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現代社會裡,離婚決不是什麼大事。我們身邊從來不會缺少這種鮮活的人和事,面對離婚他們就像跨出一道門檻那麼簡單,遠沒有人們從前的那種沉重,他們輕鬆灑脫甚至帶著渴求的笑容,輕輕地走,正如輕輕地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說實在的,我很佩服他們的這種大徹大悟。

離婚女人記住 為了愛請守住底線

  離異女人的情感軟肋

  然而,並非所有的大徹大悟都會長久,離婚後的困惑常常隨之而來,特別是女人。對於女人來說,儘管離婚後不再有疲憊傷害,但代替它們的卻是更大的空虛、寒冷和飄浮不定,她們總覺的生活缺少點什麼,整天魂不守舍毫無激情,容易煩躁喜歡流淚,我們估且可以把它稱作「離婚綜合症」。但是依本人看來,女人生來就是感性的動物,她們比男人這種動物更需要褒揚讚美,更需要感動寄託,所以最根本的原因還在於她們心中沒有了愛。

  女人的這種需求我完全可以理解,特別是對於離婚的女人。她們需要盡快找到一份愛讓自己忘記婚姻的傷痛,重新開始生活。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她們往往比其他的女人更難找到真愛。不知不覺中她們就像一個個裂開縫的雞蛋,蒼蠅蚊子誰都想叮上一口。

  不過,「蒼蠅蚊子」愛上的絕不是她這個人,而是她的金錢和身體,一個個「裂開了縫」,並且可以輕而易舉叮上幾口的金錢和身體。

  也許這個比喻並不恰當,但多少可以反映一些問題。有些離婚的女人,為了急於撫平婚姻的傷痛,便迫不及待地尋找真愛。然而總是事與願違,於是她們不斷地放寬標準,不斷地縱容對方的無禮,同時也比其他任何時候都缺乏免疫力。這個時候只要男人給出一點點虛假的陽光,便足可以讓她們燦爛得義無反顧,並且獻出一切。

  說實在的,對於這種女人,我有點心痛,也感覺有點悲哀。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女人絕不在少數,她們無怨無悔地為某個毫無安全係數的男人奉獻出自己全部的愛和身體,甚至是金錢。而往往給她們最終的結果卻是更大的傷痛,甚至是絕望。

  本人認為,她們的這種愛情從最開始的出發點就是錯誤畸形的,她們所謂愛情的天平始終都只是在朝著一個方向傾斜。而真正的愛情至少是平等的,並且最初是有一定保障的。試想想,一個女人在對一個男人並不是很瞭解的情況下,就全盤獻出自己的一切,陪他上床,給他所需的一切,這還算不算愛情?就算是愛情,這種愛情還能保留多久?其中答案再淺顯不過了。

  其實,離婚的女人找性是相當容易的,她們真正的困惑還在於找愛難。所以,她們缺少的決不僅僅是一個男人,她們真正缺少的還是一份可以讓自己安穩過日子的感情和心靈寄託。經過婚姻失敗打擊的她們,已經沒有了先前的那種浪漫純真,她們不再要求男人英俊瀟灑,也不強調他們要如何的紳士儒雅,更不奢望那種驚天動地完全的擁有。

  她們只要一個家,一個可以安穩舒適的家,一個可以知冷知暖聊天的男人。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願望,卻成為了她們人生最大的困惑。

  面對離婚女人的這種困惑,我深表憂慮和同情,但卻心有餘而力足無計可施。我只能以一種清醒旁觀者的身份奉勸她們,奉勸所有急於尋找真愛的離婚女人:經歷過婚姻失敗的你們更應該吃一塹長一智,不要輕易相信男人們騙人的鬼話,真愛需要平等尊重,更需要精雕細鑿。在對方沒有經受住起碼的考驗之前,萬不可為其奉獻出自己的身體,萬不可讓其輕易得到他要的一切。

  為了你們心中還不曾熄滅的愛,為了你們仍存夢想的渴望,請一定要看好自己的身子,守住男人需要的「性」,並且不斷地強大武裝自己,包括你們的內心世界。請義正嚴詞地告訴他,在外人看來也許離婚女人的性已經沒有太多的曖昧,並且不需要負太多的責任,但它仍然需要關愛的基礎和物質的保障,只有這樣你才能得到男人最起碼的尊重,才能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愛你,你才有可能在前面婚姻的廢墟上重建自己的幸福!

個叫普莉希拉·陳的徐州女孩,最近引起了一大群女人的嫉妒,因為她剛剛嫁給了臉譜網的創始人扎克伯格,那可是身價上億的主兒啊,是真正的豪門。 這不,我一個家在徐州的朋友就開始憤憤不平:“你知道大家都叫她什麼嗎?小胖妹,你說一個既沒臉蛋又沒身材的女人,著裝品位也不咋地,怎麼就能嫁那...

我在金錦花園對面蹲了半個小時。如我所料,一點過兩分,她走出小區的大門往左直走,通常一個小時後回來。兩分鐘後,我就站在了她家的客廳。 書房裡的筆記本電腦竟然是開啟的,有QQ滴滴滴的聲音傳出來,動動鼠標就看到她剛瀏覽過的網頁,右下角有一枚藍兔子的頭像在閃爍:我想見你,週五晚9點在咖啡之翼,我等你。我用了...

妻子死了。這是他腦海裡唯一記得的事情。就在五天前,妻子從外地回來,坐的車被一輛卡車追尾,她當場死亡。酒精讓他忘記了白天黑夜。他只知道,喝醉了就能在夢裡見到美麗溫柔的她。每當他在夢裡抱著妻子說出“我愛你”時,夢境就會破碎,他被無情地打回現實中來。第七夜,是妻子的回魂夜。像前幾夜...

兩個人每天面對面上班。她有時候會看著他走神兒。他有張好看而略微頹廢的臉,看得多了,他會注意到她,便總是沖著她笑。她低下頭,臉突然就紅了。很快,周圍的同事也窺測出她的心事來,頻繁開起他倆的玩笑。一來二去,他和她竟真成了戀人。 他們都到了結婚的年齡。那天一起吃飯的時候,她猶豫著,提到了婚事當時他愣了一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