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人身上的庸俗氣是這麼來的

 

 

前幾天,和琳達聊天。談到,對於姑娘們來說,到底有沒有一種人生,可以讓我們什麼都得到。

 

我們是不是慢慢地都會不可避免地變成無聊的大人,當年的校花是不是一定會沾上滿身的油煙味,當年那個有故事的女同學是不是也一定會過上平淡而無味的生活。

 

這一切總會發生,而我們可控的只是讓它晚一點到來而已。

 

這是多麼悲觀的想法,而我們聊着聊着,那種絕望的心情,讓人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這個話題。

 

然後就看到一條朋友圈更新。

 

一張中年婦女們聚會的照片,上面寫着「阿姨們的聚會,談論的,除了兒女,就是過往。」

 

截圖發給琳達。

 

「這是不是就是我們想要的答案。」

 

琳達馬上回過來。

 

她說,「 看來 穿金戴銀的阿姨們,和幹練有氣質的阿姨們,終歸是不同的。」

 

一秒被戳中。

 

我就在想,究竟是什麼使得大多數人,最後都變成了談論老公孩子的阿姨,而只有極少數阿姨才能在四五十歲,依然活出自我,能夠談論時局談論事業談論南極?

   

一個人身上的庸俗氣是這麼來的

 

有一次在一個國際論壇上遇到過一個女記者。

 

正紅色的裙子尤其引人注意,苗條的身材,栗色的波浪捲髮,在黑壓壓一片的西裝革履的男人中間顯得特別亮眼。

 

因為一般國際論壇上的女記者,女學者,女官員都很少。上午的會結束後,下午的圓桌討論,女生們被分在一個女性職場什麼的分論壇。

 

這個阿根廷女記者分享了作為女性,在職場上遇到過的困難。其中一點,我印象特別深刻。

 

說起為什麼會選新聞這個行業,她說,她大學畢業後,接着就生了兩個孩子,過了好幾年圍着孩子家務團團轉的生活,她說,回想那幾年的生活,都會想起一種味道。

 

就是油煙味疊加着奶粉味。讓人喘不過氣來。

 

哪怕是現在想起來那幾年,這樣的味道都會撲鼻而來。

 

「當時,我急於想要洗掉身上的油煙味和奶粉味。我想要一個和新鮮空氣接觸的工作,想要一個能夠不斷行走,不斷更換新的空氣,新的味道的工作。」

 

至今我還能想起那位阿根廷美女,用手捋一捋自己的栗色長髮,藍色的大眼睛明亮地閃着光芒,對我們說,那個當初,她多麼想要一點新鮮的空氣。

一個人身上的庸俗氣是這麼來的

 

當一個人的生活空間是如此地逼仄,真的是連空氣中的味道都是同一種。

 

你無法再說起北京的清晨,想起那些匆匆趕地鐵,出地鐵聞到的煎餅果子的香味;

 

你無法想起那些一個人漫無目的在紐約閒逛,路過的小餐車上,飄香的熱狗;

 

你從未聞到過在人跡罕至的亞馬孫雨林里,印第安人端出一碗鮮美的魚湯,那種遙遠的雨林里,終於有了人煙的感覺是多麼地激動和美妙。

 

很多時候,我們的記憶里會有這些味道,一種味道,就讓我們回憶起一段過往。

 

這些奇妙的味道夾雜在一起,讓我們的內心是多麼地篤定和豐盈,它們都是我們這麼多年,走過的路,看過的風景和愛過的人。

 

雖然現在北京已經變成了霧霾的味道,但是我依然記得有一年在倫敦,裹着厚厚的大衣圍巾,在路上匆匆行走的時候,我突然對當時身邊同行的人說,我好像聞到了一種大學時候北京冬天的味道。

 

因為那一年倫敦的冬天,倫敦新鮮的生活,讓我感受到大一時候,看到北京第一場大雪時候,那種覺得生活充滿希望的感覺。  

一個人身上的庸俗氣是這麼來的

 

那麼,一個人身上的庸俗氣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它一定是我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永遠在圍着同一種路徑行走的時候。

 

我們周圍的空氣竟也是慢慢地相似,固化,好像風吹一吹,都吹不散逼仄生活的俗氣。

 

當你的天地只有眼前的這方寸之大,你最關心的永遠是哪家淘寶店最划算,什麼時候折扣力度最大,又或者是今天菜市場裡的河蝦比前幾天貴了多少錢,老公的襯衫還沒來得及熨好,那麼這些氣味就構成了你生活的全部。

 

就是一些菜市場魚攤上的腥味,淘寶上等着秒殺的凌晨,空氣里有些微涼,熨斗放在熨衣服的那塊板上,透出熱騰騰的蒸汽的味道,並無更多。

 

你要說了,難道這些氣味就是庸俗的味道嗎?

 

當然不是。

 

庸俗的不是某一種氣味。

 

庸俗的是某一些氣味的固化。

 

你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都在這些同樣的氣味里打轉,久而久之,它們就和你形影不離了,它們也牢牢地長在你的身體里,反應在你的容貌上。

 

一個人過往的生活,真是全部藏在他的氣質里,無處可逃。

 

一個人身上的庸俗氣是這麼來的

 

很喜歡這樣一句話。

 

「相由心生,你的長相,是爸媽給你的基因,加上你吃過的每一口飯,喝過的每一口酒,流過的每一滴淚,走過的每一步路的疊加。」

 

然後你才走出了一個最豐富的自己,最豐盈的道路,有了最廣闊的天地。

 

很多穿金戴銀的中年阿姨們,從30歲往後的人生就是在重複同一天的生活,就是嘮着家長里短几十年,那麼固化下來的味道,形成的氣質,確實能聊的,除了兒女就是過往。

 

那麼,那些能談論時局談論事業談論南極的極少數阿姨呢?

 

她們的事業,眼界,格局都在天地之間,她們可以和你聊互聯網帶來的變化和機會,聊社會格局的變化和意義,聊硅谷最新的技術創新,也能談一談意大利的歌劇,說一說加拉帕戈斯的烏龜,想念一下南極的企鵝。

 

因為她們周圍的空氣是新鮮的,是流動的,風吹一吹,她們的裙擺飄揚起來,是她們人生的樣子。

 

我很愛那些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人物,不同經歷帶來的不同的味道,我喜歡在某一個清晨在竹林里散步的時候,突然想起某一年在哪裡小攤兒上吃過的早餐。

 

這些味道,在年年歲歲的潛移默化下,全部都構成了一個更加豐富的自己。

 

而我暗暗下定決心,未來,一定要成為那些極少數阿姨。

 

-  End  -

 本文已獲 李月亮 授權 微信號:bymooneye
原文標題:一個人身上的庸俗氣是怎麼來的?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我開始明白,我和你之間的距離,是如此的遙不可及....從前在一起時,那甜蜜模糊了我的認知傻傻的以為我們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很久....雖然彼此的個性都強,但爭執時我願意先低頭畢竟我要的不是那傷害中的勝利而是擁有讓你幸福的權力....可是自從分手後,發現~原來我要的你不能給....原來我們的距離足以讓彼...

當初是誰做的決定,是誰不夠肯定,是誰怕傷害了誰?又是誰做了最殘忍的決定!!是誰先讓誰動心,又是誰先讓誰傷心?曾為你掉過多少淚,曾為你付出過多少也曾為你失去過多少。這一切都將成為回憶,不再重來!永遠都不會再重來怕了 不在想你,累了 不在愛你!心早就碎了!最後一次為你哭在夜深人靜 對你付出的愛 不曾後...

1.聆聽聆聽不是保持沈默,而是仔細聽聽對方說了什麼、沒說什麼,以及真正的涵意。聆聽也不是指說話或發問;通常我們會急於分享自己的故事,或詢問對方問題,以為這樣就是聆聽該有的姿態。然而,所謂的聆聽,應該是用我們的眼、耳和心去聽對方的聲音,同時不急著立刻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我們必須願意把自己的「內在對話」...

老同學交了新女友,卻經常有空。聽老同學說,他倆感情很要好,彼此心屬,極有婚嫁的契機。於是,順理成章地認為,他們應該會膠膩在一起,水乳濃郁,哪曉得晚餐找他,週末找他,他總是可以。有一天,老同學找我吃飯,返家的路上,我小心翼翼,怕傷他自尊,很客氣又故做不經心地問了一句:「你怎麼都這麼有空啊?」原以為這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