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清晨,急匆匆的走過安靜的街道。 
零星樹葉的飄落,松鼠開始了忙碌。 

現在的我,一如一年的那個我。同名同姓。 
梳相同的髮型,背同樣的背囊,不苟言笑。 
眉眼間卻似乎多了什麼,又少了什麼。 

夏天過得那麼快,我幾乎遺忘了那些個汗津津的夜晚。 
貓兒們在炎熱的時候常常徹夜在窗外乘涼,追逐打鬧。 
就像多年以前的我們,似乎也是如此天真的肆無忌憚。 

我常常在入秋的時候懷念夏天,以及 
那些在最煩躁時想起也會微笑的人們。
多少次小心翼翼告訴自己 
不要墜入癡情的輪迴 
情人總讓憂傷給灌醉 
為何瀟灑一點都不會 
多少愛恩恩怨怨換來今生 
永難平息的淚 
每當夜深人靜時, 
我的眼前常常會泛起妳小巧的身影。

當妳看到我時的那一聲問候 
讓我的心裡感到一種莫名的心動, 
妳的 
一抹微笑; 
一個手勢; 
一片話語, 
愉悅著此時我惆悵的心靈、 
明亮著我漆黑的角落, 
心裡總能感覺到點點溫馨。 
這一瞬的愛戀, 
也許是一生一世的最亮點。

起初,對妳的出現, 
我並不以為然。 
可隨著時間的流失, 
慢慢的不知不覺中, 
被一種情緒所左右, 
總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朦朧的喜悅。 
即不問妳是否喜歡我, 
也不問我是否喜歡妳, 
對妳的存在只感到親切, 
只希望能為妳做點什麼。

每次有意無意的遇到妳, 
心中都泛起絲絲柔柔的喜悅。 
然而我真真切切地知道, 
妳的身影已化成一種氛圍, 
記在我的心間。 
妳知道嗎?

隨時隨地我的腦海裡會突然湧現妳的名字 
哪怕妳某個轉身時飛揚的衣角, 
一種聲音, 
也讓我柔柔的有了心痛, 
摻雜著幸福的感覺。 
與妳相識的那一幕幕, 
象雪花般撒落在我的心田, 
頃刻間, 
紛紛揚揚開來──全部都是對你的愛戀。 
妳知道嗎? 

有一個能夠讓思念的人, 
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尤其是在這樣的日子, 
柔柔的海風, 
甜甜的夏天。 
一掃那一縷如煙如緲的憂鬱, 
只是靜靜地等待妳的身影, 
僅僅讓妳知道有那麼一個人, 
想和妳有共同的情結, 
共同的心願。

好想與妳在細雨中漫步, 
一同感受著春雨的灑脫, 
或是趕著看一場電影; 
或是靜靜地聆聽一首曲子, 
「多情人都把靈魂給了誰」 
我們相擁旋舞,然後雙目相視。 
淺淺一笑, 
或是輕輕的一吻, 
再對妳說:「我真的好喜歡你」 
就足夠了 。

這也許是千年前就悄悄播下的種子, 
終於在這漫長的季節裡深深地植下了根, 
萌出了芽, 
一如對妳的思念, 
淺淺地泛著那一點點新綠。 
如果,如果有一天, 
能夠真正地牽著妳的手。 

那麼,我願把全部的眷戀都放到妳手心裡, 
讓妳細細地觸摸, 
慢慢地細讀, 
我將用整個心去感覺妳手裡脈脈的溫柔。 
在妳對我伸出手的那一瞬, 
我就擁有了世界上所有的關懷與熱忱, 

一個人,他生前善良而且熱心助人,所以在他死後,昇上天堂,做了天使。他當了天使後,仍時常到凡間幫助人,希望能感受到幸福的味道。有一天,他遇見一個農夫,農夫的樣子非常煩惱,他向天使訴說︰「我家的水牛剛死了,沒牠幫忙犁田,那我怎能下田工作呢?」於是天使賜給他一隻健壯的水牛,農夫很高興,天使在他身上感受到幸...

上古時代,黃帝帶領了六位隨從到貝茨山見大傀,在半途上迷路了。 他們巧遇一位放牛的牧童。 黃帝上前問道:“小童,貝茨山要往哪個方向去,你知道嗎?” 牧童說:“知道呀!”於是便給他們指路。 黃帝又問:“你知道大傀住哪裡嗎?” 他說:...

大偉家的樓下,有幾家擦皮鞋的小攤,大偉常去光顧。 這天,大偉在回家的路上,鞋子上不小心沾上了一層薄薄的水泥漿。大偉飛快地跑回家,想去找個擦鞋攤打理一下。然而,不知為什麼,大家都沒有出來擺攤。 有一個攤子倒是在,那個醜陋的女人坐在路邊,身旁是她的孩子,正在做作業。這個女人看上去雖然年齡不大,可頭髮蓬亂...

這天,王平出了車禍,送到醫院後,醫生立即對他進行了手術。還好,手術很成功,挽回了王平的生命。但他的傷勢依然十分嚴重,疼得他整夜睡不著覺,甚至不能正常進食。才幾天的工夫,整個人都瘦得脫了形。 雪上加霜的是,手術後的第三天,主治大夫告訴王平,又出現新的情況,次日還需要進行第二次手術。 王平覺得自己被拋入...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