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前不久偶遇一久別了的同窗好友,因有事無法長談,友人就說選個空閑日子邀上幾個同學好好敘敘,我忙說約個時間到你家裏坐坐,只要有壺好茶就行,他連連說道:”那怎行,我來做東吧。”

我並不是客氣,也不是擔心讓他破費,他已是一家有名的房地產公司的董事長,出些飯錢不是負擔,只是覺得友情是彼此兩個人之間的事,不必搞得那麼喧鬧。

好友沒有失約,過幾日就請了三五同學到一家有名氣的酒樓,所點的菜所要的酒水自然是最好的,暢飲之間,少不了相互的恭維,幾個時辰過去,大家打著飽嗝席散人走。

待只餘下我們兩個人相視一笑,這才發現我們並沒有如原先所希望的,好好的敘談一番。

我覺得,有二三好友在一起真誠交談,在我們天天面對繁雜的事務、尷尬的人際之餘算是享了清福。

可我現在卻又常常懼怕起與朋友們的來往了,這倒不是因為我拒絕友情或是性格變得孤僻,而實在是難以領受他們的盛情。

在我造訪朋友時,他們覺得在家中接待你,只捧上一杯清茶未免有失敬意,怠慢了你,於是常常會很有誠意地邀客人上酒樓茶館、酒吧歌廳,在這些地方舉行友情的盛宴。

然而在杯盤狼藉、人聲喧囂中,面對著燈紅酒綠我已沒有了傾訴的心情;在不停的推杯換盞中,時間已悄然過去,又可以說些什麼?

假如對方是工薪人士,看著朋友從有限的薪水裏點出不薄的鈔票,我們更難以那麼談笑風生,也不敢屢屢打擾了。

更何況在這些場合講的就是熱鬧,當然要有多多的人來湊趣,於是呼朋喚友,因了種種原因互相之間難免存在著隔閡,很難談得上真誠相待,而多了幾分的客氣以至虛假,更不用說興起之時鬥酒,傷了身體也傷了和氣。

在這種背景中,你會覺得友情成了昔日的牧歌,只可留在自己的心裏回味。

於是懷念起只有一杯清茶的清淡,沒有喧嘩沒有虛假的面紗,彼此也不覺得有什麼承受不了的,喝著手中滾燙的香茗,心寧神爽,妙語如珠;或是推心置腹,一吐為快。

這該是忙碌的競爭時代難尋的清福之事。其實,我們的內心都渴望著真誠的聆聽和傾訴,遠離那些喧囂,剝下虛假的面紗,在一杯清茶的氤氳裏,讓清香的茶水甜潤我們的心田。

真的,只要一杯清茶,假如我們還是真誠的朋友。

( 男主角敘述 )她19歲,我23歲她大二,我無業遊民.她讀書很好,年年拿獎學金,人不漂亮身材略胖,但很可愛,尤其是那雙眼睛。我高中畢業,日日和那幫狐群狗友混在一起,但長得不錯,身材修長,應該算帥。我們因為網絡認識,然後就戀愛了,她很單純;就憑著一句"我會好好珍惜你的",我就成了他人生旅途中第一個...

   某個城市,住著一個盲女孩,這個盲女孩有一個深愛著她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對她很好,照顧著她的衣食起居,為了能治好她的眼睛一直拼命掙錢。 一天,她男朋友問她,“你願意嫁給我嗎”,女孩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她男朋友帶著她四處尋醫醫治眼睛,一天,她男朋友很高興...

女人並不是愛逼婚,只是女人青春有限,看看後再想想妳(你 )要的是什麼。鏡子裡的我,好美。臉上畫了濃濃的,身上穿著夢想中的白紗,我今天像個童話故事裡的公主。 親朋好友一個個圍到我身邊給我祝福,此時的我應該是感覺幸福。   怎麼,我的笑容裡隱藏著幾分的落寞?我從...

男人常把女人的抱怨當「故障報修」來排除,女人則常把男人的抱怨當「移情別戀」來象徵。男人總把女人的抱怨當作是對自己缺點的不滿,以為只要將這些缺點改掉,就可以解決問題,關係也就可不受影響。但經常女人的抱怨常只是提醒男人該做未做的事,而不是要求改變。 女人常把男人的抱怨當作是「不再愛我」的象徵,然後便開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