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看見台灣女人 :找回最初的美麗 專訪奧修治療師蓓拉/魅麗雜誌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看見台灣女人 :找回最初的美麗

專訪奧修治療師蓓拉

看見台灣女人 :找回最初的美麗 專訪奧修治療師蓓拉/魅麗雜誌 

我希望台灣女性能夠明白,她們本來的樣子就是最美的,這也是我工作最主要想分享的核心。想發掘最美的自己,需要尊重自己,給自己更多空間。

 

一九九六年初夏,我第一次在印度普那體驗傳說中的「原始治療」(Primal Therapy)。它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聽說在過程中,我們能非常真實地再次經驗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往。特別是那些對我們傷害極深,甚至恨不得抹滅、否認、遺忘的童年痛苦經驗。

 

 

確實,要再次經驗那些悲憤、破損的過往需要相當大的勇氣,與其說我是去揭開內心的瘡疤,倒不如說,我更想認識自己面對傷痛的勇氣與智慧。在那之前,我已經有相當多年在心理學與精神分析上的學習,我相信當一個人內心有足夠的力量,一些曾經被自己視為無法承受的過往,會適時地浮上意識台面,等待我們穿越。而我,一直秉持著鍥而不捨的精神。

 

當年,打開潘朵拉的黑盒子,是我努力遵循的道路。因為,生活上有太多無法掌控的反應,連自己都無法招架,為何憤怒,為何沮喪,為何嫉妒,為何無法開心,為何無法活出自己想要的狀態?我是誰,我真的好想好好地認識自己。

 

後來我發現,這整個過程原來是我追尋真理,回歸心靈平靜的旅程。當然,回過頭來看,這樣的探索,絕對需要友善的陪伴與支持系統才可能完成,像是好的老師、朋友、團體等。身邊如果沒有一些能幫助我們療癒的支援,壓抑的傷痛只能被迫繼續待在陰暗處,很難跨越對人、世界「不信任」的鴻溝。

 

受傷的心,需要溫柔與包容才能癒合。我的療癒之旅花了我許多時間、心血,透過學習、找尋、摧毀、創造,才得以重拾對人的信任。「這個世界友善嗎?」安靜下來問問自己的心,先別急著回答,讓答案從心浮現出來。

 

「原始治療」最早是由美國心理醫師Dr. Arthur Janov 於七〇年代提出來。他認為人們壓抑的痛苦,都源於童年時期的精神創傷。從神經醫學的觀點來看,壓抑,只會讓早期的傷痛更加固著。治療的方式就是讓當事者在覺知的情況下,把壓抑的痛苦帶進意識,重新經驗當時發生過的事情。透過語言、聲音、肢體,階段性地將長期隱藏內心的痛苦誘發出來。據他解釋,任何過往無法完全經驗的創傷,都會在身上以慢性壓力或情緒包袱的狀態呈現。讓那些被壓抑的感覺從神經、心理各個層面得到全面性的釋放、紓解,就能達到身心平衡的療效。

 

這次專訪的蓓拉,是一位從奧修靜心系統發展出來的原始治療師。她以自己的生命經驗,細細道出原始治療對她以及學員的影響。你也許曾經認為自己很孤獨地面對生命難題,透過與大師對談單元,《魅麗》希望讓讀者知道,「你一點也不孤單」。你的心思,我們懂!

 看見台灣女人 :找回最初的美麗 專訪奧修治療師蓓拉/魅麗雜誌

———Q&A———

 

 

賴佩霞:每個人靈性成長的旅程都很不同,請你談談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上這條追尋的道路,並成為一位治療師?

 

蓓拉:我出生在荷蘭小村落的傳統家庭裡,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常思考為什麼每個人都如此不同,但當時我的生活環境無法給我答案。於是,年輕時我就離開村子到大城市工作,想追求生命的其他可能性,但大都會的生活過了幾年,卻發現自己還是習慣鄉下的生活。我啟程回鄉,但回去之後依舊無法融入那個世界,好像失去了自己的方向跟位置。

  

那時,有一個很愛我的男朋友,我們同居,想著也許以後就要結婚生子,過著和其他人一樣的生活。看似幸福的未來,我卻不自覺地越來越悲傷,悲傷到連身體都無法隨心所欲活動。為了以防萬一,我進了醫院檢查,我永遠忘不了當時男朋友對我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無論你去哪裡我都會陪著你。」但我聽到這些話,只是不住地哭著問自己:「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

 

從那一刻起,一切都改變了,我毅然離開傳統村落的束縛,決定開始行動,學習如何充實自己的生命。就在這個時候,我在網路上認識了奧修門徒所開的課程,藉由團體治療,我開始真正認識生命的原貌,我的心深深地被觸動,終於感覺自己有所歸屬。於是,二〇〇〇年底,我決定奔向印度,開始了為期五年的奧修治療師訓練,並在訓練結束後,正式成為門徒,這是以前的我完全想像不到的。

 

回顧那段歷程,我想我度過了生命中最艱難的時期,並在過程中重生。去了普那,我才知道生命原來可以那樣輕鬆自在的活。我以前總在掙扎裡,覺得自己就是無法融入社會,人生因此過得很艱難也很沉重。透過課程,回溯過往的人生,我才明白,我在家庭裡承擔了許多本不該由我承擔的一切,對身為么女的我來說,是很大的重擔,生命因此產生了很多抗拒和壓力。最後我放棄荷蘭的生活,選擇回到印度從事原始治療的工作,直到現在,每一天都帶給我不一樣的驚喜。

 

回到生命的本質

做真實的自己

 

賴佩霞:請跟我們談談什麼是原始治療好嗎?

 

蓓拉:我所學習的原始治療,是根據奧修的脈絡來的,主要著眼在人格特質上。我們每個人都有「我執」或是「想像出來的我」,這個「我」通常來自父母,或學校教育的教導。也就是說,我們生下來原本都是一張白紙,經由跟身邊大人的互動、塑造,才發展成今天的樣貌。原始治療會幫助我們從生命最初的經歷開始,去探究父母、家人、以及照顧過自己的人,如何對我們生命造成影響。

  

當我們小的時候,自然會受到很大的制約,因為我們毫無選擇,只能無意識地遵照父母或社會的期望,在被規劃好的藍圖裡長大成人。尤其,如果父母沒有與自己的童年和解,很容易將自己無法實現的夢想寄託在小孩身上。在這樣的期望下,孩子很難表現出自己真正的本質,而父母往往也無法接受孩子有他自己的樣子。這時,孩子們會過得相當痛苦,開始隱藏自己,甚至為了被愛的感覺,而放棄內心真實的渴望,去依循父母的期望,成為另一個樣子。

 

 

 

更多精彩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77期/2月號】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網友情感傾訴】 我是一名電工,枯燥的工作環境讓我巴不得休假,但主管總是不批,幸好還有禮拜。週末的時候,我打算和幾個哥們兒湊一起搞個聚會,我們準備出去喝點啤酒吃點燒烤,然後回我家來看棒球決賽。 當然,這些『哥們兒』裡也包括小雅。我和小雅的情人關係在朋友的圈子裡已是公開的秘密...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我曾經向一位德行極高的師父請教:「為什麼像我這樣善良的人還會經常感到痛苦,而那些惡人卻活得好好的呢?」 師父很慈悲地看著我說:「如果一個人的內心有痛苦,那就說明這個人的內心一定有和這個痛苦相對應的惡存在。如果一個人的內心已經沒有任何惡,那麼這個人的心靈是根本不會感到痛苦的。...

結婚一年,與婆婆相處一直不錯。然而,最近發現婆婆有些不對勁,每當我與老公行完房事,總會看到婆婆坐在客廳看電視,我問她為什麼不睡覺,她說睡不著,失眠,說是看會兒電視就睡。後來有幾次,我還發現婆婆站在我門口,這才使我感到哪裡有些不對勁,大晚上的站在我門口乾嘛? 我將這事告訴老公,說婆婆晚上很晚都不睡,有...

(示意圖,翻攝自中安在線) 【婆媳關係】 昨天終於和婆婆大打出手了,忍了她兩年半。撕破臉皮的瞬間我感覺輕鬆多了。 和老公前年結婚到現在,整整兩年多,沒過得一天好日子,昨天終於爆發了,我也不用再忍了。 我想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絕對是真理。結婚前我媽就和我說,要我再考慮...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