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週末偷閒的下午,和朋友躲在咖啡館裡,天南地北的聊。不特意聊些什麼,但總會談到愛情;特意談些什麼,愛情還是跑不掉的話題。

「有沒有什麼東西比愛情更好聊的?」我問。

「有啊。」朋友故意賣關子不接下去。

「那是什麼?」我帶著好奇,也有些不服氣。

哪有比愛情更適合咖啡的話題?

「是伴侶。」朋友斜睨著我,一臉玄機得意。

朋友接著說,「多年前我媽曾經對我說,她不管我到底要不要結婚,但是她提醒我以後年老時要不要有個伴?」

「愛情跟伴侶有何矛盾?」我傻傻的問,兩者應該是不衝突的吧。

「雖不至於成了兩條平行線,卻經常產生消長的現象。」

朋友的眼中閃過點點晶亮的…

是笑意,還是波光?

「追求愛情的時候,嘴裡雖說著她是我一生的伴侶,但往往卻是在愛情的味道淡去時,伴侶的意味才顯得濃厚。」

為什麼?

「因為愛侶與伴侶的意義截然不同。我們想跟愛侶做盡天下最浪漫奇想的事,但我們與伴侶卻行生活簡單瑣碎之事。前者風花雪月足堪回味,後者則是無可言喻的依賴。」

我頓了很久,老實說,我不是很懂,一心以為伴侶之間要存著愛情,而既然有愛,為何不稱是愛侶?

朋友問我現在有無憧憬?

我搖搖頭,有些悲涼,更是實際。

可是,被他這樣一問,忽然一絲領悟竄入腦裡,為什麼沒有憧憬?

因為心裡明白沒有永遠的愛情啊。

因為愛情本身不具永恆性,自然沒有永遠的愛侶,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會想要伴侶,是那種陪伴一生的關係。

「什麼是伴侶?」我很想聽聽朋友的說法。

「能夠一起相處,並且有共同目標的那種。」

太籠統抽象了,不行。

「愛情絕對會磨損的,這是人性,不是無情也無關乎薄情,而是在愛情之後,洗鍊出來的是什麼?

在兩人的濃情削減之時,倘若裸露出來的目標一致,並能夠幫助對方達到想要的生活,那就是合適的伴侶。」

「但是,沒有愛情的伴侶,不過只是室友。」

我盯著朋友追問挑釁,心裡面,除了困惑與不甘之外, 還有一籮筐的問題排排站著等。 

「也可以是朋友。」朋友不肯多說,臉上是那種似笑非笑的莫測神情。

「也可以是孩子的爸媽。」我好像懂了。

孩子也是共同目標,說得更仔細些,是共同愛的目標。


朋友微笑。結帳之後,我們一起燦然步出咖啡館,在門口熱情的揮手,互道再見。

我轉身離去,慢慢走在街上,腦中一片紛彩。奇怪的很,剛才倏忽清晰的想法,卻在落單的時候,怎麼又變得渾沌沌的。

行經頂好超級市場,於是信步進入,大肆採購。走出超市時,天已經黑了。週末華燈初上,都市男女已然著上最搶眼的服裝,競相爭豔,準備大秀一場,我衣衫簡樸從他們身邊掠過,雙手拎著六只超級市場的採購袋,氣喘吁吁的走在回家路上。

朋友的話忽然鑽入腦裡。

「年少時也想經歷轟轟烈烈的多采愛情,直到多次傷人與受傷之後,才懂得去尋找生活的樸實伴侶,並進而珍惜。

與其在拉鋸抗衡的激烈情愛中享受巔峰起落,不如在相互依靠時尋得平穩安定。」

那麼我呢?

這個時候,我需要的是生活上的伴侶,能夠幫我分擔重量,一起走回家,將東西歸位之後,坐下來,喝杯茶,看看電視,在相互的依偎中,安然,放鬆。

除了這個時刻呢?

如果我還有四十年好活,我更要選擇純然的生活伴侶,如果一星期去一次超市採買,四十年平均會有二千零八次,那麼,還是精撿一個務實的伴侶有用的多。

愛侶也會陪妳去啊?我糾正我自己。

不,不會,我很篤定。

因為我會心疼他上班勞累,一定趁他工作時自己趕緊把這些苦力辦好,所以他不會有機會陪我去的。

他若愛妳,他會堅持陪妳去的。

心底有一個聲音縈縈升起。

不,不會,男生很容易被慣壞的,如果妳已經做好了,

他會對此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然後試著在其他方面補償妳。

那沒有愛情的伴侶妳能接受嗎?我再問我自己。

我願意從現在開始,就與我的伴侶慢慢培養更貼近的感情,誠心誠意。



湯志偉和眼科醫師老婆黃琴伶從相知相愛到決定長相廝守,開始時並不被外界所看好,加上女方為台中望族出身,家庭對門第觀念相當堅持,甚至以脫離親子關係為要脅,令兩人在親情和愛情之間難以抉擇,最後還是分手了。 後來湯志偉痛苦不堪跑去問黃琴伶:「妳愛我嗎?假如妳愛我而我也愛妳,現在又沒有戰爭,我們為什麼要生離...

情感銀行帳戶 每個人的心靈裡都有個情感銀行戶頭。 韋哈雷(Willard Harler)稱它為愛情銀行。 羅坎伯(Ross Campbell)稱它為情感倉庫。 柯維(Stephen Covey)稱它為情感銀行戶頭。   就像銀行戶頭一樣,它會有存款與取款。如果你經常在情人戶頭中存款,戶 ...

我曾經是個不懂得感恩的人,對自己的付出不感到有價值,對別人的付出也不知道感激,只覺得生活就是家常瑣事,我期待的是能震驚世界的奇蹟。落實在眼前的生活,完全乏味,引不起我的興趣,我想這也是導致我第一次婚姻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一直到我再婚之後,尤其是搬到紐西蘭之後,我才從丈夫身上學會了感恩的心情,他是...

今天和朋友聊天時,談到一位男同事。這位男生原本已和某位女生在一起,但又發現彼此想法有些差距,便緊急喊了剎車,期望回到原來普通朋友的關係。男生覺得男女朋友要付的責任太大,只想做一個「想玩就約出來玩」,但沒有任何負擔的朋友。 之前,我也曾和這位男生聊過天,對他的感情觀一直不是很認同。他覺得即使交了女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