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個不嫌你窮的姑娘,為什麼沒陪你走到最後 !(轉)

主角是D小姐和S君,一對很普通的青年男女,畢業後在一個辦公室里工作,後來戀愛了,很常見的辦公室戀情。一段工作結束之後,S君提出到別的城市去闖一闖,看一看,D小姐二話沒說,打包了行李就跟他走了。又過了幾年,他們所在城市的發展也不看好,於是雙雙回到了原來的城市,再再然後,兩人分手了。

 

偶然的機會,作者問起兩人分手的原因,跟大多數苦逼男一樣,男主角對分手的原因歸結為經濟問題。而在問D小姐的時候,D小姐則說是由於自己家里突遭巨大變故時,S君表現得比較孩子氣,給予支持也有點不那麼給力,讓她自己一個人獨自回家解決。然後再加上後面發生的一些事,促使了D小姐開始下決心離開。D小姐說,她……實在太傷心了。


故事的最後,老朋友們一起聚會,D小姐不在,大家紛紛問起S君,分開的原因。S君被追問的尷尬,再次籠統的回答,因為經濟問題。故事講到這里,你們猜猜,朋友們都有什麼反應? 聽完S君的回答,預想的大家淡淡的安慰幾句就算了的場景沒有出現。

 

出乎意料的,一桌子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開始數落起S君,女孩子說D小姐不是那種人,男生說肯定不是錢的事兒。一個老大哥一語中的,他說我不知道你們之間交往的那些細節,但是一個姑娘,把她最好的幾年都給了你,什麼都給了你,跟你去流浪,當初你就窮,人家也跟你了,最後跟你分手,你如果還認為這是因為經濟問題,那就是你有問題了!

(你們看,這世界上總還是有這那麼一群可愛的人們的) 的確現在是有些姑娘是寧可坐在寶馬車里哭,但依然有很多姑娘是愿意和你在自行車後座上笑的。就像文中的D小姐,從大概23歲的時候跟著S君,奔走天涯,漂泊異鄉,租小破房子住,S君偶爾失業的時候,也義無反顧的賺錢養家,到分手的時候,歷經四五年,她已經快三十了。

 

她不是為了要去坐在寶馬車里哭,才離開的。 我周圍也有著許多像S君這樣的男孩子。

當姑娘在公司受到上司無理的責難需要安慰的時候,當姑娘對於職業選擇猶豫不決需要意見的時候,當姑娘辛苦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的時候,當姑娘給你發短信說感冒生病的時候。

 

我的一些男性朋友在干什麼呢?他們只會安慰說,哎呀,小事情,乖,想開一點嘛,然後繼續專心的看他的英超聯賽。只會說,新人都是這個樣子嘛,累一點多正常。忍一忍就好了。老婆,你昨天做的那個菜很好吃哎,今天再給我做一個吧。只會告訴她,聽你的,你的選著一定是對的,然後轉過身盯著屏幕,專心走位,冷靜補刀。

 

只會說出那句已經屢試不爽的黃金萬能句,寶貝,多喝點兒熱水,然後沖著YY大喊,治療加大治療量,T注意開技能。 而一些所謂的高帥富在干什麼呢?他們會在姑娘辛苦了一天疲憊不堪的時候,對她說,累了一天啊,走,今天咱們出去吃,好好犒勞你一下。

 

他們會在姑娘對於職業選擇猶豫不決需要意見的時候,能夠沈靜的聽你傾訴,溫和、理性的給出自己的意見,即使可能最後還是得姑娘自己拿主意。在姑娘被上司無理責難需要安慰的時候,他們會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一些人真的遇到了一個不嫌貧愛富的好姑娘的時候,卻不懂得怎麼珍惜。最後一歸結呢,就都覺得是經濟原因,全世界的姑娘都是嫌貧愛富。

現在雖然的確是有很多姑娘寧可坐在寶馬車里哭,但其實依然有很多姑娘是愿意和你在自行車後座上笑。如果她有一天離開了你的自行車,是因為你把她弄哭了。

眼淚流干了的時候,人就再也留不住了…

劉強和王雪的“七年之癢”,是從有了兒子的第七年開始的。俗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不知他們之間,誰是愛情的掘墓人,反正從前有說有笑的兩個人,變得行同陌路,一天到晚,冷眼冷臉冷屁股,即使他們在外面帶著八、九十度的高溫,一踏進這個家,立馬降到零下幾度。沒有了愛情的王雪,把滿滿一腔...

都說老人像小孩,這話一點都不假,養老院的老人們就是一群活脫脫的老小孩。養老院每日都是熱熱鬧鬧的。老人們經常在玩一些小遊戲,諸如踢毽子、捉迷藏、轉呼啦圈、跳繩等等,所玩的和小朋友也差不了多少。就拿跳繩來說吧,人老腿先老,老人的動作不再敏捷,花樣也比小孩少,但一板一眼卻跳得比小孩認真,實在玩不動了就在旁...

他接了她的電話,她和他攤牌,她說她受夠。他使​​出了渾身解數,她才勉強答應和他見最後一次面。他想了好久,​​臨出門前擺弄了一會兒手機。他早早來到河濱路上,她卻姍姍來遲,高跟鞋一下一下地扣在青石板上,很好聽。兩人沿著堤岸默默地走著,誰也沒有開口。“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過&helli...

“我是你的親生母親。”信是這樣開頭的。這是一個已經年久泛黃的老式信封,信上沒貼郵票……而且……太反常了!羅莎琳德定睛一看,那不是自己的名字嗎——羅莎琳德·費爾菲爾德—&m...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