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心不過是愛情天平兩頭的砝碼,誰重誰贏。

那些終將逝去的《熟前整理》

 

《熟前整理》

【那些終將逝去的】

那一年夏季,我帶著滿滿一箱的行李,飛去倫敦。

王菲的那卷《迷》的卡帶,收在行李箱夾層內袋,保護得小心翼翼。

英國在哪裡?好像在法國附近。我的地理爛得可以。

原本決定要去紐約的。可那前半年的冬季,某天心血來潮先飛去給當時男友驚喜,在NYU附近的那間咖啡廳,看見了他的心神不寧,一踏進他住處,電話響不停,沒接,他當沒聽見。答錄機傳來那女生留言的聲音,她柔軟撒嬌的語調好好聽。

紐約長島零下十幾度,銀白的雪結冰,終結戀情。

還是想飛去世界看看。能去哪裡?要有地鐵,得說英語,看著世界地圖,就倫敦吧,管它在哪,飛機到得了就行。

原本是沒什麼為難的,向來自認有冒險的動力。機票都訂了,沒料到兩年前分手的那個男生回來了。

曾經被他抽煙的樣子像極了木村拓哉而心動。
曾經被他那首撕裂般的《愛情釀的酒》打動。
曾經被他坦白有個交往九年女友而不知所措。

第一度跟他在一起沒多久,就寫了萬言書給他,分手。他曾經挽留,想為我做什麼,「別讓我再見到你。」分岔的愛情很扭曲,意外闖進的我,自動退出,委曲,沒資格說。

然後再見他,已是飛往倫敦的前三十天。他恢復單身,他痞子德性沒變,他說要等我一年,然後我們結婚去。飛去倫敦那一天,在新加坡轉機,一下飛機,他出現在航廈大廳。他給我的驚喜,讓我從新加坡飛往倫敦的十多個小時眼淚沒停。落地前,匆匆拿起筆填寫著入境表格,字跡總是被滴落的淚水淹沒,跟空姐要了三張後,「小姐,需要我幫你寫嗎?」連坐在旁邊的好心男生都忍不住開口了。

沒有手機。總是在倫敦的電話亭打給他,跟他說那個公共電話的號碼,然後等著他打來,不論刮風下雨。沒有e-mail address,等書信郵寄太慢了,守在傳真機前等字跡。

異鄉寂靜的夜裡,王菲的歌聲總是穿透心裡,信念不移。《執迷不悔》、《只願為你守著約》,還有兩個版本的《我願意》,虔誠聆聽,相信愛情。

半年後大年除夕前一天,打了越洋電話給他。第一次,沒接。第二次,傳來一個女生的聲音。「喂?」又是一個好好聽的嬌柔聲音,我的神經繃緊。

「你在哪裡?」

「我在十八王公拜拜。」

「跟誰?」

「我……這邊訊號很差,聽不清楚你的聲音……」

電話迅速被掛了。我還握著話筒,呆在公共電話亭前。後面的英國龐克少女不耐煩的瞪著我,我望著她說:「I am sorry」。

沒多久,朋友寄來王菲《天空》那捲卡帶。總是在零度左右的夜晚,泡在浴缸裡聽著歌曲,《眷戀》,《矜持》,《不變》,《掙脫》,《誓言》。那B面五首歌的放送時間過去,熱熱的水溫,開始冷卻,寒風竄入,鑽進骨子裡。夜覆一夜,重複聆聽。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昏黃的畫面斑駁剝離,淡得像白開水般沒有情緒。

「我冬夜的手 像滾燙的誓言 你閃爍的眼像脆弱的信念 貪戀的歲月 被無情償還 嬌縱的心性 已煙消雲散……」

王菲的《致青春》,泫然欲泣。當明白了時間,我們和傷痛別離。

--- 摘自《熟前整理:親愛的,錯的不是你》一書

那些終將逝去的《熟前整理》

《熟前整理》

精采試閱

 

 

「書寫自身是一種救贖。
仔仔細細地想過一回之後,就不再念了。」──趙雅芬

寫給每位在愛裡不斷自問「我錯了嗎?」的人們
親人的逝去、愛人的背離、惱人的糾結
「會不會是我做得不夠好?會不會其實錯的是我?」

親愛的,該怎麼讓你知道,其實錯的並不是你?

這是一本人生自白、熟前整理

拿把手術刀解剖自己,一橫一豎、點點滴滴
曾經痛徹心扉,才知風平浪靜

* * *

她執著、勇敢,為愛一試再試,只是愛情如此易滅,書寫便成為救贖的開始。作者將自己藏匿在這些平凡故事裡,以自剖般的殘酷筆觸將人生抽絲剝繭,她不寫別人的八卦,只想好好說完屬於自己的故事……

趙雅芬
太陽在水瓶,不自由寧死;
上昇在雙子,始終抗拒制式;
月亮在魔羯,人生再奔放仍敵不過執著。

曾經是資深影劇記者,目前是文字工作者。
聽音樂和看電影是興趣也是工作,
願這一生都活在這樣的滿足裡。

那些終將逝去的《熟前整理》 

【更多精采介紹,請上《寫樂文化》粉絲團 。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我的好友M懷孕7個月了,她為了保住自己在旅行社的職位,問我願不願意代替她工作一段時間。我來美不久,很渴望接觸社會,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M的工作是接聽電話、幫助客戶安排旅遊計劃和回復電子郵件等。她給我一份她的客戶名單,是她工作近兩年積累起來的,約有60位。她再三關照我,要給這些客戶最優惠的待遇。 一天...

床上的母親,雙目深陷,氣若游絲。她微微顫動著雙唇,視線將女兒引向牆角的一隻老式衣櫃。 女兒的心猛地抽搐起來,她明白母親的意思。20年來,刀一樣刻在女兒的心坎上,怎能忘卻呢?那天,母親一字一句地對女兒交代後事:我一生再無他求,只求你們子女一件事,我死後,隨便葬在哪裡,但將來決不許與你父親葬在一起。那時...

爺爺來看我時總會帶來禮物,他的禮物永遠與眾不同,不是洋娃娃,不是書也不是毛絨動物。我的洋娃娃和毛絨動物半個多世紀前就不知去向了,但是爺爺給我的許多禮物仍伴隨著我。 有一次他帶來一個小小的紙杯,我急不可待地往杯裡看,以為裡面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唉,除了泥土以外什麼都沒有。我失望地告訴爺爺,媽媽不准我玩土...

6歲那年,他得了種怪病。肌肉萎縮,走路時兩腿無力,常常跌倒,且每況愈下,直至行走越發困難。 他父母急壞了。帶他走遍了全國各地有名的醫院,請無數專家診療,甚至動過讓他出國治療的念頭。 每一家醫院的結果都一樣——重症肌無力。專家說,目前此病只能依靠藥物並輔以營養搭配與身體鍛煉來調...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