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朋友是那些能夠關心你的人,在你遭遇麻煩、傷心,以及生命中不意發生的悲痛事件時,可以依靠的人,你人生中的秘密可以與之分享的人。朋友是那些總是有時間聽你傾訴的人,那些時刻會關心你做的每一件事情的人。就因為你有這麼多的優點,我才會發現你,真正地信任你,我知道我除了認真做你的朋友,別的無以回報。很多年裡,我們相處愉快,彼此默契,會共同分享爽朗的笑聲,相信友誼地久天長。

但是後來,還是有些事情慢慢發生了,僅僅是一覺醒來的剎那,我對你的感覺就變了。對於這種變化,我找不出一種恰當的表述方式,心裡卻有一種怪誕的念頭,總想看一看你漂亮的臉蛋,聽一聽你甜蜜的聲音,感覺一下你輕柔的觸覺。當終於有機會瞧一瞧你時,我的雙腿卻不停地顫抖,心跳加速,思維開始混亂。“我應該做些什麼?要不要打扮一下?什麼?現在是什麼時間?”我像瘋了一樣問自己。當你突然微笑著站在我面前時,“我該說些什麼呢?”我問自己。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張嘴。沒有什麼可說的,什麼也沒有,只是沉默。但是我盡力掩飾著自己的感情,希望那一刻能夠就這樣永遠下去。遺憾的是,一天很容易就過去了,對此我們都無可奈何,最後,我們互相道別,希望不久會再相見。

那天晚上,我坐在暗淡的月光下,魂不守舍,恍惚中夢到我們手挽著手,興奮地討論些幾乎無任何趣味的事情……我對自己說:“我怎麼了,像是被什麼人迷住了似的,這就是愛情嗎?我能為此做什麼呢?”臉上帶著微笑就這樣睡了一晚。

第二天,你又來找我,看到你沮喪陰沉著臉,我問:“怎麼了?”不過,我還是盡我所能讓你心情愉快,但是內心裡,我也很不是滋味。你告訴我是因為一個你最喜歡的女孩,儘管你為她做了很多事情,她卻一點兒也不愛你。這卻讓我難過地要哭,不意間眼淚已經順著臉部開始滑下,你認為只有我才能理解你。“不,你不明白,”我想告訴你:“因為喜歡你,我才流淚。”事實上,我一直對什麼人似乎有份特殊的感覺,原來那個人就是你,但是我究竟又能怎樣,你並不能覺察到我也愛著你!現在,你對我說你深愛著別的人!我呢?我對你的感情呢?但,我沒有勇氣 告訴你,因此,我只能選擇沉默,把這樣一個秘密藏在心底。

整個晚上,我都在傷心流淚,寂寞孤單的心靈被無窮無盡的悲傷籠罩著。“現在我應該怎麼辦?”“我可不可以坦白我對你的感情?”這些問題總是縈繞在心頭。但後來,我認為我們之間的友情太重要了,不能僅僅因為“愛情 ”這一愚蠢的想法,而把友情毀於一旦。

這是我最初的想法。但我意識到若不考慮我對你付出的感情,我也不會成為你的朋友。“現在對我而言,會發生什麼事呢?既然我不能再隱瞞我的感情……那我就知道該做什麼了……”我傷心地小聲自言自語。我認為我要花很長時間讓心理有所準備,我明白這是必須做的事。幾小時裡,我盡情地流淚,不加絲毫抑制,因為我向自己作了保證,這將是最後一次為你流淚。然而,我卻失算了。

第二天,遇到你時,我認為我已經練習好了我應該對你說的每一句話。看到你朝我走近時,我沒有流淚,我要鄭重地對你講明一切。但是,還沒等到機會,你卻高興地向我打招呼,一聲溫暖的“!”幾乎把我軟化,不顧這些,我說:“再見!”你問我:“為什麼?”只因內心深處隱藏著傷痛,眼淚又一次奪眶而出,我知道我必須繼續講下去:“就此結束我們之間的友誼吧,我不值得做你的朋友,很久以來,我已背叛了我們的友誼。”“背叛? ”你說:“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背叛了?”此時,我看到你一臉的迷惑。不過,我必須說明白,這是惟一能夠讓我擺脫對你愛戀的方式,不然,我的心靈總是受傷的。做了一次深呼吸,我繼續說:“不,你不明白,我已經背叛了。我曾經對自己說我們永遠做朋友,但突然,我覺得你已在我心裡佔據了一處特殊位置,對不起,帶著我們曾經快樂的和傷心的記憶,我要離開你。在走之前,我想要你知道,我愛你……親愛的朋友。”說完,我頭也不回地跑開了,在後面,你大聲喊著:“等等!”為了不再因你甜蜜柔和的聲音把我征服,我不能停留片刻。因為,你不會,也絕不可能是屬於我的……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Edit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 / 達志影像、范冰冰微博 自從范冰冰和李晨公開戀情之後,就頻頻秀恩愛,上街必定十指相扣,沒事就來個深情對望,簡直是甜死人不償命阿。 還在回味《武媚娘》裡的霸氣絕美的范冰冰嗎?這位強國女星近期最受關注的新作《楊貴妃》,經歷了更名、換導等諸多...

   (示意圖與內容無關-圖來源.yoka.)     有一種說法叫:娶老婆就得娶愛發脾氣的女人,永遠不會發脾氣的女人就如同一杯白開水,解渴,卻無味。而發脾氣的女人正如烈酒一般,刺激而令人無法忘懷。你說呢?       ...

魔女慾望遊戲(1) 不要感動,也不要心動,誰先動了真情,請拔腿就跑。我們都在寂寞慾海裡浮沉,這不過是都會裡的一場慾望遊戲?   一個女人,怎能為一個男人毀壞了自己的人生?「我們再也不要見面了,再見,永遠不再見!」這是我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你赤裸著上半身坐在床上,耐心聽我訴說我的故事&he...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