,讓它們攤開在陽光下曝曬 。 放眼下的林葉已到了一葉知秋的季節,花園裡還有天竺葵、大理花,和幾株開得不太情願的玫瑰,硬撐著繁花落幕前的場面。瞇著眼坐靠在草皮上,陽光真好,我深深享受著天轉寒之前鄉村清朗溫煦的氣息。 其實,不過4...

她對愛情沒有安全感,也給不了別人安全感。 她想對你負責,對她負責,對自己的過去和未來負責,但請你別輕易給她誓言和承諾,她很難相信, 她習慣在人前表現的很堅強,一副大女子主義的模樣。 她是完美主義,對感情,容不得一點瑕疵。 她有時是遲鈍的,在感情方面,她有時卻很敏感,因為她在乎。 她有點懶,貓科動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