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 / 陳亭均

曾獲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的瑞瑪席丹,總帶給人們一種陽光、熱血的朝氣,然而,她知道許多過去的夢魘還是很纏人。她曾逃避,但咬緊牙關又選擇面對,直視人生的高低起伏。

好好地「道別」才是真正的面對...瑞瑪席丹遭逢摔車 愛人喪命 那些曾糾纏她的夢魘蛻變成人生養分

瑞瑪席丹家中曾養過小鳥,但大概2003年的時候,小鳥就變成了瑞瑪害怕的其中一種夢魘。

有天早上,13歲的小瑞瑪走到陽台,「我看到兩、三顆頭,掛在鳥籠上⋯⋯。」小生靈的身體已經跟腦袋分家,應該是被野貓扯掉了。血淋淋的場景,對還年幼的小瑞瑪來說是揮之不去的惡夢,從此以後,瑞瑪就很怕這些會飛帶爪的生物。

 

嘗試與脆弱共存 克服童年恐鳥陰影

但4年前,她因為演出電影《強尼.凱克》,不得不正視自己的恐懼。由於要與劇中寵物黑頭凱克鸚鵡「古錐」合作演戲,瑞瑪得硬著頭皮再去熟悉小鳥。導演黃熙帶她到鳥街,先試著親近籠中鳥兒,努力習慣牠們撲騰的翅膀,並讓尖銳的鳥喙在她手上留下傷痕。

接著,瑞瑪與「古錐」一起生活了1個多月,想不到最後瑞瑪竟然喜歡上了綠紅相間的凱克鸚鵡。

17年,瑞瑪靠著《強尼.凱克》拿下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之後她爸媽在耶誕節時,送給瑞瑪一隻小鸚鵡,她為牠取了一個可愛名字「Pepper」。從此,她就跟曾經很害怕的東西,親密地成為一起鬼叫、一起發神經的夥伴了。

小麥色皮膚、健美的身材與混合著黎巴嫩、台灣血統的異國氣息,總恰若其分地襯托出瑞瑪席丹「陽光」的形象;衝浪、滑雪與那些絕境冒險,更讓她的美帶有一種「野生」的優雅。從主持行腳節目、演電影,到19年發行創作專輯《你知不知道》,瑞瑪都散發出獨特的自信勇往直前,就像她繳出的一卷卷漂亮成績單那樣無所畏懼。

但即使如此,瑞瑪最近在思考的事情卻沒那麼陽光,又或許該說,這個女孩從18歲之後,就不斷地嘗試與她的脆弱共存,努力地學著如何「面對」那些糾纏著她的恐懼。她真實經歷過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無論是身體與心理,都爬滿了一道道疤痕。

瑞瑪的父親是黎巴嫩商人,母親是台灣人,她小時候還真的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妮子,曾經為了試驗降落傘,從2樓拿著6支雨傘就往樓下跳,「差一點摔死!」瑞瑪大笑,「不然就是騎著腳踏車,閉眼睛全速往前衝!」愈管她,她就愈想打破所有規則。

18歲時,渴望自由的她更說服老媽讓她到美國當交換學生。在佛羅里達,瑞瑪不忘品嘗自由的美好。「我交了很多23到27歲的朋友,包括我當時的男朋友,他們都喜歡騎重機。」

好好地「道別」才是真正的面對...瑞瑪席丹遭逢摔車 愛人喪命 那些曾糾纏她的夢魘蛻變成人生養分

(攝影 /陳永錚)

 

與死神擦肩而過 緊咬牙才熬過低谷

那是畢業典禮一個月前的晴朗日子,4月4日,瑞瑪清晰地記得,「兩天之後就是我媽生日。」她牙關一咬繼續說:「天氣很好,我就蹺課。」她男友騎著跑車型的重機Honda CBR,「我們在要去海邊的路上,那是很長、很長的一條路,旁邊有整片樹林,樹外面是海。我穿著超級短褲與夾腳拖鞋⋯⋯。」

「我最後看到時速表上顯示270公里,速度快到我要飛走。」她頓了一下,但沒有退縮,繼續說:「車子開始搖,後面朋友的車撞到我們。」她往路旁飛了出去,「我覺得滾了好久,想到家人知道的話,對我一定很失望。就像滾了1個小時,我爬到旁邊草地上,完全不覺得痛,坐在那邊什麼都聽不到,一陣子之後,聲音慢慢回來,看到很多車停著,有些在起火,一個美國女生看著我尖叫:『Oh my God!』我看我自己,我的腳不像我的腳,有些像骨頭又像肌肉的東西露出來,這誰的腳?」

(閱讀全文…http://bit.ly/385QNQx )

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63期) 

好好地「道別」才是真正的面對...瑞瑪席丹遭逢摔車 愛人喪命 那些曾糾纏她的夢魘蛻變成人生養分

閱讀更多文章,歡迎加入今周刊粉絲團&LINE

 

好好地「道別」才是真正的面對...瑞瑪席丹遭逢摔車 愛人喪命 那些曾糾纏她的夢魘蛻變成人生養分 

測你最近的壓力指數有多高?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今周刊》官方網站;《今周刊》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十個有九個算錯! 測你的『邏輯能力』!

好好地「道別」才是真正的面對...瑞瑪席丹遭逢摔車 愛人喪命 那些曾糾纏她的夢魘蛻變成人生養分

很久以前,有一個小男孩,他非常的自卑, 因為他的背上,有著兩道非常明顯的疤痕, 這兩道疤痕,就像是兩道暗紅色的裂痕,從他的頸子一直延伸到腰部, 上面佈滿了扭曲鮮紅的肌肉, 所以這個小男孩,非常非常的討厭他自己, 非常害怕換衣服,尤其是體育課。 當全部的小孩子都很高興的脫下又黏又不舒服的制服, 換上輕...

技師在退休時反復告誡自己的小徒弟:「無論在何時,你都要少說話,多做事,凡是靠勞動吃飯的人,都得有一手過硬的本領。」小徒弟聽了連連點頭。 十年後,小徒弟早已不再是徒弟了,他也成了技師。 有一天,他找到師傅,苦著臉說:「師傅,我一直都是按照您的方法做的,不管做什麼事,從不多說一句話,只知道埋頭苦幹,不但...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使我由正常人一變而為暗啞殘障,其中的人情冷暖,常令我垂淚。坦白地說,我對人性是有些失望的,尤其在工作上受到的排擠和冷漠,使我幾乎已提不起求職的勇氣,但生存的問題,逼得我必須再三地去懷抱希望,再次接受被拒絕的打擊和刺傷。 輾轉多次之後,我透過社政單位的安排與推薦,進入一新聞傳播機構任...

鄉下小村莊的偏僻小屋裡住著一對母女,母親深怕遭竊總是一到晚上便在門把上連鎖三道鎖;女兒則厭惡了像風景畫般枯燥而一成不變的鄉村生活,她嚮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過收音機所想像的那個華麗世界。某天清晨,女兒為了追求那虛幻的夢離開了母親身邊。她趁母親睡覺時偷偷離家出走了。「媽,妳就當作沒我這個女兒吧。」可惜...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