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肯定有這樣一個朋友吧:在銀行工作,長得一般,業務湊合,有老婆孩子,勤勤懇懇養家糊口,不愛說話,但如果開口說話,說的話也多半無趣無味——總之形象非常白開水,在任何一個社交場合都是角落裡不大起眼的人。事實上你肯定有不止一個這樣的朋友,事實上你自己沒準就是這樣的人。

  
你能想像這個朋友突然有一天離家出走了嗎?然後等你再聽說他的消息時,據說他已經到了巴黎,正從頭開始學畫畫,要做一個畫家。你很難想像,但是毛姆卻寫了這樣一個人。他的名字叫查爾斯。在留下一張內容為“晚飯準備好了”的紙條之後,他離開了自己相伴17年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去了巴黎。那一年他40歲,住在全巴黎最破舊的旅館,身上只有100塊錢。

  
《月亮和六便士》卻不是這樣一個故事。全世界都在追逐著夢想,查爾斯卻在追逐他的噩運。好吧,這兩件事其實沒那麼不同,被夢想俘虜的人就是在追逐自己的噩運。當然這裡所說的夢想,是真的夢想,不是“爸爸媽媽說”、“老師說”、“電視報紙說”裡被說出來的那個藍圖,不是藍領白領之上的那個金領,不是獵人給麻雀設的圈套裡的那點米粒。

  
別人的人生是在不斷做加法,他卻在做減法。人的每一種身份都是一種自我綁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途。所以查爾斯拒絕再做“丈夫”、“爸爸”、“ 朋友 ”、“同事”、“英國人”,他甩掉一個一個身份,如同脫去一層一層衣服,最後一抬腳,赤身裸Ti踏進內心召喚的冰窟窿裡去。

  
小說裡的那個“我”問他:“難道你不愛你的孩子們嗎?”他說:“我對他們沒有特殊感情。”“我”再問他:“難道你連愛情都不需要嗎?”他說:“愛情只會干擾我畫畫。”別人也許會同情他的窮困潦倒,他拿起畫筆時,卻覺得自己是一個君王。

  
這樣的人當然可惡。他的眼裡只有自己,沒有別人,自私,沒有責任心,不屑和“社會”發生任何關係。但他又很無辜,因為他的眼裡豈止沒有別人,甚至沒有自己。他不是選擇了夢想,而是被夢想擊中。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我必須畫畫,就像溺水的人必須掙扎。”如果說他與別人有什麼不同,就是他比別人更服從宿命。夢想多麼妖冶,多麼鋒利,人們在驚慌中四處逃竄,逃向功名,或者利祿,或者求功名利祿而不得的怨恨。但是查爾斯拒絕成為“人們”裡面的那個“們”。滿地都是六便士,他卻抬頭看見了月亮。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第一是﹝貧窮﹞貧窮不能等,因為一但時間久了,你將習慣貧窮,到時不但無法突破自我,甚至會抹殺了自己的夢想,而庸庸碌碌的過一輩子...............。第二是﹝夢想﹞夢想不能等,因為人生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歷練和想法,試想一個問題:如果你20歲時的夢想,在60歲的時候才得以實現,那會是什麼樣...

週末偷閒的下午,和朋友躲在咖啡館裡,天南地北的聊。不特意聊些什麼,但總會談到愛情;特意談些什麼,愛情還是跑不掉的話題。「有沒有什麼東西比愛情更好聊的?」我問。「有啊。」朋友故意賣關子不接下去。「那是什麼?」我帶著好奇,也有些不服氣。哪有比愛情更適合咖啡的話題?「是伴侶。」朋友斜睨著我,一臉玄機得意...

在一次聚會中,一個文友給我講了關於他和他妻子的愛情故事。他和她相戀在大學校園,他性情溫和、生性木訥,她活潑開朗、動不動就喜歡耍脾氣。他家境貧寒,戀愛時他沒給她買過貴重的物品,不過他的愛卻細緻入微。每次回家,他從母親的瓜圜裡挑最好的瓜果讓她品嘗,甚至他把熬夜寫作累生的白髮拔下來,一根根積累著,編織成一...

你發覺到了嗎?愛的感覺,總是在一開始覺得很甜蜜,總覺得多一個人陪、多一個人幫你分擔,你終於不再孤單了,至少有一個人想著你、戀著你,不論做什麼事情,只要能一起,就是好的,但是慢慢的,隨著彼此的認識愈深,你開始發現了對方的缺點,於是問題一個接著一個發生,你開始煩、累,甚至想要逃避,有人說愛情就像在撿石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