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和女人吃完晚飯,然後男人搭上車直奔機場。他要去一個遙遠的城市出差,飛機是不等人的。可是他們的晚飯精致且豐富,一點兒也沒有馬虎,全是男人喜歡吃的,全是女人的拿手好菜。女人用了大半個下午的時間,讓桌子上擺滿海鮮。男人像鯊魚般喜歡海鮮,可這個男人的風格,卻一點兒也不像鯊魚,他舉止優雅,是一位優秀的男人。

男人是在傍晚登上飛機的。他對女人說,當他走出機場的時候,時間會很晚,所以他今天晚上就不給女人打電話了,等第二天清晨再打。女人說:"好。"她站在窗口向男人揮手。接下來的半個月,男人將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裏度過。

很晚了,女人早已熟睡。忽然電話的鈴聲將她吵醒,她看了看床頭的鐘表,已是淩晨。女人爬起來,來到客廳,接起電話。她聽到了男人的聲音。

男人開口就挺突兀:"你還好嗎?

"女人有些驚訝:"還好,我已經睡下了。不是說早晨再打電話嗎?"

男人好像不放心,又追問一句:"你沒事吧?"

女人有些好笑,這男人太婆婆媽媽了,雖然知道他是關心自己的,"我當然沒事,睡得正香。你怎麽了?"

男人說:"跟你說一聲,我已經到了。你不用擔心。有事別忘了給我打電話。"然後他跟女人道了晚安,急急地將電話掛斷。

女人拿著電話,楞了足足一分鐘。她想今夜的男人有些不對勁。哪裏不對勁呢?一時卻又說不出來。


半個月後,男人從那座城市回來,仍然神采奕奕。可是他的肚子上,多出一塊傷疤。女人問:"怎麽回事?"他回答:"沒事,一點小傷。"女人急了,追問不休。
男人就笑了:"告訴你,你可不要生氣。那天我下了飛機在街上走,肚子突然很痛。那是從來沒有過的絞痛,讓我幾乎暈厥。於是我一下子想到了海鮮,想到可能是食物中毒。你知道,在我們這個海濱小城,每年都有人因為吃海鮮而送命。於是我給你打電話,我想假如真的是因為那些海鮮,那麽,此時的你一定也會有感覺。假如你沒接電話,或者雖然接了,但身體有什麽不適,我就會直接把電話打到120急救中心,讓他們馬上趕到咱家。後來聽你口氣感覺一切都很正常,我就沒再驚動你,放心地掛了電話。""感覺都那麽不舒服了,你還不趕快想個辦法先救自己?"女人問,"哪有那麽多心思想東想西的。"

男人深情地望著女人:"再緊迫,我也要先給你打個電話。你知道,食物中毒這樣的事,馬虎不得的。時間就是生命。"

女人想起來了,那天,電話固執地響了好久,她才懶懶地起來接聽。雖然她和男人只是聊了簡短的幾句,可是這幾句話,用去了大約半分鐘的時間。就是說,在這半分鐘的時間裏,男人其實正在忍受著巨大的疼痛。他在確信女人沒有任何問題後,排除了食物中毒的可能,才掛斷了電話,才開始向路人求救或者求助於當地的120 急救中心。假如那天他們真的是食物中毒,那麽,即使遠在幾千公裏之外,男人也會把醫護人員送到她的身邊。只不過,男人會因此耽誤30秒鐘。或者說,在可能的生死關頭,男人把自己的30秒,毫不猶豫地送給了女人。

而這30秒,男人肯定深知,極有可能就是生與死的距離。女人不說話了,她已經說不出什麽話來。男人輕松地笑了笑說:"還好,只是虛驚一場,什麽可怕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他又指了指肚皮上的那塊傷疤,調皮地眨了下眼睛:"這是急性闌尾炎留下的紀念。"

女人卻笑不出來,早已經濕了眼角。她抱緊了男人,她說:"這30秒,是我和你相守一輩子的理由。"

最好的朋友是那一種,能夠讓你坐在鞦韆上,不發一言,然後靜靜地一起離開,感覺就是從未有過最好的對話。曾和朋友很好很好過 當你忙於自己的事情而疏於連絡時 不夠堅固的友情 往往這麼不堪一擊地毀了 從此只是點頭之交 曾經的秘密也都蒸發於空氣中 少了...

如果你正愛著一個人,你會用什麼方式去表達你對她的愛?我想,愛情的產生與發酵,像是收音機頻率。轉錯了頻道,就錯過;轉偏了頻道,就聽不真切,甚至有雜音干擾。這才發現,心靈相通其實是感應彼此愛意的大前提。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套認定愛情形成的模式。心思細膩的人,往往容易陷入情網,當然,也可能只是自作多情。反之...

客廳裡擺了張圖畫,是阿蟲畫的布袋和尚。買的當時,喜歡的不只是簡練的構圖和簡潔的線條,還被題詞「放下布袋,何等自在」打動了心。那個時候已經覺得,背負過量的包袱,實在辛苦,但卻放不下。因此買回來擱在廳中,盼望每天瞧它一眼,順便提醒自己。許多包袱是自己不斷疊上去的,當然也可以自己放下,就看捨不捨得。喜歡收...

在一個邊遠的小地方,曾經有位小夥子用八頭牛娶了他平凡的太太,他的朋友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別人最多用兩頭牛娶妻。過了半個月後,他去拜訪這個小夥子,驚訝地發現新娘與從前判若兩人,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和自信。原來女人要的就是那種被寵被愛的感覺,那種被看重的驕傲。試想一個平平淡淡的女子,在上班時忽然收到一束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