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另一半不再送花,取而代之的是更實用的物品表達浪漫,我曾經失落,但直到那天,我對「浪漫」有新的想法......
偶爾有人問我:「跟洋人結婚,生活是不是比較浪漫?」我就不知怎麼說
其實,我不懂男人如何看待浪漫這件事,但是我自己年輕時就不是浪漫的人,對浪漫的體會僅止於表面的行為層面,浪漫的情懷也常被理性所掩蓋。
每當有人在討論:「麵包重要?還是愛情重要?」我就嗤之以鼻。

我和葛瑞格認識時,我們都是窮學生。
窮,並不是有一餐、沒一餐的窮,只是收入有限,所以必須量入為出,任何額外的開銷都得三思。
聖誕節認識,到情人節,我收到生平第一次的「情人花」:一打長梗的玫瑰花。
看著美麗的、大紅的玫瑰花在我的房門口,我心裡的高興卻很快的被一股現實的怒氣蓋過。
這束玫瑰花得花不少錢吧?
生活費拿來買花,有點不實際吧?
尤其情人節買玫瑰花一定被敲詐了吧?
我帶點責備的告訴他:「哎呀,你幹嘛送我花?花雖然漂亮,可是枯掉了就沒有了,真是浪費錢!」他沒說什麼。
事後,我有點後悔如此不解風情,買都買了,我為什麼不假裝很感激的樣子?
他會不會從此不敢送我東西了?

第二年的情人節,他送我一個杯子,
一邊交給我還一邊解釋:「杯子不會枯掉,可以用很久。」
我沒說什麼,只是想到我可能已經扼殺了情人的浪漫細胞。
第三年的情人節,雖然已經分手,然而我剛剛信耶穌不久,比較懂得凡事感恩,他沒送我東西,倒是給我打個電話,我心中甚是悵然,
雖然我找到了愛的源頭─上帝,但是已經沒有情人了,想到交往期間因為不懂真愛,傷害他那麼深,只好罵自己活該。
又過了四年,我們「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跚處」,
復合時他送我一個手錶,比杯子更實用,我不知我的「消費教育」算是成功?還是失敗?
總之,他不再送我花了“我想人都是有「再教育」的潛能,來日方長,我應該可以將他復原成送花的男人吧?

婚後,我常提醒他:台灣的花又多又美麗,而且比美國便宜多了,
但是他毫無開竅的跡象,
我只好放下自尊心,直接問他:「你為什麼不再送我花了?」
他說:「你不是說花會枯死,不實用?」
我咬牙切齒的說:「我以前是捨不得你花那些錢啊!現在不一樣了!送花才有浪漫的情調!」
過幾天的傍晚,他回到家,興沖沖的遞給我一個濕淋淋的塑膠袋,
我看到裡頭有三小束花,瞠目結舌,還來不及反應,
他立刻得意洋洋的說:「我在台北車站前的天橋上買的,三束五十塊錢。」
我哭笑不得,心裡有些失落感,看來要寄望先生來打理送花事宜是緣木求魚了。
直到葛瑞格做了一件令我訝然的事,我才重新思考浪漫這件事。

那是四年多以前吧?
一天他去世貿中心參觀文具展,回家時小心翼翼的從背包裡拿出一張畫,原來他看到一攤位是給小朋友當場在那兒作沙畫的,
他看到有櫻桃小丸子的圖案,想到我那陣子很愛看櫻桃小丸子的卡通,就要了一張,
然後花了三個小時蹲坐在小椅子上,完成這幅「美勞」作品。
我很慎重的將那張沙畫掛起來,我不知旁人看到一位「洋大漢」滿頭大汗的混在一群小孩中會怎麼想,但是我腦中浮現許多問題:
「你為什麼費這麼大力氣作這張沙畫呢?」
「因為我想你會喜歡啊!」
「都是你自己完成的嗎?」
「有些部分太細,我手指粗,做不來,負責攤位的小姐幫了一點忙。」
「她有沒有問你為什麼要作沙畫?」
「有啊,我就說我太太喜歡,我要太太高興啊!」
「其他人有沒有注意到你?」
「當然有,他們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就跟他們微笑。」

在問答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好浪漫?
眼前沒有花,只有一張色彩有點不協調的沙畫;
沒有曼妙的音樂,只有一個看來疲憊的男子;
沒有甜言蜜語,只有一份「管他別人怎麼想」的自信。
這是浪漫嗎?
這不是浪漫嗎?
往後的日子裡,我再也不吵著要花了,
良人依舊浪漫,只是表現的方式不同,

精采原文在這裡>> 麵包重要?還是愛情重要?」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8319.html

(圖片僅為示意,來源:電影一生一世) 前天下午3點多,泉州市區浮橋一出租房裡傳出激烈的爭吵。 「要麼給16萬,要麼讓阿麗打胎,沒商量。」黃麗(化名)的母親雙沖林(化名)平大聲喊。「我沒那麼多錢,但孩子我要定了。」林平說。 「你敢。」黃麗的父親也在旁邊幫腔。黃麗站在父母和男友中間,只顧著抹眼淚,插不...

【1】每個男生都好色,不好色的男生我還沒見過,只不過是色的程度不同。 【2】男生基本上都喜歡笨女孩(除了做飯洗衣服)。我不知道為什麼,但事實如此,心眼太多的女孩男生或多或少都會反感。所以你即使不笨,還是要『傻』一點好。但是記住,所有男生非常討厭女人做作,非常非常非常地討厭。 【3】男生都...

Images Source: redocn 、 friendoprod 為何你不懂她的心?眾多為愛而苦的男孩們哪,是否經常在無意之間觸碰女友的地雷而換來令人頭痛的爭吵以及冷戰?是否總是無法得知她真正的心意?是否怎麼做似乎都無法讓她滿意?男女間的交往,最重要的就是彼此理...

「媽媽,我馬上要當小學生了!」每次聽到可可對上學的憧憬,陳女士都心如刀絞。 6歲的可可(化名),是撿來的孩子。 為了讓可可能夠上學,繼續擁有全家人的疼愛。兩個月來,導報記者陪同可可的養母陳女士在各個部門之間奔走十餘次;各部門也在盡力協調處理,民政部門還專門開會討論可可的問題。 然而,眼看著秋季入學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