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人最不該和前男友做的事
(一)最尊重的方式是忘卻

初戀情人沒有成為自己的丈夫。
于是婚后還時時懷念著他。
面對這種內心的渴望與糾纏,到底該怎么辦?
我以為,對于過去的感情和失去的戀人,有時最尊重的方式是忘卻。
懷念只是偶爾讓自己好過而已,對于失去的感情和現在的人生都毫無意義。

(1)寂寞女人的初戀情結

葉子近來遇到情感困擾,希望向我請教。
她告訴我,十六歲那年,喜歡上一個同學,男孩瘦瘦的高高的,帶一副眼鏡斯斯文文。兩人一起讀完了初中,然后,他上高中,她讀了中專。彼此一直書來信往。每一年假期,葉子都會到男孩家里看他。男孩見到她的表現,讓葉子確信他是喜歡自己的。其間兩人并不常見面,但對男孩的思念貫穿了葉子的中專生活。
在男孩考上大學的那一年,兩人失去了聯系。
后來,葉子嫁給了現在的丈夫。丈夫人很好,對家庭也有責任,但葉子從丈夫身上找不到對那個男孩的感覺。葉子一直思念著那個男孩,寫了厚厚的日記,一點一滴的記錄她的思念。
前段時間,好不容易得到了他的聯系方式,葉子迫不及待地告訴他自己多年來是如何想念他,希望和他見面。他很快回信了,告訴葉子他已經結婚,并且不希望和她見面,也不希望葉子再和他聯絡。然而,葉子對他的思念無法改變。雖然她不止一次告訴自己,只要他幸福就足夠了。可是她卻失去了快樂,再也無法開心。
葉子的信很長,最後問:您能幫幫我嗎?

(2)柯云路:懷念只因得不到和已失去

對于這類求助,我通常會比較躊躇。
一百個家庭就會有一百種生活狀態。

 

情感問題并沒有包治百病的良藥,只能靠當事者自己的覺悟和把握。
況且葉子已是成年人,廉價的同情理解一類,對人沒有幫助。
我這樣告訴葉子:愛一個人愛到無法釋懷,許多文學作品都講過這樣的故事。但生活很現實,人的一生亦很寶貴。為一個無法實現的目標毀了自己,毀了家庭,很不值得。
很多人都有過初戀。初戀很美好,初戀很純潔。
但恰恰因為初戀的年輕和單純,往往不會有結果。
雖然葉子在學生時代與那個男孩多有接觸,甚至彼此生出好感,但雙方從未明白表達過什麼。那么,也許對方根本不知道葉子的這份感情,或許他只把葉子當作一般的異性朋友。否則,以現在資訊的發達,怎會在讀大學時失去聯系呢?
其次,即使那位同學曾對葉子抱著同樣的好感,但分開后的這些年未通過音信,而大學對男孩展開的又是一個多么新鮮和豐富的生活,對方接下來的這些年找到愛人并且結婚,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如果葉子只以舊友的身份與之聯絡,相信那個男孩會欣然接受。
然而葉子不顧對方的生活現狀和感受,一上來就赤裸裸地表達了對他的愛戀并希望加強聯系,至少會讓對方嚇一大跳。男孩已成了男人,并且有了妻子,當然有權利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得知葉子的感情,他會緊張,不愿意與葉子再發生任何形式的聯系。這說明他珍惜自己的家庭,擔心葉子的出現會使婚姻受到傷害。
情況如此明確,那,葉子要做的,只是理性地處理好自己的這段感情,把它放在心靈的某一處封存起來。即使偶爾打開,也只是少女時代的一段溫馨回憶。同時,把眼下的生活打點好。
葉子說自己的丈夫是個好人,對家庭也有責任感,能夠找到這樣的丈夫并不容易。那么,不輕視已經到手的幸福,呵護這個家庭使它更幸福,恐怕是最重要的。
許多人看過《紅樓夢》,寶黛的故事成為經典。
兩個年輕人被說成天造地設的一對,但現實使他們無法結合。于是,在賈寶玉大婚之日,林黛玉抑郁而死,這樣的愛情可說感天動地。但在現實中,林黛玉并不值得效仿。
得不到自己所愛的人,自然很無奈。
但愛自己至少是應當做到的。
每個家庭其實都面臨很現實的處境。我常愛說一句話:理想是要追求的,但理想化是不可取的。月亮雖好,但掛在天上,人是得不到的。
退一萬步,真能把月亮捧在懷里,又有什用?又能干什

 

via

圖片轉自微窗 1. 不急不躁 先讀懂自己,弄明白自己這一輩子到底要什麼,理清思路,只有明白自己要什麼才知道自己該干什麼。 圖片轉自eva.vn下同 2. 婚姻不是人生的全部 一輩子能碰到一個真心疼你愛你的男人當然值得你去好好珍惜,但倘若不是你一定要學會放下。 3.絕不依附於他 即使他對你在好,這世...

翻拍自指尖日報     這個並非天生麗質的女人,她在40歲才開始創業,在56歲成為了全球最有權勢的女人,最精彩的劇情出現在63歲的時候,和比她小36歲的世界滑冰冠軍傳出了忘年之戀。     之所以翻出這檔超級戀情的過時紀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時下熱議中的40+...

  新生生命開始的頭幾年,對形成性格與情感發展的重要性,不僅是在心理學上受到重視,在思想家和哲學家方面也都很著重。著名心理學家Eric Erikson 說過:生命的頭兩年,足以影響孩子未來。這兩年的黃金時期確實深深地影響著孩子,因為對人的信任與不信任是在這時期所建立的。所以在我們關心孩子...

翻拍自我租了一個情人劇照         大三那年,我的一個女同學突然退學,說是要結婚。女同學來自小縣城,白白的,剛發育就變成了二十五六歲的樣子,文了褐色的眼線。我與她並不親近,她的事是從我相熟的人那兒聽來的。大意是,一個男孩愛上她,她母親就提條件說,等男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