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人和女人吃完晚飯,然後男人搭上車直奔機場。他要去一個遙遠的城市出差,飛機是不等人的。可是他們的晚飯精致且豐富,一點兒也沒有馬虎,全是男人喜歡吃的,全是女人的拿手好菜。女人用了大半個下午的時間,讓桌子上擺滿海鮮。男人像鯊魚般喜歡海鮮,可這個男人的風格,卻一點兒也不像鯊魚,他舉止優雅,是一位優秀的男人。

男人是在傍晚登上飛機的。他對女人說,當他走出機場的時候,時間會很晚,所以他今天晚上就不給女人打電話了,等第二天清晨再打。女人說:"好。"她站在窗口向男人揮手。接下來的半個月,男人將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裏度過。

很晚了,女人早已熟睡。忽然電話的鈴聲將她吵醒,她看了看床頭的鐘表,已是淩晨。女人爬起來,來到客廳,接起電話。她聽到了男人的聲音。

男人開口就挺突兀:"你還好嗎?

"女人有些驚訝:"還好,我已經睡下了。不是說早晨再打電話嗎?"

男人好像不放心,又追問一句:"你沒事吧?"

女人有些好笑,這男人太婆婆媽媽了,雖然知道他是關心自己的,"我當然沒事,睡得正香。你怎麽了?"

男人說:"跟你說一聲,我已經到了。你不用擔心。有事別忘了給我打電話。"然後他跟女人道了晚安,急急地將電話掛斷。

女人拿著電話,楞了足足一分鐘。她想今夜的男人有些不對勁。哪裏不對勁呢?一時卻又說不出來。


半個月後,男人從那座城市回來,仍然神采奕奕。可是他的肚子上,多出一塊傷疤。女人問:"怎麽回事?"他回答:"沒事,一點小傷。"女人急了,追問不休。
男人就笑了:"告訴你,你可不要生氣。那天我下了飛機在街上走,肚子突然很痛。那是從來沒有過的絞痛,讓我幾乎暈厥。於是我一下子想到了海鮮,想到可能是食物中毒。你知道,在我們這個海濱小城,每年都有人因為吃海鮮而送命。於是我給你打電話,我想假如真的是因為那些海鮮,那麽,此時的你一定也會有感覺。假如你沒接電話,或者雖然接了,但身體有什麽不適,我就會直接把電話打到120急救中心,讓他們馬上趕到咱家。後來聽你口氣感覺一切都很正常,我就沒再驚動你,放心地掛了電話。""感覺都那麽不舒服了,你還不趕快想個辦法先救自己?"女人問,"哪有那麽多心思想東想西的。"

男人深情地望著女人:"再緊迫,我也要先給你打個電話。你知道,食物中毒這樣的事,馬虎不得的。時間就是生命。"

女人想起來了,那天,電話固執地響了好久,她才懶懶地起來接聽。雖然她和男人只是聊了簡短的幾句,可是這幾句話,用去了大約半分鐘的時間。就是說,在這半分鐘的時間裏,男人其實正在忍受著巨大的疼痛。他在確信女人沒有任何問題後,排除了食物中毒的可能,才掛斷了電話,才開始向路人求救或者求助於當地的120 急救中心。假如那天他們真的是食物中毒,那麽,即使遠在幾千公裏之外,男人也會把醫護人員送到她的身邊。只不過,男人會因此耽誤30秒鐘。或者說,在可能的生死關頭,男人把自己的30秒,毫不猶豫地送給了女人。

而這30秒,男人肯定深知,極有可能就是生與死的距離。女人不說話了,她已經說不出什麽話來。男人輕松地笑了笑說:"還好,只是虛驚一場,什麽可怕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他又指了指肚皮上的那塊傷疤,調皮地眨了下眼睛:"這是急性闌尾炎留下的紀念。"

女人卻笑不出來,早已經濕了眼角。她抱緊了男人,她說:"這30秒,是我和你相守一輩子的理由。"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吃飯。 小兔子捧著飯碗,對大兔子說:“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邊嗎?”大兔子說。 “可我還是想你。”小兔子咋吧咋吧嘴, “我每吃一口飯都要想你一遍, 所以,我的飯又香又甜,哪怕是我最不喜歡的卷心菜...

一個女孩子,小的時候腿不利索,常年只能坐在門口看別的孩子玩,很寂寞。      有一年的夏天,鄰居家的城裏親威來玩,帶來了他們的小孩,一個比女孩大五歲的男孩。因為年齡都小的關系,男孩和附近的小孩很快打成了一片,跟他們一起上山下河,一樣曬得很黑,笑得很開心,不...

我有一陣子很刻意地去觀察身邊的男孩或男人錢包裏面都裝些什麽,鈔票是必然的,每個人擁有的多少不同罷了,但我最關心的是他們的錢包裏會夾著一張誰的照片。 第一次與那個男孩見面是很多人圍在一起吃飯,大家要散去時,男孩拿出錢包來埋單,在他合上錢包的那一剎那我發現一張照片,照片中的長發女子,雖不漂亮卻有幾分氣質...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默默聽著陌生的歌曲猜測陌生的歌詞。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等待著雨季來臨澆濕窗前的一株株小花。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對著冰冷的屏幕打著冰冷的字懷著冰冷的幻想。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靜靜窩在床邊看著那些痛到心裏的小說。 我想我會喜歡一個人, 望著遠方等著一份不知名叫什麽的期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