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麼一個夏夜,我只是溜噠了下公園、閑散了下悶熱就縮進了自我的世界。點開一支動人心弦的曲子,在流淌著淡淡憂傷的弦律裡感受自己片刻的心情。

隨著音樂,我仿佛看見遠方的你的那雙動人的眼睛在凝視我的窗口,和星星說著你心裡的願望,拜托夜風寄托滿腹的心思…..我沉浸在這種幻境裡,那曲兒饒我的頸脖,穿我的指縫,從我心頭流過,牽扯著我的神經和思緒。

我乾脆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讓思緒奔走在昔日的歲月。

依稀看到那長長的山路上你在送我遠行,你在苦苦追尋我們曾經的足跡。歲月改變了容顏,卻改變不了我們的記憶和初衷。

“還記得嗎?”你輕輕的一句提醒卻勾起往昔的點滴青澀的記憶。

我回到了過去的歲月。那小河邊的柳條在搖曳,輕輕的舞蹈。我那年輕的少女情怀,在陽光下裹著蕊兒,帶著動人的露珠,含苞欲放。多麼羞澀的情感,多麼朦朧的感覺,多麼美麗的景象,多麼動人的校園。

這穿透力极好的音符,帶我和你飛揚。我被這感覺包圍著,已經沉醉,不想出來。默然的憂傷從心頭蔓延,在小屋里彌漫開……





曲終境走……

我走了出來,感覺孤單的自己還是如同當年我孤單的上路,離開那片養育我的土地。離開那段沒有打開就已經塵封的情感。

我再度打開音樂,再度聆聽,仿佛我又回到故鄉的土地,回到家鄉的小河邊:那裡有你還有我難忘的童年。

窗外知了在唱歌,我仿佛看到你背著書包去上學,包里還帶著母親給你炒的腊菜。你喜歡第一個給我嘗一嘗。

……

我收回了思緒,回到了現實裡來。

窗外,無月無風。

一天, 沒愛人音信。

兒子,在不停的轉換電視節目。

感動,只因一只曲子。



摸摸暈暈的頭。真不想回憶往事,因為怕它擾亂平靜生

活。然兒,些許的往事就如同此刻的音樂,從心頭滑過。過多的孤獨閑時無法杜絕這種陷入往事的回憶,往事如電影樣從腦海里演出,讓人感覺淡淡的憂傷和心疼。如同無法忘卻的故鄉那條回家的路。





其實那份情感已經遠去了,但是很多時候還是會感動自己曾經的感動。那份茶飯不思,牽腸挂肚的感覺;那種“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的入骨憂傷;那種“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情怀。



許許多多的過往,沒能壓住這種情感。它常常“隨風潛入夜”,轉土重來。情感的世界一直不希望枯竭。哪怕守住的只是感覺,沒有結果,沒有句號,永遠都是無花果。即使拒絕回憶,拒絕思想,但卻無法拒絕記憶中的你!



遙望星空,希望有點聲音打破這夜的沉寂。知了依然在唱歌!



往事如風,網事如煙。



今夜,我依然感動了。在我听曲之時、在我入睡之前、在我孤獨之夜。


世界上總是有一些很怪的事 就以戀愛來說ㄅ....有時當你愛上一人 你會無時無刻的想到他的身影當你孤單時 會希望陪在你身邊的也是他如果是單戀的話 膽小一些的人 會偷偷的躲起來看著他等阿等 一直到最後關頭才會放棄 這種人說真的 很傻也許癡癡等待 換來的 不過是失望 卻也會一直的等下去 在得知...

有一天,上帝召集了所有的動物聚在一起吃飯。吃完飯後,上帝取出了一雙翅膀。「我有一樣東西想要賜給各位,如果你還滿喜歡這件禮物,就可以把它拾起來放在背上。」動物們一聽到有禮物可以領,便爭先恐後地擠到了上帝的面前。但是當他們看到躺在地上的翅膀時,不禁面面相覷地互望著,心想,把這麼笨重的東西放在背上,不累...

--不說話有時候,你被人誤解,你不想爭辯,所以選擇沈默。本來就不是所有的人都得了解你,因此你認為不必對全世界喊話。卻也有時候,你被最愛的人誤解,你難過到不想爭辯,也只有選擇沈默。全世界都可以不懂你,但他應該懂,若他竟然不能懂,還有什麼話可說?生命中往往有連舒伯特都無言以對的時刻,畢竟不是所有的是非...

來演講的老師講了以前一個學生的故事,做作業分組,十二個人一組,他來要求老師說他要換組別。 為什麼?因為他很討厭其中的一個人。 老師就讓他換了。不過問了他說:其他的組員你也都討厭嗎?學生:不會啊,都滿喜歡的。 老師:那這個人,在你生命中重不重要?那個學生答:重要個鬼啦!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