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蘇珊,三十四歲,一年多前因醫生的誤診,使得她的生活頓時陷入一片漆黑,沒有了光明,只剩憤怒、挫折與自憐。

一向充滿自信、個性獨立的蘇珊,如今這曲折的命運似乎將她推入無底的深淵。對周遭的人來說,無助的她不免成為一種負擔。

「為什麼是我?」蘇珊埋怨著,她內心裡有吐不盡的憎恨。然而,不論她如何的傷心、叫罵或祈求,心裡卻異常地明白,她的視力是不可能有再恢復的一天。

馬克是位空軍軍官。不忍心看著蘇珊自暴自棄,決心要幫助她重拾舊往的信心,再次成為一個獨立的人。

身為軍人的馬克,雖然明白該如何面對如此複雜的情境,但他知道這是他一生中從未經歷過最困難的挑戰。

在經雙方努力後,蘇珊終於準備好要重回職場,但問題是她的交通問題。以前,她總是搭公車上班,如今想起要自個兒搭公車,她不禁打了個冷顫。

於是馬克自願地開車接送蘇珊上下班,即使他們工作的地方相距甚遠,馬克還是願意這麼做。最初,因為有馬克的接送,讓因失明而沒有安全感的蘇珊安心,

也可滿足馬克一心想保護蘇珊的想法。

後來,他發現這麼做不僅增添彼此的負擔而且花費更多,不是長久之計。更重要的是,「蘇珊必須慢慢地嘗試自己搭公車,」馬克對自己說。

面對如此脆弱易怒的蘇珊,他不知如何開口,更無法想像蘇珊會有怎樣的反應!正如馬克猜測的,蘇珊詫異地望著馬克,無法相信從他口中說出的話,

她痛苦的說:「我是瞎子耶!你要我怎麼分辨東南西北?」

馬克心碎了。但是他明瞭什麼事是必定得做的───不論遇到再大的困難。因此,他向蘇珊保證,一定會陪她一起搭公車,一直到她不再害怕為止。

之後,每天都可以看見穿著軍服的馬克,攜著一只公事包,陪著蘇珊上、下班,整整兩個星期就這麼過去了。

馬克告訴蘇珊該如何靠著其他器官,尤其是聽覺,來判斷她身在何處及如何適應新環境。馬克也幫蘇珊與公車司機熟識,請司機多照顧他的愛妻,並且保留個位子給她。

有馬克的關懷,即使面對生活上種種的不如意,蘇珊臉上也漸漸有了笑容。

每天早上他們一同搭車到蘇珊工作的地方,馬克再轉搭計程車上班。馬克心裡清楚,有一天蘇珊一定可以自己搭公車,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他相信蘇珊能做得到。

在他心中,蘇珊曾是不畏挑戰、從不輕言放棄的人,現在的她扔是一樣,不會被失明打敗。終於,蘇珊決定要放手一搏嘗試自己搭公車。

星期一的早晨,蘇珊準備好出門,她緊緊地抱住馬克,蘇珊的眼裡轉著感激的淚水,感謝馬克誠摯、耐心及愛心的陪伴。蘇珊向馬克揮手道別,這是第一次他們「分道揚鑣」。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日子一天天過去,蘇珊獨自上班進行得相當順利。她做到了!那是星期五的早晨,蘇珊扔是搭著公車上班。每當她遞給司機車資,準備下車時,她總是聽

到司機先生說:「我真羨慕妳哪!」蘇珊不確定司機是否是對著她說,畢竟,這世上沒有人會羨慕一個在過去幾年為了尋找活著的勇氣而掙扎的失明人。

蘇珊好奇地問道:「為什麼你這麼說?」司機先生回答說:「能夠和妳一樣受到如此無微不至的保護與照顧,一定是件很美好的事。」蘇珊不明白他的意思,於是又追問:「你是說…

…」 「我是指,」司機先生回答道:「過去的一個星期以來,每天都有一位穿著軍服英俊的男士,站在轉角看著妳走下公車、安全地穿越馬路,直到妳進了公司大樓為止。他還朝著妳

的背影給妳一個致敬的吻,然後轉身離開。妳真是個幸運的人。」

感動的淚水順著蘇珊的雙頰流下。雖然看不見馬克,但一直以來,她總覺得馬克就在她的身旁陪伴著她。

沒錯,她是幸運的,因為她得到了比恢復視力更令人感動的禮物。這禮物無須眼見為憑,因為她用心感受到了。愛,讓黑暗有了光明。愛,讓黑暗有了光明。







出處來源:http://www.lovegod123.com/love/index.htm

我希望做這樣一個女孩,當人們提起我時,總會面露微笑,蹺起大拇指,由衷地贊上一句:“這姑娘……真是條漢子!”——偽娘們,你們內疚嗎 別和小人過不去,因為他本來就過不去;別和社會過不去,因為你會過不去;別和自己過不去,因為一切...

現在,他躺著,她站著,在這高高山巔。風送草木香,燃燒柏枝的香氣格外濃郁一些。這從前的一對夫妻,現在一個墳裡,一個墳外。她看丈夫新添土的墳,感嘆他比自己有福。她葬他,誰葬她呢? 白雲飄動的樣子像她的心情,散漫去,無拘謹。回顧二十年的婚姻,之於她,就像一所學校,她如幼童,從123,從aoe學起。起初她...

一位大師有兩位愛徒,這一天,大師吩咐他們外出撿拾一片最完美的樹葉。這樣的任務看似隨意輕鬆,卻最能考驗人的心神境界。 一個徒弟在外邊尋尋覓覓,最終一無所獲。他伸出空空如也的雙手解釋說,他見到了無數樹葉,但是怎麼也挑不出一片完美的葉子,不是不夠完整,就是不夠滋潤,不是太肥厚,就是太單薄…...

一直到現在,我每看到在街喧喝汽水的孩童,總會多注視一眼。而每次走進超級市場,看到滿牆滿架的汽水、可樂、果汁飲料,心裡則頗有感慨。 看到這些,總令我想起童年時代想要喝汽水而不可得的景況,在台灣初光復不久的那幾年,鄉間的農民雖不致飢寒交迫,但是想要三餐都吃飽似乎也不太可得,尤其是人口眾多的家族,更不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