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世代不已缺愛情,缺的是把愛情當一回事的人...(歡迎分享)

〈凋殘,但美麗的愛〉

 

 

九月十二日,卓行葦終於表白了。

 

郭小清嚇呆了,太懂得回應,就隨口說:「等我一年。」

 

沒想到,他一口答應了。她那刻心想,他應該很快會放棄。更沒想到的是,他不但等了一年,他足足等了三年,每一年的同一日都表白一次。但是她還是沒有接受他。***

 

「你不用等我了。」在他的第三次表白的前一晚,她傳了這個短訊給他。

 

他吃了一驚,回答說:「不打緊,我願意等。」

 

「請你不要這樣子,我不值得。」她委婉地說。

 

她接著地說:「我不可能會愛你。我不想再令你誤會什麼。」

 

「.....」他想說服她,但一種無力感使他最後只敲出了這六點。

 

其實這三年來,她已經拒絕過卓行葦不下十次,但每一次他都能重新站立,那是因為每當他想起那個紫紅色的黃昏(第二章),每當他憶起她含羞的樣子,每當他想起她「應該是喜歡自己的」,他便重新充滿力量。

 

但這一次,當見到「我不想再令你誤會什麼」這一句時,他簡直是萬念俱灰。他感覺自己被一個絕望的旋渦將他捲進萬丈深淵之中,他甚至看見這個旋渦侵蝕他的腳,然後繞上他的胸膛,當胸膛突然黑了一大截,這個旋渦已噬去他的意識。他心裏想回應什麼,或者繼續勉強愛下去,但他的嘴已經沒有力氣說出承諾,他的手,已經沒有勇氣再嘗試牽她的手,他的雙臂,也失去了緊抱她的強烈慾望。他對此也始料未及。

 

也許,他真的累了。

 

 

 

我問她,為何不接受卓行葦幾年來的追求?

 

「我覺得,比起愛人,我們更像家人。」她回答。

 

「但是...愛人不是為了成為家人而共同努力嗎?」我反問。

 

「......欸...」她想了想;「你說得對,但是......」

 

「但是?」

 

「但是,我也不清楚,總之就是接受不了他。」她想不到答案,只用了這一句去總結;「愛情總不能勉強吧......」

 

他們讓我想起李大仁和程又青。一開始,李大仁曾對程又青說:「我可能不會愛你。」但是命運總將他們卡在一起,他們常常在莫名其妙間步入了對方的生活圈,無法自拔。這樣的巧合讓他們不知所措,但當命運逆轉,緣份將他們分隔,他們才發現,自己的生活已不可割斷地擁有著對方。

 

但是,現實畢竟殘酷一點。電視劇中的對白,是「可能不愛你」,而郭小清的對白,是「不可能愛你」,兩者看似相同,但從根本性上有著天壤之別。前者,始終還有「可能性」,後者,卻是絕情的宣言。他們二人的愛情,似花還似非花,最後卻如春色三分,兩分塵土,一分流水。

 

也許有人會怪責她的冷漠,但我覺得她沒有錯。她這樣做,自己也抵受著內疚的折磨。畢竟她也付出過、嘗試過去愛,甚至愛過,也正因為她如此珍視卓行葦,當她知道自己愛不起,了解長痛不如短痛時,她才決定狠下心腸,一了百了。

 

至於一直堅持他,也不是傻,更沒有錯。他只是相信著愛情,相信著神蹟。他只是一個闖進黑洞冒險的人,期間著穿過黑暗,找到生命中的另一片光明。不管他最後發掘到什麼,或者什麼都沒有發掘到,他愛過、等過、堅持過,所有的犧牲便不枉然了。

 

這世代從來不缺愛情,缺的是,把愛情當一回事的人。我覺得,他們二人都是重視愛情的人,直到最後的一刻,他們始終相愛著。始終,放手,也是一種高尚的祝福。這樣的愛,凋殘,但美麗。

 

 

歡迎分享~~~~~~~~~~~~~

 

 

其他閱讀:

 

男女必看!男人的道歉是愛意,

女人的原諒是藝術...(說的真好,歡迎分享)

點我看更多>>>>

http://www.life.com.tw/?app=view&no=148543

 

 

就算妳不想承認,相信每個女人或多或少心裡都有自己一套評論男人的標準。這些標準可能包含像是外表、個性、財富、幽默感等等,女人平常盡可能從身邊的男人身上找出優點與缺點,但大家應都沒想過,「家裡有沒有姐妹」也是一個判斷好男人與否的關鍵! 說的沒錯吧?許多女人不會從男人的家庭背景做聯想,但是家庭因素真的會對...

    1、事業心很強的男人這樣的男人對事業的最求已經勝過了一切,可以說是用生命在追求自己在事業上的夢想。而這樣的男人,就沒有太多的世間去關注女人,不要說是對面的女人,他們甚至都不逛街。走在大街上也很少會對美女偷取帶色的目光,因為他們沒時間,有那時間,他們還不如去談投資。正所謂...

分享:20個特點 - 這樣的男人你該加倍珍惜1.會每天和你聯繫的人2.喜歡聽你說話的男人3.會主動買一堆好吃的給你的男人4.喜歡叫你寶貝的男人5.不允許你喝酒的男人 6.想你想到失眠的男人7.喜歡牽你手的男人8.願意為你著想的男人9.在你單獨外出時,為你擔心的男人10.喜歡抱抱你的男人11.喜歡開...

  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感到一些涼意,頭雖然有點痛,但我確定自己是清醒的,便習慣的去摸床頭櫃上的檯燈,觸碰到的是冰冷的皮革製品,我慌亂的亂摸一氣,“這不是我的床!”我藉著從窗外折射進來微弱月光坐起身來,辨別著自己所處的環境和方向,我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腳步找到了電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