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來,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在告訴自己:平安與順利並非理所當然,而平凡竟是那麼可貴!
所以,每天健康的上、下班、生活,每天平安的做些自己想做事,是很幸福的!一點點付出、多一份體貼, 可以美化許多的場景,不是嗎?
原本就覺得自己好幸福,想到自己可以偶爾跟大家分享美好的事物與感受,就更、更快樂了!


路過市場時,一陣米粉湯的香味飄過鼻端,我可以嗅得出其中夾雜芹菜、油蔥頭、胡椒、豬油的氣味,饑餓的胃腸忍不住唱起歌來。

我走進小吃店,向鍋鼎前揮舞鏟勺的小姐說:「米粉湯一碗,油豆腐、肝連各一份。」

瘦削的小姐以僵硬的姿勢轉過身來,小小的眼睛看著我,緊抿的嘴唇蠕動了幾下,沒有發出聲音。

我立刻明白了,她是一位輕度智障者,剛剛沒聽懂我點了哪些食物。所以,我放慢了速度再說了一遍。

她點點頭,慢慢轉過身,開始撈米粉,擺芹菜珠……二十來歲吧,也許三十歲。智障者的臉龐不容易看出年齡,也許時間觀念對他們來說是個奢侈品。

一名婦人從店般走出來,親切地對我說:「馬上就好了。」她走到女兒身旁看了一下,拍拍女兒的背,有種鼓勵的味道,又走了進去。

我吃完米粉湯、油豆腐、肝連後,覺得味道還不錯,配料、醬油都按照應有的分量放。

我掏出錢來,遞給她,心裡替她高興。她能工作,能幫家人分擔勞務,「我是有用的人」這種感受應使她覺得生命更有意義。

她接過那張紅色的百元鈔票,慢慢放進口袋裡,臉上沒有表情,頭以奇怪的姿勢晃了一兩下,眼珠子跟著閃動,彷彿腦中的計算機正在高速運轉。我算過她應該找我二十五元。

她的手探入口袋,然後掏出一張紅色的百元鈔票,又掏出一張紅色的鈔票,再掏出一張五十元,然後鄭重的把三張鈔票共二百五十元放在我的手上。我驚呼一聲,她真的是我見過最慷慨的人。

笑一笑,我把錢放回她手上,說:「找我二十五元就夠了。」她愣了一下,一時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這時候婦人快步走過來,親切的說:「不好意思。」然後柔聲對女兒說:「給這位先生二十五元。」她嗯的一聲,沒有任何羞赧的神情,掏出三個硬幣給我,這次是正確的組合,然後轉身走進屋裡。

婦人又親切的說:「不好意思,我女兒數學不好。」 我說:「哪裡,她能做怎麼多的事已經很棒了。」

女兒又現身了,她走到我旁邊,把一個碩大的蘋果塞在我的手上,並且奉送臉上一朵有點古怪但絕對真誠的笑容。

真是太慷慨了,這粒日本進口的蘋果,果皮是鮮艷誘人的胭脂紅,顯然價值不菲。

我對她說:「謝謝。」又對婦人說:「這蘋果還你,我不能收。」

婦人說:「不可以的,你還給我的話,我女兒會痛苦一整天,所以你一定要收。」女兒猛力點頭,彷彿媽媽正在敘述宇宙最高真理。

我搖頭,說:「這蘋果比我的消費價值還高兩倍,我不能收。」婦人說:「就算幫忙吧,你收了,我女兒會很快樂。」

女兒又猛點頭。我走出小吃店,手捧進口蘋果,另外一隻手提了五包米粉湯、五份油豆腐、 三份肝連,帶回去與同事分享。

唯有這樣,才能讓她的女兒快樂加倍,也讓我的良心過的去。

你看完這篇短文後,可以馬上起身去擦桌子,或洗碗; 可以把報紙放一邊,閉起眼睛 沈思一會; 也可以把這篇短文剪下來,傳真給很多朋友。 當然,我最希望你選擇最後這一項, 誰知道,你可能會改變很多人的一生。多年前我跟高雄的一位同學談話。 那時他太太剛去世不久, 他告訴我說,他在整理他太太的東西的時候, 發...

有兩個男人都病得很重,住在同一病房內。 這一個男人只被允許在每個下午坐一個小時, 來排掉積在肺裡的水,在他的床邊有一扇病房裡僅有的窗。 另一個男人必須長期躺在病床上。 他們總是聊很多,聊他們的妻子和家庭,聊工作,聊他們在軍中事, 聊他們曾去哪兒度假...

每一次默默的放棄,放棄某個心儀已久卻無緣份的朋友,放棄某種投入卻無收穫的事,放棄某種心靈的期望,放棄某種思想,這時就會生出一種傷感,然而這種傷感並不妨礙我們去重新開始,在新的時空內將音樂重聽一遍,將故事在說一遍!因為這是一種自然的告別與放棄,它富有超脫精神,因而傷感得美麗! 曾經有種感覺,...

”在我的世界裏,我是唯一的女皇!”你可以偷偷給自己打打氣增加自信,但是絕不可以跟你的男人擺出這副討人厭的臭臉。別以為你的魅力加上愛情的魔力,可以讓男人的耐心趨於正無窮大,當他對你說“寶貝兒,你像個公主”的時候,別光顧著高興真把自己當公主了,他心裡想的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