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夏日的中午,江麗莉吃好飯剛放下碗筷,男朋友吳偉的手機就收到一則曖昧短信。江麗莉很生氣,就跟他吵了起來,兩人互不相讓越吵越僵,江麗莉一氣之下摔門而去。在街上晃悠了大半個小時後,她拐進棋盤街車站附近的一間冷飲店裡。小店裡冷冷清清,除了兩個服務小姐之外,只有靠左邊拐角處立式空調旁邊坐著一個滿臉鬍子、邋裡邋遢的男人。江麗莉在那男人身邊不遠的桌子旁坐下,涼颼颼的風吹得她很是舒服。江麗莉剛喝了一口飲料,就覺得後頸上突然有一個冰涼的東西,她以為是吳偉追過來跟自己開玩笑,便沒好氣地叫道:“走開!別跟我鬧!”可當江麗莉轉臉看到身後的那人時,吸管一下從嘴裡掉在了地上,原來是那個邋遢男人把一把磨得雪亮的菜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江麗莉猛地打了一個激靈,被這突然間的變故嚇暈了,本能地尖叫起來:“救命啊!有人搶劫啦……”不叫還好,這一叫整個冷飲店裡的人像一群燕子全都慌忙“飛”了出去。那個歹徒一臉凶相地嚷道:“別喊,再喊我就砍死你!”他連推帶拉地把江麗莉拖到冷飲店中間,從口袋裡拿出兩個飲料瓶,擰開蓋子把裡面的液體潑向自己四周的桌椅板凳,從氣味上江麗莉聞出這是汽油。雖然江麗莉感到了死亡的威脅,但她馬上鎮定下來,用顫抖的聲音問道:“ 大哥,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就放了我吧!你要是要錢,我給你!”

  “錢!錢!錢!你們這些女人就只知道錢!”歹徒像發瘋似的將菜刀抵在江麗莉的脖子上,一手擺弄著打火機:“我不要別的,你能還個老婆給我嗎? ”

  “老婆?我、我又不知道誰、誰是你的老婆……”江麗莉結結巴巴地應著,全身一陣陣地顫抖,兩腿癱軟,幾乎快要站不住了。一陣短暫而又可怕的沉默之後,那歹徒極憤懣地自言自語道:“我老婆跟個有錢的男人跑了!她嫌我沒有用不會賺錢。你們這些女人就只知道錢,根本就不懂感情!”

  原來他是個為情所傷的歹徒,江麗莉急中生智,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說道:“大哥,我們可是同病相憐呀!我陪男友做小生意同甘共苦到今天,現在他有了點錢就去外面找別的女人,今天還當著我的面跟人家用短信打情罵俏……”說著說著,她的眼淚就流了下來。歹徒見江麗莉和他一樣被人拋棄,似乎心軟起來,用刀抵住江麗莉的手也鬆了一些,罵道:“他媽的!這錢真不是個好東西!”“是呀!是呀!”江麗莉猶如落水者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連聲附和著說:“難道有錢就可以買到真正的感情?”江麗莉邊說著,邊往四周打量有沒有逃生的出路。可惜在店子中央,四周全是桌椅板凳,一個弱女子哪有這歹徒跑得快,更何況歹徒手上還有打火機,看來真是沒有活路了!

  正當江麗莉灰心喪氣時,幾輛警車停在了冷飲店門口。警笛聲刺激了歹徒,他突然緊張起來,本來鬆開一點的刀更緊地抵住了江麗莉的喉嚨,絕望地對警察叫道:“你們別過來!要不然我就抱著她一起死,這四周都灑了汽油!”

  警察連忙疏散人群,開始跟歹徒談判,問他有什麼要求。那歹徒竟說要電視台的記者來,他要讓老婆在電視裡看見,他為了老婆可以犧牲一切。歹徒還跟江麗莉說:“小妹妹對不起了,我找不到那個拐跑我老婆的有錢人,要是見到他我就和他同歸於盡。這次拉你一起死,下輩子我做牛做馬也要還你這個情!”

  既然難免死,不如來個置之死地而後生,江麗莉連忙點頭說:“大哥,說實在話我男朋友離開我,我也不想活了,跟你這樣有情有意的人死在一起我也無悔了。在死之前您能滿足我最後一個願望嗎?”這歹徒並非惡徒,看江麗莉這麼有情有義,便連聲答道:“行,你說!”“叫警察通知我的男朋友來,要他來看看,我愛他愛到可以去死!”歹徒聽江麗莉這麼一說,便叫道:“叫她的男朋友來,要不我放火燒了這裡!”還說:“他媽的那小子來了,我非把他砍死不可!”

  孤獨無助的江麗莉,此時多麼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能出現在自己的身邊。於是她急忙報了個手機號碼給警察說道:“你們幫我找那個沒良心的來,這位大哥和我都是害在他這種有錢沒良心人的手上。”

  大約二十來分鐘的時間,一個男人出現在江麗莉和歹徒面前,很不耐煩地說道:“你去死還要叫我來看你,你演戲給誰看啊!”江麗莉一瞧,來的這人不是自己的男朋友,但又不敢說出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好死馬當著活馬醫了。江麗莉便順勢罵道:“你這個沒良心的,就是你這種人害了我和這位大哥,有錢就了不起了,沒錢你是個什麼東西!”江麗莉說得聲淚俱下,那男人氣咻咻地說:“就是有錢怎麼了,告訴你,今天要不是警察非要綁著我來,我才不會來呢!你去死好了,女人不就是要錢嗎?我有的是錢,死了你還有一大群女人來找我……”話沒說完,那歹徒就氣得丟下江麗莉揮刀衝了過去。沒想到只兩個回合,歹徒就被江麗莉的“男友”擒住了,原來“男友”是一個防暴警察裝扮的。

  江麗莉鬆了一口氣,癱軟地坐在了地上,這時才看見吳偉帶著他的表姐姜玲 ​​衝了進來。原來姜玲正是這歹徒的老婆,看見她突然出現,歹徒一下掙脫了警察,當著大伙的面雙膝著地跪在了她的面前,像個孩子似的放聲大哭起來。姜玲上前把他摟在了懷裡,用手抹著他臉上的淚滴,嘴裡喃喃地說:“其實我沒有走,只是撒了個謊想整整你,沒想到會鬧成這樣。”然後姜玲又輕聲懇求警察說道:“他不是壞人,就讓我把他帶回家吧,好嗎?”警察說:“不行,他闖了這麼大的禍,我們得帶他回去審一下。”

  這時吳偉把江麗莉一把抱進懷裡,動情地說:“麗莉,我在電視上一看到播出的新聞就趕來了,可是剛才警察死活不讓我進來。你嚇死我了,你要有個意外,我可怎麼活啊?以後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江麗莉的眼淚吧嗒吧嗒地往下落,緊緊地和吳偉擁抱在一起。

我們一生都需要蛻變,否則每天都在機械地循環往復。蛻變伴隨著痛苦,需要我們積蓄、堅持、隱忍,在泣血中掙脫往昔的束縛,在砸碎過去的鎖鏈中尋覓新的生機。人非生而不同,一樣的起點,迥異的終點,關鍵取決於途中奔跑的速度。到頭來才發現,你駐足的某個停靠點,亦是你人生擱淺的地方。 ...

別為小小的委屈難過,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許多委屈。一個人越是成功,他所遭受的委屈也越多。要使自己的生命獲得極值和炫彩,就不能太在乎委屈,不能讓它們揪緊你的心靈、擾亂你的生活。你要學會一笑置之,超然待之,要學會轉化勢能。智者懂得隱忍,原諒周圍的那些人,讓我們在寬容中壯大。 ...

愛,是一種責任,我不是碰不到更好的,而是因為已經有了你,我不想再碰到更好的;我不是不會對別人動心,而是因為已經有了你,我就覺得沒必要再對其他人動心;我不是不會愛上別的人,而是我更加懂得珍惜你,能在一起不容易,即使你不是最好的,甚至不是最適合我的,但卻是我最珍惜的。 ...

這個世界不是所有的人都懂你,被不懂的人誤解無須爭辯,我們選擇沉默;有時被最愛的人誤解,我們難過到不想爭辯,也只有選擇沈默。生命中往往有很多無言以對的時刻.不是所有的是非都能辯明,不是所有的糾葛都能理清,有時沉默就是我們最好的回答和詮釋。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