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做夢喊了一聲__,老公十年不準男人來我家

  金寨縣雙河鎮男子程某因新婚之夜妻子一句夢話從此懷疑妻子出軌,結婚十年來不讓男人進其家門,妻子被其“軟禁”,甚至胳膊都被他打斷,最終二人離婚。金寨縣法院承辦法官昨日回訪時發現,程某離婚後幼子夭折,自己也精神失常。

  新婚夜一句夢話就疑妻出軌

  辦案法官介紹,2002年,程某經人介紹與本地女子王某結婚。不料新婚之夜暗起波瀾,睡夢中王某喊了一聲“爸爸”,被睡在一旁的程某聽到。後來的庭審中,程某說,當時他就想,新婚妻子為何喊得不是自己?從此起了疑心。

  婚後,程某對漂亮能幹的妻子十分苛刻,限令妻子出門次數,並且約定時間,只要自己有空就不讓妻子走出自己的視線。王某稍有反對即招來程某的斥責甚至毆打,即便在懷女儿期間也是如此。女兒出生後,王某也曾想過離開,但每每看到年幼的女兒,王某總想著忍忍吧,或許丈夫太在乎自己了。

  為監視妻子竟藏身雞籠中

  妻子的忍讓換來的是程某變本加厲的猜疑,2005年,程某告訴妻子自己外出辦事,實際上卻躲在自家孵養小雞的雞籠中監視妻子,在又腥又臭的雞籠裡,程某不吃不喝從早上藏到午後,當天午後一點鐘左右,家中來客人要求參觀孵雞圈籠,當籠門打開時,只見又累又熱又餓的程某一下癱倒在地,將王某和客人嚇了一大跳,王某又氣又羞說不出話來。

  2011年的一天,王某上山摘菜回來晚了,程某頓時心生懷疑對其無端責罵,這一次程某竟將王某的胳膊打斷。王某忍無可忍,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兒子,拖著幾歲的女兒走進金寨縣法院要求離婚。  庭審中,程某在親友的勸說下,“情真意切”地向妻子表示悔過,並且當庭寫下保證書。本以為這次丈夫能痛改前非,不料丈夫的“保證”僅僅持續了數日,回家後再度猜忌打罵不斷。

  十年中不讓男性進家門

  辦案法官介紹,為了防止妻子有外遇,程某在婚後的十年時間內,不讓男性外人進其家門。去年,忍無可忍的王某再次向法院遞交了訴狀,這一次無論程某怎麼懇求,王某堅持要離婚,法院調查了雙方陳述的事實後,認為夫妻感情名存實亡,判決准予離婚。王某帶著女兒遠走他鄉,離開了這個傷心地。  昨日,該院法官回訪案件時得知,離婚後跟隨程某生活的小兒子經常頭疼,經多方醫治不見好轉,年僅三歲不幸夭折。醫生認為,孩子夭折因先天發育不全,這與其母親懷孕期間未能保證營養又成天擔驚受怕有很大關係,而程某離婚後也無心幹活整日枯坐,現已精神失常。

那一年,她和他正青澀,一個是17歲的長發女子,一個是正長出青鬍鬚的18歲少年。他是來青海度假的上海男孩,而她是美麗精緻的本土女子,突然就那樣相遇,彼此喜歡了。約了她在櫻花樹下,他給她一張小小的粉色紙條,上面寫著他家的地址,多少條多少路多少門牌號,附有一句話:“我會等你。你來,是我生命的花...

小的時候,她就喜歡在下雨的時候,打著小花傘跑出去踩雨,躲在房檐下,伸出手接著雨滴,她可以靜靜的站在外面一整天。她是個極其安靜的女孩,有著自己的幻想,她喜歡看《白雪公主》的故事,她曾夢想著她被騎著白馬的王子吻醒,拉著她的手。。。她的愛情注定發生在雨季,南方的天是孩子的臉說變就變,下班後,她舉著花傘走...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焚心似火/只為照你上路。穿越極地的光/抵不過似水流年的惆悵。路漫漫/掙不脫思念的情網。風乍起/已是滿城桂花香。雖說真愛能讓折翅的天使重生,而胸懷和見識更能讓天使飛翔得更高。正是情竇初開,青春綻放的季節。她叫菊桑,是一個矮矮胖胖沉默寡言的丫頭。她與他在同一個班級讀書,並且,他從她那...

在一個不富裕的村子裡,有一戶非常貧窮的人家,說是一戶人家,其實只有一個人,名字很獨特,叫“爬”,是個三十大幾的男人。他的父母出於何種想法為他取這樣一個名字,村民們都不大關心。只知道他的父母過世多年,他好吃懶做,一年四季天天睡到日上三竿。一次,村里一戶人家辦喜事,因為實在磨不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