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婚的女人最美麗

陳俊欽

  「醫生,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是我做不到。」女子眼眶還泛紅,眼瞼下方還黏著一小塊面紙。「我真的做不到。」

  「老實說,妳可能有點誤會了,我並沒有要妳做什麼?」我說。「我知道一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出一大堆主意給妳,但是,這反而會造成妳的壓力。原因很簡單:因為每個出主意給妳的人,都算是為妳好的,也就是說:她們往往是基於善意,因而有同仇敵愾的感覺,非要妳採取什麼激烈的手段,否則內心的正義就沒有辦法滿足似的。但事實上,現在的妳,需要的是支持,是鼓勵,是有人能站在妳這一邊,多為妳跟妳的孩子多想想,而不是那些『妳應該怎樣又怎樣的義憤填膺的說法』。所以,我發現你甚至還沒弄清楚自己的受害者角色──先生怪妳說:都是妳做的太爛,所以他才會外遇;而妳的朋友卻不斷動嘴皮子出意見,如果要實際出力,卻是跑得乾乾淨淨,甚至妳還不能去責備她們,因為妳相信他們是善意的,所以妳不好意思責備她們。我說實在話,妳這是雙重的心理創傷。」

  女子沉默不語,又拿起一張面紙,低下頭去,小動作的拭著瓷器。「不過,真的要說妳的處境,問題還不只是這樣。妳說:妳的媽媽跟親戚都建議妳以和為貴,不要輕言離婚,但是,面對一個妳曾經信任了幾十年的男人突然在外面有女人,而且長達六年之久,我想說的是:『要妳忍下去』這種話,是多麼的殘忍。妳注意到了嗎?」

  女子的啜泣聲反而變小了。「她們也是為我好,也許是觀念太老舊,跟不上時代的關係,但是,她們是善意的,我知道。」

  「妳是否注意到一件事情:當我提到妳的親戚跟朋友時,明明他們的意見新舊雜陳,有的極力主張離婚,並要求贍養費;有的卻發動溫情攻勢,要妳忍氣吞聲。她們意見的相左,事實上造成妳很大的困擾,但我很訝異的是:每次我指出她們的意見會傷害到妳的時候,妳怎麼都在替她們辯解?」

  「她們確實是善意的啊!她們也是為我好?不是嗎?」

  「那她們實際上幫助到妳了嗎?」

  女子搖搖頭。

  「那我再加上一件事,妳可以思考看看:妳先生怪妳一堆,認為這是他外遇的主要原因。妳相信嗎?」

  女子沉默酗[。「我很想相信,但是我做不到。」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妳就要原諒他了嗎?」

  女子沉默更久。「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但是,我想,我還是做不到。大概是我的忌妒心太強了吧?」

  「好,我們把剛剛三件事情合併在一起,請妳多注意喔,有問題,一定要發問。好不好?」

  女子詫異地望了我一眼,點點頭。

  「妳的親戚因為善意,所以勸妳忍氣吞聲,但這是妳在情感上做不到的,畢竟妳不可能跟另外一個女人分享一個男人。而妳的理智卻認為:因為她們是善意的,所以妳不能責怪她們什麼。對不對?」女子點點頭。

  「妳的朋友因為善意,所以勸妳立刻離婚,並且告上法院,但是這也是妳在情感上做不到的,因為妳從來不曾做過這種事,妳會害怕,而且,妳也沒有辦法對一個相處這麼久的男人對簿公堂。而妳的理智卻認為:因為她們是善意的,所以妳不能責怪她們什麼。對不對?」女子點點頭。

  「妳的先生責怪妳,等同再說明自己是逼不得已的,是無辜的。妳很想相信他,情感上,卻找不到自己哪裡還做的不夠好。而妳的理性卻認為:如果先生真的是因為妳的不好,而被迫做出這種事情,妳理當不可以這麼殘忍的對待他。對不對?」女子點點頭。

  「問題來了。妳現在面對三種說法,每一種說法都言之成理,每一種說法都訴諸理性,每一種說法都需要妳花很長的時間去判斷;但是,不管哪一種說法,妳在情感上,都是飽受傷害的。不是嗎?」

  女子思索了一下。神情比較恢復自然些了。

  「妳得知先生外遇的事情一共只有五天又六個小時,三方意見卻給妳出了三種截然不同的難題,每一種都需要妳用理性去思索,收集資料,做出令自己不會後悔的判斷。妳認為可能嗎?如果不可能,妳豈有不感覺到無力感與無助感的?就算有人無條件支持妳、包容妳、永遠站在妳這邊,妳都不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是妳現在卻期待自己的理性判斷,能夠為妳接下來的行動,做出一個完美無暇的決策。這不是強人所難嗎?更糟糕的是,妳自己剛剛也說過了,不管哪一種意見,妳在情感上都是一時之間無法接受的。好了,妳現在的所作所為,不就是逼迫自己在沒有資訊、沒有奧援、一切狀況都不清楚之下,做出一個理性的判斷,而且這個判斷,妳的情感必然通通暫時無法接受。那妳的行為,跟拿頭去撞牆壁,有什麼兩樣?」

  女子愣住了。思索很久,才說:「醫生您的意思是說:我現在應該什麼都不要做?是嗎?可是我又覺得:每天一個人在家,公司的事也無心去管,整天就癱在哪裡,開著電視,轉來轉去,覺得電視演電視的,我想我的,像個廢人一樣。我真的很不喜歡自己這樣。以前的我,不是這樣的。」

  「我明白:妳喜歡以前那個光鮮亮麗,樂觀進取,被主管稱讚,被部屬擁戴,業績永遠名列前矛的自己。」女子點點頭。「但是,妳要知道:這個女孩,被他心愛的人所出賣了,她失去的不只是一個男人,她失去的是十幾年來的共有記憶,失去的是自己對自己的信心,失去的是一個美滿的家庭,失去的是感受情緒的能力,而妳竟然希望她:在五天又六個小時內,做出一個皆大歡喜的決策?」

  女子若有所悟地望著我。

  「妳知道妳對自己很殘忍嗎?親戚的話語,只要是善意,妳就願意原諒她們的無知;朋友的話語,只要是善意,妳也願意原諒她們的無知;甚至連先生的作為,如果真能證明是妳的錯,妳甚至都想原諒他。妳對大家這麼好?那請問:誰來對妳這麼好?」

  「我應該更愛自己一點。醫生,你的意思是這樣嗎?」

  「沒錯,可是,我不會這樣講,因為這世界上,很少有人懂得怎麼愛自己。我不會勉強妳這麼一位事業有成的女子,在短短時間之內,學會愛自己──那還是太殘忍了。」

  「那我該怎麼做?」

  「妳能不能先學會:偏袒妳自己?我說的偏袒,就已經是不公正的了,就像妳的部屬要是被人捅一刀住院,但是又輪到他值班,妳會不會偏袒他,叫其他人代他的班?既然會,那妳就要了解,什麼是愛?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偏袒?我可以確定:再過一個月,妳還是會不斷猶豫: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所以先生才會外遇?再過一個月,妳還是會不斷癱在電視機前面,轉著遙控器,像個廢人一樣;再過一個月,妳還是沒有辦法再度重振妳團隊的業績,妳的工作表現還是會受影響;再過一個月,妳還是會滿腦袋想著這件事,整晚失眠,沒辦法睡覺。但關鍵就在於:妳是否願意偏袒妳自己,給這個心靈被捅一刀的女子:猶豫的權利、頹廢的權利、表現不佳的權利、滿腦袋想不停的權利與失眠的權利?」

  「這、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的說法。」

  「沒錯。妳能接受肚子被捅一刀的人,有表現不佳的權利;妳卻不能接受:心靈上被捅一刀的人,也有表現不佳的權利?事實上,我必須替妳爭取一些早就被妳拋在很久以前的天賦人權,包括:偷懶權、頹廢權、失眠權、想太多權、患得患失權等等的。這些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也是讓人活下去的重要資源,而妳卻忘記它們太久了。妳要知道:就算今天妳聽完之後,回家又立刻癱在那裡,那也是妳的權利,沒有人可以指摘的。」

  女子思考了很久。隱約間,我見到一種新生的力量,從她臉上的堅毅神情劉過去。「我明白了。可是,我擔心我的小孩,他們都慢慢大了,我擔心他們會受到我影響。我不敢離婚的原因,很大的考量也在他們身上。」

  「那麼,妳認為他們已經失去一個值得信任的父親了,妳還捨不得給他們一個勇於接受自己生命的母親嗎?小孩什麼都知道,離不離婚,他們都感受的到。但重要的是:媽媽受傷了,所以她真的表現出受傷的模樣──小孩會從裡面學習到,什麼是表達自己情緒的能力,以及真誠的可貴;媽媽雖然受傷了,但是她願意偏袒自己,給自己一個機會──小孩會從裡面學習到如何愛自己,如何保護自己、以及在任何逆境,都要給自己一個機會的能力;倘若媽媽站起來了,小孩更會學習到:原來,生命是永遠有希望的,而且,她們會很自豪地發現,自己擁有一個打不倒的媽媽,這是任何教育方式都換不到的。」

  「我明白了。最後,是關於我先生那邊,我該怎麼辦?」

  「很簡單,先讓妳有機會倒下去,然後妳就有機會站起來,等妳站起來之後,妳會發現,妳與自己體內的那個女孩更加親近了,這時候,多聽聽她的意見,她是那位長久被你忽視的情緒與人性。她會告訴妳該怎麼做?」

  「我的意思是說:在什麼情況下,我可以原諒我的先生?或者我該直接跟她離婚?」

  「回到我們一開始的對話:永遠不要讓生命的主控權,掌握在別人手裡。妳的先生要怎麼彌補,是他的事情,事實上,應該是妳反過來冷眼看他,看他怎麼去補償你體內那個受傷的女孩。但是,請記得:如果最後,那位女孩決定離婚,那妳一定要挺她,因為她就是妳自己。尊重自己的決定而離婚的女人最美麗,尊重自己的決定而繼續相處的女人也一樣美麗。但是,傷痕已經存在了,需要遮掩傷疤的人不是妳,而是妳先生。」

  「不好意思,我還是想問,那今天我回家,我應該怎麼做?」

  「老實說,這個問題應該問妳體內的那位女孩,但是她被妳關起來太久了,一時之間可能不能做決策。」我想了想。「這樣好了,回家的路上,妳會經過一家花店,買個十二朵紅色的玫瑰花,回家插在客廳桌上,送給自己。對於其他人,什麼都不必解釋。」

  女子笑了出來。「這樣我先生一定起疑的。」

  「所以呢?如果他常勸妳不要疑神疑鬼,就讓他嚐嚐懷疑的滋味是什麼,順便提醒他不要疑神疑鬼。不要忘了我們先前說到的那句話:永遠不要讓生命的主控權,掌握在別人手裡。」

  

  後記:事實上,這只是重建之路的第一關,後續的動作還非常的多。女子必須重新建構一個不依存在她先生的人際網絡,這網絡,可以將他牢牢的固定在社會結構裡;其次,女子必須保有原有的工作,工作是最好對抗憂鬱的天然聖品;第三,女子已經理解到了,這必須透過專業的協助,才有辦法度過這一連串的難關;第四,女子在治療過程中,必須慢慢學會與自己和好的經驗,這是「愛自己」的基礎,也是終止「討好性格」長久以來的作祟;第五,女子最後終將學會,軟弱不是一種罪惡,承認軟弱更是誠信的開始,更重要的是:從軟弱再度站起來的身教,很有可能是孩子們一輩子不被逆境擊倒的力量泉源。

離婚的女人最美麗|杏語心靈

圖:資料圖庫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杏語心靈診所》官網 www.reangel.com;歡迎加入《杏語心靈診所》 www.facebook.com/reangeltw 粉絲行列 。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我要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在什麼地方,反正你知道,總有這麼個人。你還不來,我怎敢老去。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

曾經以為,二十幾歲的女人最討男人歡心,青春、靚麗、風華正茂,然而慢慢發覺,如今的男人對於三十幾歲的女人情有獨鍾。 粗略歸納三十以上女人的如下特點: 一、儀表 伴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現代人日益重視科學飲食,健康營養,所以三十以上的女人,如果注重保養,善待自己,絕對不會淪落到「人老珠黃」的地步。她們知...

一對無話不談的好姐妹 那是我跟一個好朋友的往事;我跟她一起走過了三年的學院生活。酸、甜、苦、辣都在我們的記憶深處。歡聲笑語都印在我們的心底。漠然回首;彷彿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我想在寫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上圖僅為示意圖) 那是讀高二的時候,我和陳琳(下面簡稱琳)在同一個班也在同一個寢室。正因為這樣...

讓一位男生看出你喜歡他挺難的。在太直接和太不明顯之間不容易找到平衡,對方可能根本不知道你暗戀他。如果你想讓他知道你喜歡他,你必須瞭解他、對他感興趣,然後暗示他你對他抱有幻想。如果你想知道如何在不表現自己飢渴或者不傳遞錯誤信號的情況下讓他知道你喜歡他,請閱讀以下步驟。 開始瞭解他 友情法。如果你想讓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