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視我如寶貝的男人, 他會寬容我的小毛病, 體貼我的不周到, 他能照顧我, 他能溺愛我. 彷彿我是他的小寵物. 他能趕走我偶爾冒出來的壞情緒, 他能抱著我睡覺, 給我做枕頭. 冬天不嫌我冷, 夏天不嫌我熱.

突然...我就想結婚了!嫁給一個視我如寶的男人!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性情穩定的男人, 我們各自上班下班, 過朝九晚五的生活. 我們一起在領工資的那一天, 小小的大吃一頓犒勞自己. 我們手牽手去銀行, 存我們每個月的愛情儲蓄, 給我們將來的小Baby. 開著我們小排量的大笛笛, 看著存摺上的小數點, 滿足於我們小小的成績.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勤快的男人, 他會做好吃的飯菜, 會用洗衣機洗衣服, 會把屋子打掃的亮堂堂的. 會在每個月我想偷懶的那幾天, 全全料理家務, 放我一個美美的大假. 伺候我吃, 伺候我穿. 儘管等我好了,我要加倍服侍我的大老爺. 我也還是會讚歎生活如此的美麗!突然...我就想結婚了!嫁給一個視我如寶的男人!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心思細膩的男人, 不會忘記我的生日, 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知道我的喜好. 會偶爾在我表現良好的時候給我一些鼓勵. 買我心儀已久的小東西, 送我做獎勵. 會讓我的家人,朋友, 欣賞他的超強觀察力. 會傻傻的笑, 靦腆不語, 其實卻蠻有心計. 隨時冒的出新奇的鬼主意.突然...我就想結婚了!嫁給一個視我如寶的男人!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懂得上進的男人, 即使工資少的可憐, 我們也能用剩餘的時間去發展副業. 只要我們倆個人在一起, 就算下海打漁也會覺得浪漫無比.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喜歡旅遊的男人. 等我們有了時間, 就跑到想去的地方走走看看, 我們在每一個留下我們腳印的地方拍模樣搞怪的照片. 等老了以後,我們就坐在陽台上, 我翻著照片數落他: 你看你啊, 你個臭老頭, 年輕的時候就沒個正經. 照相還瞪眼伸舌頭吶!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心靈手巧的男人. 萬一家裡哪個哪個壞了. 出了小毛病他能夠輕鬆修理. 不會讓我急的又跑去買個新的來用. 回來便自己責備自己敗家, 又亂花錢, 掙錢真的不容易!

 我想結婚

我要嫁給一個懂事的男人, 他有我沒有過的經歷, 有我沒有過的故事. 他能幫助我, 他能管教我, 他能告訴我, 應該怎麼好好的控制我自己. 遇到不開心的事情, 有他, 我就不會再沒完沒了的哭泣他能像爸爸一樣撫摸著我的頭髮, 輕輕的說愛我. 然後再也不離開我.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喜歡孩子, 喜歡動物的男人. 我要生個超級帥的兒子, 再多一個女兒我也不介意, 我們養我喜歡的小寵物. 有一天看見寶寶爬在狗狗身上說: 狗狗, 狗狗, 我愛你. 我要做個溫柔漂亮的媽咪, 等兒子長大了會驕傲的摟著我的肩膀出去. 自豪地炫耀說:「這個『姐姐』其實是我媽咪. 」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說話算數的男人. 我要他能監督我守時, 守規矩. 更能控制他自己. 我想要他不用我等啊等啊, 等到沒了耐心. 我想要他犯了錯會誠懇, 不逃避. 我想要他不騙我, 不跟我玩神秘. 我想要他知道我們要做什麼. 什麼時候要做什麼. 去哪裡做什麼. 像導航一樣, 控制我沒主見的大腦.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懂得欣賞的男人, 我們要有一個不必太大的房子, 要很多陽光能照進來的大窗戶或者落地玻璃. 我要串一排又一排亮亮的珠子, 做成簾子, 微笑著說那是我的一簾幽夢, 告訴老公, 每一顆珠子裡都有我的一個願望, 關於, 我們. 我不要古老的白色牆壁. 我要臥室是粉藍色, 廚房是水綠色, 雪白沙發, 透明角椅. 我要在在牆壁上掛滿我們的照片. 我要生活 裡處處充滿顏色, 溫馨又甜蜜. 假如老公出差去, 自己留在家裡不會寂寞, 也不會害怕和恐懼.

我想結婚

嫁給一個長的不帥卻很平易近人的男人, 他要沒有大大的啤酒肚, 沒有地中海似的大光頭. 他要沒有雞毛蒜皮都計較的小心眼, 也要沒有莫名其妙就爆發的壞脾氣, 他要喜歡運動, 充滿男子氣. 他要喜歡唱歌, 就算走調到嚇的我哭泣. 他要捧著我的臉說, 娶到你,真是我的福氣.

第1個人, 一直哭著不要你走,一直拉著你的手說會想你,約定每天打電話, 然後回家繼續玩遊戲。 第2個人,幫你收拾行李,替你做早飯,送你到車站,說:一路順風,然後回去工作。 第3個人,默默的在背後看著你,幾乎看不見他的存在,可他時時刻刻想念你,為你擔心,每天習慣的想你入睡。   當我們回來...

讓你心動的再也感動不了你,讓你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讓你悲傷的再也不能讓你流淚,你便知道這時光,這生活給了你什麼,你為了成長,付出了什麼。   有些人離開就是離開了, 漸漸地,生活會變得沒有什麼不同, 彷彿那個人不是消失了,而是從未曾出現過。 這是我們所希望的,也是必需承認的。 原來我們沒...

Maria Laura修女不祈禱時,她將結婚禮服分送給一百多位沒有錢為自己買禮服的義大利貧苦女孩。 如同服裝設計師Karl Lagerfeld及 Agnes b.,49歲的Maria Laura修女幾乎總是穿著嚴謹的工作服。每天都裹在大片的黑色夾雜著丁點白色的衣服之中。當然,對Maria而言這不是...

昨天出來的時候,我在疑惑,這世界為什麼那麼髒。 所謂的愛情憑什麼就跟性扯上關係。 你知道不知道,我昨天陪我一個從小玩到大的摯友,去打胎。 這種事情,我永遠都不想經歷第二次。 她剛進去的時候,只是面部有點緊張,出來的時候卻是白蒼蒼的臉。 我張開懷抱,去擁抱她。想用自己的體溫去讓她溫暖。 結果,她說了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