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緣聚而來,緣散而去,聚散乃人生常態,有緣成為同路人,到站各自奔東西。 

古人送別到十里長亭,到灞陵。如今,突然覺得人生處處佈滿驛站,一揮手,便成別離。 

自小,每年分班或畢業典禮都像大禍臨頭。不斷結交的好友又不斷失去。上大學時,老同學寫來信,讀了深有感慨。

他說,回顧同窗三載,前後桌到左右班,再到現在兩個學校、兩個城市,距離越來越遠,而朋友也越來越「老」了,其間的幾句玩笑也成了我們僅有的談笑了。

可不是嗎?相聚的日子太長,很容易變得平淡,正像那歌中唱的:「那時候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慢,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卻各奔東西!」 

自分開之後,冷暖自如,久別重逢,似乎有了機會吐無邊的感慨,卻往往不知從何說起,於是只有數句寒暄,加上搜腸刮肚的幾個並不可笑的身邊奇聞軼事。

多年不見的朋友,再見面時,覺得彼此都有一點不同了。

有人有了一雙悲傷的眼睛,有人有了冷酷的嘴角,有人是一臉的喜悅,有人卻一臉風霜,歲月滄桑都隱隱約約地寫在每個人的臉上。 

人生像划船,一出生,你便上了家庭的這條船,父母兄弟由不得你挑選,長大了,學校又是一條船,同學們相助相幫,朝同一目標努力;畢業好似船靠岸,你有你的理想,他有他的打算,我有我的觀念,儘管友情難捨仍免不了道聲「再見」,以便各自選擇喜歡的其他船,就這樣一直划下去。 

其實,人生的路要每個人自己去走,誰也代替不了誰,正像這「路」字,一半是「足」,意思是要腳踏實地,一半是「各」,代表各人有各人的走向,有所往,有所返,有所聚,有所離,有所予,有所求,全在這路上。 

不捨與傷別是始終不能改變的,但是有些是改變了的。隨著年少的遠去,知道'長相憶'比'長相聚'更為可貴,學習不是虛度光陰和情感。這樣,作別之時,沒必要把氣氛裝點得很悲壯,陰晴圓缺,前有古人後有來者,何必哀哀戚戚,兒女共沾巾?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知交零落是人生常態,能夠偶爾話起,而心中依然感到溫存,就是好朋友,再者「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就讓我們瀟灑的揮別,留取彼此的美麗,放在心裡。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天使,他們希望孩子能夠平安長大,一直幸福快樂。但是生活中總是有太多意外,喪子之痛對於父母來說是完全無法承受的打擊。 沒有父母應該經歷這樣的痛!!!!   Blaine是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孩。他非常懂事,也很顧家。在其他男孩瘋狂玩耍時,他卻會幫忙做家務,去健身房鍛煉,還會幫忙...

他的話所有想結婚、已結婚、想離婚的男女都該看看 他說.......... 曹德旺1946年出生於福建福清,是福耀玻璃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福耀玻璃是中國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車玻璃製造商。他是行善的佛教徒,從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計個人捐款已達60億元。   我現在的老婆就是結髮夫...

一對情侶晚上在餐館吃飯,漂亮女友被隔壁桌醉漢吹口哨,他說反正吃完了咱走吧。女友說你怎麼這麼慫啊是不是男人,男友說犯不上跟流氓較勁。女友急,罵完男友又過去罵那群醉漢,結果醉漢圍上來開打,男友被捅三刀,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了,臨死問了女友一句話:我現在算男人了嗎?     如果你的女朋...

這是一本與你同在的書。當全世界都背你而去,還有你可以陪伴你自己,而這本書就在這裡,陪你陪伴自己。 老實說,我一直在想要如何提筆寫它。因為,過去我所理解的心理學知識,在我面臨深沉的別離和分手時,並沒有讓我比較不痛,我又怎麼有資格來寫這本「失戀癒療手冊」? 「正因為每一段感情都很獨特,每一段悲傷都有它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