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發第二張專輯《接下來是什麼What′s Next》的時候,白安染了一頭粉紅色的頭髮。但粉紅色不是可愛,粉紅色在她的定義中是很有個性的。

的確,在訪談之中,也發現到白安真的是個蠻有個性的女生。那時正站在國父紀念館後方的一個小花店,頂著大太陽拍照,此時經紀人引導拍攝的情境,打趣要白安望向遠方,想想經過的路人要去吃些什麼,在那長長、微微地下垂的睫毛下,小小聲地對自己說:「I don′t really care。」

「I don′t really care。」也許這是白安給自己的防衛機制,所以不得不去忽略別人在想什麼,有些話語放在心底一直提醒自己,就會成為一句口頭禪。

白安:只好假裝不在乎│ELLE 她雜誌

 

不在乎才能作自己

一開始,白安只是一個愛音樂的女生。但是出了第一張專輯之後,有風也有雨,心臟不堅強一點,怎麼擋得了批評?特殊的咬字發音,「是什麼讓我不再懷疑自己」被網友kuso成「不再畫一隻雞」,點閱率因此暴衝高達160萬;而這一年來跟著李宗盛在內地巡演,底下的觀眾,認識白安的大約只有10%,有許多是來聽李宗盛唱歌的,而有更多是不習慣像白安這類型的音樂的聽眾。演唱過程中,白安不得不把下面的聽眾當成西瓜,才能讓自己在台上更自信一點。在帶上耳機之後,也不知道、也不在乎大家的反應。巡演時已經很開心,跟樂手一路上討論著音樂很開心,所以對白安來說並沒有抱著要征服內地歌迷的想法。還是很病的白安擠出一個微微的笑容,對著其他人也對自己說:「就當成訓練吧。」

白安不是真的不在乎,只是在這個圈子裡,若是太在乎每個人的評價,要嘛就失去自己,要嘛就失去快樂。這只是白安努力在這個圈子裡找到的生存之道。在發第一張專輯的時候,喜歡的白安的人很多,罵的人也不少,所以造就了現在的百毒不侵。大家有感覺總比沒感覺好。要不要喜歡白安,是你的自由;但是作自己,也是白安的自由。白安瀟灑的擺了擺手,因為這就是她。

白安:只好假裝不在乎│ELLE 她雜誌

當歌手,痛並快樂著

其實從小,白安是個看到陌生人就會哭的女生,自認為是個衝動型的人,發第一張專輯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作了歌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第一張專輯後開始慢慢瞭解到,原來把音樂當工作,就不只是做音樂這件事而已,還要學習很多跟音樂無關的事情。所以與人溝通、面對人群,成了現在最重要的功課,但除此之外,音樂還是帶給白安許多快樂的事。

前陣子在內地,一邊在不同的城市巡演,一邊創作,很痛苦。但是有一天與樂手聊到〈換房子〉這首歌,大家都覺得加一些管弦樂會很不錯,就一堆人就跑到李宗盛的飯店房間裡,錄了管弦樂、和聲,對白安來說這樣的音樂模式很好玩!

在這樣一邊享受著做音樂的快樂,同時對成為歌手這件事,感到徬徨,所以寫下了〈What′s Next〉、〈安慰〉這兩首歌。有一陣子,白安對生活很徬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以後的階段,而感到很害怕。有時候有點羨慕以前的同學,很懷念還沒發片之前,簡單純粹的生活。但又覺得自己過不了那樣的生活。這是一種很矛盾的情緒,在沒有自由的時候很渴望,但當自由太大時,又反而不自由,因為一切沒有人安排,就好像被困在超大的籠子裡。

於是下一個階段的白安,會成為什麼?還在摸索著,而白安相信,音樂會尋找出答案。反正,還年輕、不急,探索與碰撞,這不正是成長的過程嗎?

服裝圖說:

條紋色塊白洋裝、塑料拼接踝靴(BOTH BY MIU MIU);眼唇圖樣戒指、螺絲造型戒指(VIATORY AT MERCI);字母指環(MONDAY EDITION AT OHH! FASHION BOUTIQUE);3D列印立體花卉耳環(OLGAFACESROK AT OHH! FASHION BOUTIQUE)。

 

延伸閱讀

ELLE娛樂大來賓-白安

【原文刊載於《ELLE 她雜誌》2014年10月號,更多精采內容請上《ELLE 她雜誌》官方網站;《ELLE 她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話說原PO的情況 讓我想到了一個我認識8年的好朋友  當初他也是被戴綠帽而且帶的非常大頂  因為那女生大二開始就住我朋友的租屋那 為了方便當然也打了把鑰匙給她  沒想到人家偷情為了省錢 竟然直接跑到我朋友的租屋裡面 ...

※ 引述《brr (俄語德語英語...全搞混..)》之銘言:  : 我朋友的感情經驗非常豐富,自認對女生還算了解,  你朋友應該唬爛的  這樣哪裡有對女生了解   : 現在我朋友完全不曉得這女生在想什麼,  : 他提出來跟我討論,我也搞不...

 胸大無腦這句話屬實把所有大胸女人給得罪瞭,胸大的女人因為胸部過大被招致無腦的非議,實屬委屈。後來又有傳言,大胸妹和大屁股妹現在非但不無腦,居然智商要更高?這讓在圖書館努力修煉內在美的MM情何以堪吶!     流言一:“美女無胸,胸大無腦&rdqu...

單從字面上看,這些關系都有相當正式相當合理的存在理由,從社會現實上看,他們都具有絕對必要的社會角色和社會位置,如果剝離瞭社會整體風化的背景,這些關系確實應該是“正常男女關系”,但實際上,它們卻被打上瞭濃重的情色色彩,令人玩味,餘韻無窮。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