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但是,有時候,你很想念一個人,你不會打電話給他。因為,打電話給他,不知道說甚麼好,還是不打比較好。 

記得嗎?你很想念爸爸和媽媽,所以打電話給他們。心中所要的,只是單純的聽聽他們的聲音,單純的想跟他們聊天。 

可是,每一次,總是有太多的爭執,太多的意見不合,激動與憤怒勝過了理智,失去了那一份單純,你們以吵架收場。下一次,當你再拿起話筒,又很想打電話給他們的時候,你會猶豫,然後放下話筒。 

不是嗎?你打電話給一個許久不見的朋友。 

過去,你們無所不言,言無不盡; 

現在,話題卻一直在原地打轉,還是那些無謂的噓寒問暖,那些無關緊要的事,那種感覺並不好受。 

從此以後,當你想念他,你不會打電話給他。 

這樣吧!打電話給舊情人,就是那句「我們還是朋友」﹔可是,他身邊也許有另一個人了,又說些甚麼好呢?既然這麼久沒聯絡了,就別再聯絡了吧! 



愛情不再的那一刻,或許失意且悲傷,或許心痛,但我們仍毅然決然,彼此都很灑脫,就算只是堅強偽裝,但那至少很漂亮吧!如此難得,何必因為那偶爾憶起的思念,破壞那一 
刻的回憶? 



想念一個人,不一定要看見他的模樣,不一定要聽到他的聲音。因為真實接觸後,也許就是另一回事。 

不要說我太愛夢想,但想像中的一切,往往比現實再美好一些﹔想念中的那個人,也比真的他再溫暖一點。或許思念好像非常遙遠,但是卻偏偏比現實更親近一點。 

思念很近,電話線的那一頭,卻好像很遠,還是不打電話比較好。 

耳朵好癢,你在想我嗎? 

我很想你,卻如何也鼓不起勇氣,寫信給你。 

精采原文在這裡>> 聽過那個傳說嗎?耳朵癢的時候,是有人在想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6758.html

跟姜波去見他的前女友。兩個人的情侶位置,擠了第三人,彼此都很沉默。分別的時候,那個叫黎鈺的女人,特大度地伸出她的手,“馮小姐,祝福你們!” 十月秋末的傍晚,有些許的涼風透衫,微涼。姜波去幫我叫計程車,站在路邊,看著咫尺距離的他。心懶懶地痛著。是的。我是一個惰性的人,連疼痛都是...

仲夏之夜,天熱得發了狂。沒有絲毫的風,熱氣在大地上蒸騰,空氣中有一種熱烘烘的怪味,令人感到窒息。就在這樣一個悶熱的夜晚,他汗流浹背,不辭辛勞地從C城來到江南的一座小鎮,尋找他的“幸福”。 給他幸福的那個人住在小鎮的一幢新居樓裡。那幢樓具有歐式建築風格,頂、牆、窗戶都裝飾了一些...

君是個老實人,很厚道;珍有點脾氣,可能是人長的漂亮些,就變的有點盛氣凜人。 君和珍結婚好幾年了,還沒有孩子,珍說:“晚點要孩子吧,我還想玩幾年,有孩子了哪裡還有自由?”君隨和著說:“也好,我們都年輕,晚幾年就晚幾年吧。” 剛結婚的頭兩年,小夫妻恩恩愛愛...

在很多年前的一天,她遇到了他。第一眼的擦肩而過,那個男人的樣子就那麼深深的烙在了她的心上。是的,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雖然他們沒有說話,只是目光的接觸,可是她心動了。只是一個陌生的男人,為什麼會心動?對於他,她不了解,甚至只見了一面,談何心動?她不能明白,只是心中有種莫名的渴望,很想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