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遠古的時候,有兩個朋友,相伴一起去遙遠的地方尋找人生的幸福和快樂,一路上風餐露宿,在即將到達目標的時候,遇到了一條風急浪高的大河,而河的彼岸就是幸福和快樂的天堂,關於如何渡過這條河,兩個人產生了不同的意見,一個建議採伐附近的樹木造成一條木船渡過河去,另一個則認為無論哪種辦法都不可能渡得了這條河,與其自尋煩惱和死路,不如等這條河流乾了,再輕輕鬆鬆的走過去。


於是,建議造船的人每天砍伐樹木,辛苦而積極的製造船隻,並順帶著學會游泳;而另一個則每天躺下休息睡覺,然後到河邊觀察河水流乾了沒有。直到有一天,已經造好船的朋友準備揚帆出海的時候,另一個朋友還在譏笑他的愚蠢。


不過,造船的朋友並不生氣,臨走前只對他的朋友說了一句話:“去做每一件事不一定見得都成功,但不去做每一件事則一定沒有機會得到成功! ”
能想到躺到河水流乾了再過河,這確實是一個“偉大”的創意,可惜的是,這卻僅僅是個注定永遠失敗的“偉大”創意而已。


這條大河終究沒有乾枯掉,而那位造船的朋友經過一番風浪也最終到達了目標的彼岸,這兩人後來在這條河的兩個岸邊定居了下來,也都衍生了許多自己的子孫後代。河的一邊叫幸福和快樂的沃土,生活著一群我們稱為勤奮和勇敢的人,河的另一邊叫失敗和失落的原地,生活著一群我們稱之為懶惰和懦弱的人。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躺著思想,不如站起行動
無論你走了多久,走了多累,都千萬不要在“成功”的家門口躺下休息
夢想不是幻想。

 

每個星期三,我都會來公園餵牠。 「其實,我本來是隻狗。」牠喵嗚喵嗚地說,在喝完加熱的盒裝牛奶後。 我從小就聽得懂動物說得話,就是不太聽得懂人話。以致於牠一開口講話,我不是很意外。 「少來,妳明明就是隻貓。我只會看錯男人,不會看錯動物。」 「你們人類就是只看皮相,不知道要看眼睛。眼神才騙不了人。」 ...

單戀不一定是苦戀,單戀也有益身心。 好處之一就跟深夜逛網拍一樣,光是看著就開心了,樂到睡不着,越想越三八,期望可以改善生活品質。一定告訴好姐妹,形容詞一律為「可愛」。 說不清自己對愛戀對象的愛慕究竟是怎麼回事,戀人只好用了這麼個呆板的詞兒:「可愛!」──羅蘭巴特,《戀人絮語》 多麼便宜的快樂,比信...

我從小就很怕聽到三句話:「請、謝謝、對不起。」 因為我爸不要我媽的那一天,他就是這樣跟我說得:「小淨:爸爸很謝謝妳的媽媽。請妳原諒我,我對不起她。」 他說完就走了。他留下了一個不會再過父親節的家庭。事實上,我們幾乎不過節了,節日是拿來慶祝的,不是用來諷刺的。中秋節是在笑我們不完整了。母親節在跟我媽...

叩叩叩!有人在家嗎?   門面門面,大門就等同於一個房子的臉,也就是呈現給大家的第一印象。可惜居住在公寓、大樓的都市人多半沒有太多選擇的空間,要是蓋住門牌號碼,你還認得出自家大門嗎?     離開充斥著大同小異複製品的都市,其實世界各地存在著許多別具特色的美麗大門,來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