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胡言畫語

娜一夜我做了夢

一覺醒來,球拍變畫筆……



胡娜的「祖籍」到底是地球還是外星?我們只能說,從她的外表,怎麼看都是個保養有道、知性靈慧的地球熟女;但是從她在繪畫、彈鋼琴展現的無師自通,則可類比電影小說中的外星超能力。


好萊塢巨星尼可拉斯‧凱吉在電影《扭轉奇蹟》(The Family Man)片中,飾演一位成功企業家,一覺醒來後失去所有的地位與身分,從眾人敬畏的大人物跌落為無人知曉的凡夫俗子,必須戒慎恐懼地重新煩惱柴米油鹽醬醋茶…那,如果一覺醒來後,發現自己深懷絕技會是什麼樣的光景?「不可思議!」這是前女網名將,卻在一覺醒來後變身為畫家的胡娜給我們的答案。


胡娜的不可思議還不僅止於突然展露的繪畫天賦,她坦言畫畫的時候像是有人把著她的手,她只是個是工具,被靈感牽著走,沒有思考,一氣呵成,有時甚至在完成後才知道畫出來的是什。而追隨靈感畫下的圖像,都是關於神、佛、靈魂、大自然…「我想要傳遞的訊息是天堂真的存在。」胡娜說:「也許是上天交付的使命,要我透過繪畫啟發人們省思環境和生命,哪怕只有一個人感動,都很值得。」


就是這無法用常理解釋的「上天使命」,驅使走過了不惑之齡邁向知天命人生的胡娜,只因夢中手拿一支畫筆,決定走上從未嘗試過的藝術之路,這一畫不可收拾,兩年不到完成了一百多幅的巨型畫作。儘管未曾拜師學藝,作品不但感動人心,甚至贏得眾多藝術界大老的讚賞,從網球奇女轉型為作畫才女。如果不信所謂「上天使命」、神性,那大概就要從古文明專家眭澔平的話中找答案了,「他說我是外星人。」胡娜笑稱,而她居然也做如是想:「有時覺得自己來自外星球,想法和別人不大一樣。」



我有畫要講

她的故事裡最外星的篇章,就是「娜一夜我做了夢」的畫家傳奇。胡娜翻開她的畫冊對《魅麗》說:「那是二Ο一一年七月,即使我已從網球退休十幾年,還是常常夢到要比賽,手忙腳亂地找球拍、鞋子。那天也是夢到我因為要比賽很緊張,卻一直打不到球,低頭一看,球拍竟然變成一支筆!」這離奇的夢境將胡娜驚醒過來,深刻的印象促使她馬上買齊了作畫的用具。「這就是我的第一幅畫『藍色的幻影』,」胡娜指著畫冊解說:「兩個外星人對打網球,一個在樹上、一個在星空。」


順利完成第一幅畫後,胡娜彷如畫神附身拿起筆就停不下來,去年在成都,十五天內即完成十二幅大型作品,其中一幅「彩虹的天國」,更是只用了一支筆、七種色彩,兩小時不到就大功告成。「還有一幅三個外星人攜手祈福的畫,也是在一小時之內就畫完。」


藝術創作最重要的元素就是靈感與天賦。產量與速度驚人的胡娜認為,靈感來自於見聞與靈性。「以前喜歡遊山玩水,一個地方住不久,台灣、美國、歐洲、成都、重慶都是我常去的地方,上天安排我不斷去看去吸收,去過那麼多國家,是要你見多識廣。畫歐洲的時候,情境都在腦裡,想畫什麼就畫出來了。」胡娜接著說:「我原本並不覺得自己很靈性,畫畫以後才發現,為了把畫畫好,提升敏感度,在朋友的建議下,我從去年十一月底開始吃素,吃素後畫的能量更強,與上天接觸非常暢通,我打坐、靜心,用靈與上天溝通。當我畫一半因為去忙別的事靈感中斷,我就打坐想想該如何畫下去。與上面溝通,有時會出現畫面。」

 

※本文由《魅麗雜誌》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67期/ 4月號

魅力女人✿胡娜


魅麗雜誌 67期/ 4月號

我被開了瓢,倒在地上,血一直在流,那幾個混混把啤酒瓶砸在牆上,我只看到瓶子的碎片,卻聽不到任何聲響。我眼睛閉上的時候,若若的影子卻一直在我眼前飄蕩。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我依然留著長發。我不喜歡打架,只是總有一種情結,我討厭把它稱作英雄主義,當然,老師也時常稱我是狗熊,我只是覺得,爺們就要有爺們的活...

某導演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報了公司地址後,就安靜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導演曾經有段時間很迷大提琴的音色,覺得那像是男人之間 man's talk的聲音,所以他注意到了司機正聽的是《巴哈無伴奏》,而且一曲聽完竟接著下一曲,可見得並不是「愛樂電台」剛好播放的曲目,而是從車上的CD唱盤播出來...

我當老闆時和一位來應徵工作的年輕人面談  我問他的頭四個問題是:「有沒有女朋友?」他說:「我還年輕,想專心拼事業,目前不想交女朋友。」 「你去過最好玩的地方是哪里?」「我不喜歡出去玩,我喜歡在家研究電腦。」 「那你吃過最好吃的東西是什麼?」「我都全心全意工作...

曖昧時,會有人時時關心我在哪在幹嘛。愛情時,關心成了一種習慣性的問候。曖昧時,會有人幼稚的嚷嚷著說要保護我。愛情時,只有那句乏味無力的我愛你。曖昧時,會有人因為找不到我而著急要死。愛情時,我一整天不出現也不會有半個短信。曖昧時,更多的是歡樂的笑話。愛情時,更多的是無奈的謊言。曖昧時,不用提心吊膽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