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占星術很奇妙,第七宮既是婚姻宮,又是合夥宮,更是敵對宮,不過男女情人之間,不正是這樣嗎?一邊總想把另一邊徹底征服,直到他的忠誠和意志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十二星座間有一種微妙的剋制關係,這並不是說個性上的互補或互制,而是「運氣」上的彼此壓制,就像馬跑得比駱駝快,可是一旦碰上駱駝,馬就會驚慌失措一樣,而情侶之間,隨著星座與守護星的不同,也有奇妙的「剋制」關係(以下需參看上升與太陽星座):

牡羊座:
白羊座專剋金牛和天秤。金牛和天秤受「金星」影響,冷漠而著重美感,尤其金牛更是兼具土象的堅定與頑固,是「鐵石貴公子(貴公主)的代表,但是一旦碰到暴烈的牡羊,他們就像秀才遇到兵,電得亮晶晶,鐵石是吧?照樣要你化成水。

金牛座:
現實而帶藝術品味的金牛,是射手和雙魚的剋星。射手和雙魚受到木星的影響,都有誇張、自我膨漲和游移不定的缺點,但金牛座卻是一個具有十足定性,一旦決定就堅定不移的星座,任憑射手、雙魚如何「走跳」,金牛一概「牛」到底,碰到他,射手和雙魚只能乖乖立正受教。

雙子座:
雙子座是天蠍、牡羊和獅子的剋星。雙子座受水星的加持,冷靜的活在自己世界,任憑天蠍、牡羊、獅子如何的鬼吼鬼叫,他們只會當作看猴子在跳舞,等到他們氣消,該怎麼辦還是怎麼辦。

巨蟹座:
像母親一樣的巨蟹座,是天蠍和牡羊的剋星。所謂柔能剋剛,遇到巨蟹縱使他滿腔怒火,卻也無從發起,在巨蟹前面天蠍、牡羊只能乖乖臣伏,就像壞孩子見到老媽媽一樣。

獅子座:
和天蠍、牡羊一樣,獅子座也是天秤、金牛的剋星,不同的是天蠍、牡羊憑藉的是火星的情緒和憤怒,獅子座憑藉的卻是王者太陽的光與熱,是說不上來的權威,天秤、金牛碰到獅子只能乖乖腿軟,只要對方一聲令下,一切照辨。

處女座:
處女座是天蠍、牡羊和獅子的剋星。相較於專憑情感、感覺的牡羊和天蠍,處女聰明、機智又有定性,重點是處女座天生就帶有水星的口才便給,這讓滿腔怒火 的天蠍、牡羊完全無法招架,只能乖乖投降。

天秤座:
天秤座專剋射手和雙魚。射手和雙魚都是木星所管轄的,愛誇張,沒定性,但天秤座卻是理智又堅強,一旦決定的事,砲都轟不掉。射手、雙魚在天秤前雖然剛開始能耍耍花槍,到頭來終歸要低頭稱降。

天蠍座:
天蠍座剋天秤和金牛。天秤和金牛都是冷靜、理智、善於計較的星座,但是天蠍卻是一個「感情至上」,而且小動作特別多,天秤和金牛還來不及搞清天蠍的邏輯,就已經被狠狠咬一口了。

射手座:
射手座剋天秤和摩羯。別看射手座平常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一旦開起口來,那可是旁徵博引,天花亂墜,那怕頑固如天秤和摩羯,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更卑鄙的是他們只要把做到一半的事一丟,天秤、摩羯也只能乖乖在後面擦屁股。

摩羯座:
碰到十二星座中最頑固的摩羯,其實一切都不用說了,反正「我都決定了」,其他什麼都不是理由,他們專門整治愛靠一張嘴的雙子、處女,還有什麼巨蟹的用溫柔平一切,到魔羯面前通通不管用,朕即天下,他說了算。

水瓶座:
十二星座第一「怪腳」的水瓶,專門剋的就是雙子和處女。同在風象的水瓶和雙子,好像都超然物外,活在自己世界的「高人」,但是因為守護星的不同,水瓶有土星的堅定和堅持,雙子卻是有著動搖不定的雙重個性,任憑你雙子、處女、巨蟹如何的口若懸河,一旦水瓶決定就是說一不二,而且水瓶還有一大堆的怪理由,讓你無從反駁(例如何不食肉糜這種等級的冷笑話),碰到他們,除了投降還能怎麼辦?

雙魚座:
按常理來說,雙魚這樣的小可憐應該制不了誰了吧!正如剪刀、石頭、布一般,布最軟,卻能制最硬的石頭。雙魚制的正是土象中的土象-摩羯,還有十二星座中最怪異、最難搞的水瓶。雙魚座情緒不穩,忽柔忽剛、忽左忽右,軟的時候像灘水,硬的時候像冰,哪怕摩羯、水瓶一樣的狠腳色,照樣拿雙魚沒辦法。

每一個人都曾追逐過愛情的羅曼蒂克,也曾幻想過夢中的愛琴海。但是不管這一切的浪漫當初看似多麼唯美,你溫馨的情感港灣里卻不可能只停留一艘永恆的船! 當然,這並不是說你見異思遷,只是看你在情感的海洋裡能否及時順應潮漲潮落的變遷,感受激情過後的平淡?如果你不能很快地將自己的角色轉換到位,那麼你就會悵然若失,...

愛情有時像在等公交車,不想坐的公交車接二連三頻頻為你停留,而真正想坐的,卻怎麼也等不到,像是一場存心的惡作劇。 等到公交車終於姍姍來遲時,卻像約好似地結夥成行連來兩三輛,讓人不知如何是好,無論坐上哪輛,都抹不去心頭淡淡的悵惘,總擔心錯過的是否才是最好的選擇。直到兩車交會時從窗外看進車內的景象,才豁然...

從六歲的籬笆牆爬過去,回來的時候,我還是六歲。那棵誘惑了我一個季節的果樹,起初長滿青澀,又一個春天來了的時候,它還是長滿了青澀。 小孩子的疏忽,讓一棵果實在某一年秋天熟透。吞下那一枚甜蜜,我才知道,原來這世間的很多美好,是因著世間的等待。 多年後,我發現,我長大了。 只是,我不是很帥,臉上長著像春天...

他輕抱著她,滿帶歉意的說: “對不起,我不能給你整個世界。” 她 ​​拍拍他的背,微微地笑道,帶著苦澀和開心的顏色: “沒關係,我也不想要整個世界。” 我只要你,她在心裡默念。 “但我能把我的整個世界都給你。”他堅定的說,看著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