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燭光熒熒的餐廳裡,靠窗的桌坐了男人和女人。

「我喜歡你。」女人一邊擺弄著手裡的酒杯,一邊淡淡地說著。

「我有老婆。」男人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覺。你,喜歡我嗎?」

意料中的答案。男人抬起頭,打量著對面的女人。

24歲,年輕,有朝氣,相當不錯的年紀。

白皙的皮膚,充滿活力的身體,一雙明亮的、會說話的眼睛。

真是不錯的女孩啊,可惜!

「如果你也喜歡我,我不介意做你的情人。」女人終於等不下去,追加了一句。

「我愛我妻子。」男人堅定地回答。

「你愛她?愛她什麼?現在的她,應該已經年老色衰…見不得人了吧!

否則,公司的晚宴,怎麼從來不見你帶她來……」

女人還想繼續,可接觸到男人冷冷的目光後,打消了念頭。

靜了一會男人開口說:「你喜歡我什麼?」

「成熟,穩重,動作舉止很有男人味,懂得關心人,很多很多。

反正,和我之前見過的人不同。你很特別。」

「你知道三年前的我,什麼樣子?」男人點了一支菸。

「不知道。我不在乎,即使你坐過牢。」

「三年前,我就是你現在眼裡的那些普通男人。」

男人沒理會女人,繼續說‥

「普通大學畢業,工作不順心,整天喝酒,發脾氣。

對女孩子愛理不理,靠性愛來發洩自己的慾求不滿。還因為去夜總會照小姐,被警察抓過。」

「那怎麼?」女人有了興趣,想知道是什麼讓男人轉變的,「因為她?」

「嗯。」

「 她那個人,好像總能很容易就看到事情的內在。教我很多東西,讓我別太計較得失;

別在乎眼前的事;讓我儘量待人和善。那時的我在她面前,就像個不懂事的孩子。

也許那感覺,就和現在你對我的感覺差不多。那時真的很奇怪,倔脾氣的我,只是聽她的話。

按照她說的,接受現實,知道自己沒用,就努力工作。

那年年底,工作上,稍微有了起色,我們結婚了。」

男人彈了彈菸灰,繼續說著:「那時,真是苦日子。兩個人,一張床,家裡的家具少得可憐。

知道嗎?結婚一年,我才給她買了第一顆鑽戒,存了大半年的錢呢。

當然,是背著她存的。若她知道了,是肯定不讓的。」

「那陣子,菸酒弄得身體不好。大冬天的,她每天晚上睡前還要給我熬湯喝。

那味道,也只有她做得出。」男人沉醉於那回憶裡,忘記了時間,只是不停地講述著往事。

而女人,也絲毫沒有打擾的意思,就靜靜地聽著。等男人注意到時間,已經晚上10點了。

「啊,對不起,沒注意時間,已經這麼晚了。」男人歉意地笑了笑。

「現在,你可以理解嗎?我不可能,也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

「啊,知道了。輸給這樣子的人,心服口服咯。」女人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過我到了她的年紀,會更棒的。」

「嗯。那就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不是嗎?」

「很晚了,家裡的湯要冷了,我送你回去。」男人站起身,想送女人。

「不了,我自己回去可以了。」女人擺了擺手,「回去吧,別讓她等急了。」

男人會心地笑了笑,轉身要走。

「她漂亮嗎?」

「……嗯,很美。」

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留下女人,對著蠟燭發呆。

男人回到家,推開門,徑直走到臥室,打開了檯燈。沿著床邊,坐了下來。

「 老婆,已經第四個了。幹嘛讓我變成這麼好,好多人喜歡我呀。

搞不好,我會變心呀。為什麼把我變成這麼好,自己卻先走了。我,我一個人,好孤單呀。」

男人哽咽地說著,終於泣不成聲。眼淚,一滴滴地從男人的臉頰流下,打在手裡的像框上。

昏暗的燈光中,舊照片裡,瀰漫著的是已逝女子淡淡的溫柔。

一個男人的告白:「沒為她哭過的,不算在一起。」 比被一個人拋棄還要悲慘的是,他否定了妳的存在。 「她對我只是迷戀而已。」、「我覺得這不算是愛。」……即使是從別人的口中傳來,這些話仍像是利刃一般刺進妳的心臟。妳的血湧了出來,因為速度太快,所以哽住妳的喉嚨,也哽住了妳要脫口...

一個男人的告白:「離婚的罪魁禍首是什麼?就是『結婚』。王爾德說的。」 妳並不討厭節日,尤其是過年。但是,「沒有結婚」這件事卻讓妳必須去討厭它。 甚至可以說妳是喜歡過年氣氛的,電視上24個小時不斷重播的新年歌曲、清晨吵死人的鞭炮聲,都讓妳有了愉悅的感覺。這是一年當中唯一需要大肆慶祝,但卻不用有條件限...

一個男人的告白:「幸福是什麼?嗯……就是她能給我我想要的。」 幸福只有一個可能,但方法卻有很多種。這是妳的信仰。 妳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然會這樣想。以前的妳總是瞧不起那些在男人面前假惺惺的女人,什麼溫柔、什麼軟弱,妳都嗤之以鼻。但跌跌撞撞了幾次之後,才發現愛情是一...

一個男人的告白:「先不要管我會不會愛妳一輩子,先過了今年再說。」 後來的妳,比起「愛」這個詞彙,更喜歡的是「幸福」。因為只有愛不表示一定可以幸福,但幸福了就一定包含著愛,幸福的前提是愛。 談戀愛的人,若說不求永遠,是騙人的。沒有人會想要一段在開始就註定只有火光片刻的關係,雖然愛情往往不由人,但要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