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們結婚已有兩年了。
他愛好文學,經常寫文章放上網絡,可是從來沒有人去看。


他也會攝影,他們結婚的照片就是他自己拍的。
他很愛她。她也是。


她脾氣很大,經常「欺負」他,是個「辛辣小霸王」。
他脾氣很大,經常讓她,是個「廿四孝老公」。


今天,她又「任性」了。
她﹕「你為什麼不肯替我朋友的婚禮當攝影師?她答應價錢照付。」
他﹕「那一天我剛沒時間。」


她﹕「哼!」
他﹕「嗯?」
她﹕「什麼沒時間?你少寫幾篇鬼都不看的小說,不就行了?」
他﹕「我......總有一天,會,有人欣賞的。」


她﹕「哼!不管怎樣,你一定要替她拍婚禮照。」
他﹕「不行。」
她﹕「就只一次。」
他﹕「一次也不行。」
談判失敗了。於是,她下最後通牒:「三天之內,必須答應,否則──」


第一天。
她「封鎖」了廚房、浴室、電腦、雪櫃、電視機、音響組合......
只有雙人床沒被「封鎖」,以示「寬宏大量」。當然,她自己也要睡。
他不在乎,因為他口袋還有點零錢。



第二天。
她施以突襲,搜去他口袋的一切,
並警告﹕「瞻敢找「外援」的話,一切後果自負。」他慌了。
晚上。床上。
他求饒,希望她結束這種非常狀態。
她不睬他。決心不「軟」不能被他的花言巧語「迷惑」。除非答應條件。



第三天。
晚上。床上。
他靠在床上,頭朝東。
她靠在床上,頭朝南。


他﹕「我們好好談談。」
她﹕「不答應條件不談。」
他﹕「我談的很重要。」
她不吭聲。


他﹕「我們離婚吧。」
她頭皮一炸,摸摸耳朵。
他﹕「我認識一個女孩。」
她氣極了,想爬起來與他打一場。
但她又忍住了,要讓他把話說完,不能沒有「度量」,不過,她覺得眼睛有點濕了。


他從胸口摸出一張照片。
她猜出他是從貼身襯衫口袋掏出來的,
因為前天只有這件襯衫沒有搜索過,是看走了眼。


他﹕「這個女孩很不錯。」
她淚水出來了。
他﹕「而且性格也挺好。」
她很傷心,因為他把別的女孩子的照片放在「貼心」的口袋。


他﹕「她說和我結婚後全力支持我寫作。」
她很嫉妒,因為當初她也對他說過這話。
他﹕「這個女孩是真心愛我的。」
她想爬起來朝他吼﹕「我不也是?」


他﹕「因此,我想她是不會逼我幹我不願意幹的事的。」
她在考慮,但她氣難消。
他﹕「你要看看我替她拍的照片嗎?」
她﹕「......」


他把那張照片湊到她眼前。
她火氣很大,一掌打開他的手,再在他瞼上留下鮮紅的五指印。
他嘆了口氣。她出了口氣。
他把照片放回口袋。她把手縮進被窩。
他把燈熄了,睡了。她把燈開了,起來。
他睡著了。她失眠了。


她後悔了,不該對他這樣。她又哭了,想了很多。
她要把他喊醒,要和他親親熱熱地談談。她決不再逼他了。


她盯住他胸口。她要看看那個女孩究竟是什麼樣子。
她摸出照片。她又氣、又笑、又想哭。
是她自己的「標準照」。是他替她拍的。
她俯下身來,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
他笑了。原來他也沒有睡著。


(用心去過每一天,用心去對你愛的人,充分珍惜你擁有的每一時光,人生不會重來,相愛容易相處難,請以包容的心相待)


男人是位出租車司機,白天在外到處奔波,晚上回到家里已是疲憊不堪。偏偏女人一見他回來,總喜歡纏著他說個沒完。而他,只是勉強地應上幾聲。   時間長了,女人漸漸地惱了,一如往常地買菜做飯,卻很少理他,脾氣開始變的暴躁。為他用完東西沒有放回原處,為他回家后未能及時換鞋子,為他偶爾抽了一只煙&h...

莫名其妙的和她上床,也糊裡糊塗的接受她。明知自己不是她第一個男人,但為了孩子,不得不娶她。就因為不是她第一個男人,他一直懷疑肚子裡的孩子真是他的嗎?孩子出世了,和他如同一轍,宛如一個模子印出來一樣,他才承認這是他的對她的疑心也隨著一句句的∼∼孩子跟你好像。∼∼漸漸降低...

絕大多數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的觀點,那就是男人不能有太多可以自由支配的錢,有些女人甚至太會認為,但凡成功的男人都會找「小三」,正所謂「男人有錢就變壞」的論點基本上就此成立。 雖然有錢的男人自由度比較高,但是,男人找不找「小三」跟男人事業成不成功和有多少錢其實都沒有太多太直接的關係,現實生活中,就在我們身...

當一個女人, 告訴你她病了的時候, 是希望你去照顧她、陪陪她, 而不是讓你敷衍的交代多喝點水。   喝水、喝水... 你當喝水治百病啊? 就算喝水治好發燒, 但能治得了心寒嗎?     轉發給那些不懂的人吧!!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