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由程偉豪執導的《紅衣小女孩2》8月25日上映,許瑋甯連演2集表示拍完第一集後又接了2部內心深沉的電影,正式拍《紅2》時負面情緒累積到最高點,情緒幾近崩潰。直到去蘇格蘭旅行才遠離這些負面能量。

《紅衣小女孩2》超虐心,許瑋甯:失去摯愛比遇見鬼還可怕

「執念」與「心魔」是《紅衣小女孩2》探討的主軸,許瑋甯說愛是她最大的執念,「家人的愛、朋友的愛,是我最深的羈絆,這點跟劇中沈怡君滿像的,所以很快進入角色。」至於心魔,許瑋甯說:「最大的心魔應該是自己吧!」常因為想要達成的事情很多,所以不斷逼自己往前衝,「當這個念頭讓你想掌控全局的時候,就會變成心魔,不斷地反覆在你腦海盤旋,有時候會嚴重到干擾到生活,擔心到晚上睡不好覺,或時時刻刻處於緊繃狀態。」

《紅衣小女孩2》超虐心,許瑋甯:失去摯愛比遇見鬼還可怕

該如何擺脫或放下執念與心魔呢?許瑋甯表示這是她一直在學習的課題,幸好身邊有許多正能量的朋友,「一句玩笑話或輕鬆的語氣帶過,讓我知道事情沒那麼嚴重,這些事情都會是過往雲煙,應該要珍惜的是當下。」許瑋甯說「放下」並不是這麼容易,「對我來說『放下』和『放手』對我沒有用,就算我放下了,它還是在原地,只是我不握在手上。」今年生日許瑋甯到蘇格蘭旅行,每天看壯麗、原始的景色,把負面想法轉化,將執著和心魔順著河水流走,「順著它流,因為水不會倒流,它只會順流而走。」她說或許這是自我催眠,但對她挺管用的。

《紅衣小女孩2》超虐心,許瑋甯:失去摯愛比遇見鬼還可怕

為了詮釋沈怡君這個角色,許瑋甯閱讀大量心理書籍,還研究精神分裂和精神崩潰者的行為模式,甚至在Youtube上研究靈媒的分享,她說過去兩年拍攝《紅衣小女孩》、《目擊者》接著拍《紅衣小女孩2》,負面情緒已滿載,剛好可以幫助演出這個角色,電影殺青後情緒還有點低盪,直到去蘇格蘭旅行過生日才將負面情緒放水流,走出陰霾,難怪她說這幾乎是她用生命演出的角色。

高慧君、楊丞琳和許瑋甯在《紅衣小女孩2》中都有母親的角色,為了保護小孩連自己的命都不要,許瑋甯說這樣心情是由親情轉化而成,她說曾夢到表弟走失,哭著醒來後心裡還是難受,「我只要想到家人會發生到什麼事情,把那種感覺放大一百倍,就是失去孩子的痛苦,那種失去家人的恐懼是我生命無法承受的。」

《紅衣小女孩2》超虐心,許瑋甯:失去摯愛比遇見鬼還可怕

許瑋甯說《紅衣小女孩2》相較第一集更加複雜,故事是3個媽媽的線,她們都以愛為出發點,「感動多於恐怖、愛多於害怕,整部片傳達的不僅僅是愛或嚇人,還有一種信念是珍惜當下,珍惜你眼前所擁有的。」

※來源:VOGUE.TW,威視

(完整文章請看VOGUE.com)

【延伸閱讀】

許瑋甯:不要因為不重要的人,而讓愛你的人一直等著你

許瑋甯:別想著用力控制事情,順著它流並淡定堅強,沿途的風景也許會開出美麗的花

許瑋甯:我一直在尋找那把打開自己的鑰匙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採訪撰文/傅啟倫.照片提供/群石國際   黑澀會美眉的笑聲猶言在耳,轉眼間已經過了11年,不乏在戲劇界表現亮眼的,其中,小薰以「我租了一個情人」入圍2013年第48屆電視金鐘獎最佳女配角,今年3月又憑著電影「只要我長大」,讓戲劇生涯達到高峰,她透露,最想挑戰詮釋精神分裂症! ...

朱芷瑩與駱炫銘在台視、TVBS《遺憾拼圖》中飾演母子,為了保護在家中毫無地位的媽媽朱芷瑩,駱炫銘所飾演的「陽陽」變得十分早熟懂事,讓許多網友看了直呼不捨。劇中雖然看起來這對母子感情很好,但朱芷瑩卻表示私底下駱炫銘不太找她,熱愛找人聊天的駱炫銘專找男演員或是男性工作人員,朱芷瑩笑說:「他現在這年紀很敏...

  撰文/陳世棟   最近受邀在2016上海市醫學會醫學美學與美容專科分會春季學術研討會上演講,會中報告的題目是:基於PDO埋線的微創去除眼袋的經驗分享,演講的內容提到了眼袋(淚溝)的分類,也提到了各種手術和非手術的處理方式,然後分享了我結合鈍針帶PDO平滑線合併玻尿酸處理眼袋的...

  撰文/陳德福   21世紀醫療,從早期發現早期治療逐漸演變,乃至預防性的維護,在身體受到先天基因、環境、食物、病菌、壓力等危害之前,我們可以做些預防甚至將身體健康做個全方面的提升,在新一代的健康管理範疇裡,讓健康不只是口號而是真正的被專業人員所照護,在免於疾病之外進一步增進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