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道海岸線孤零零的立在天涯之邊,

一只飛鳥從天而降,

給這道冷清且死氣沈沈的海岸帶來了一絲生氣,

飛鳥拍打翅膀的聲音回響在寂靜的海岸周圍。 

它本來只是路過,

累了,倦了,才落下來歇一歇腳,

打算不久之後便再度展翅飛翔,

卻不料這一逗留就再也無法離開,

因為它遇上了它,一條不能離水的魚。 

它是飛鳥,

它本該屬於天空,在天空隨風自由飛翔,

可是它卻愛上了一條魚,

一條不能離水的魚,並因此動彈不得。 

飛鳥和魚也許應該是兩條永遠的平行線,

這樣就不會知道對方的存在,

可它們偏偏行到這裏變成了交叉線──相遇了,也相愛了。 

它們相愛,沒有任何理由,

就在最初雙眼交會的那一剎那,它們的靈魂迸出了火花

愛情來得如此的簡單而凶猛,

迅捷如風,洶湧如潮,將它們瘋狂的卷入,吞噬,淹沒。 

相愛是甜蜜的,

但更多的卻是痛苦,

痛苦來自它們身處不同的世界

來自它是飛鳥,它是魚。 

飛鳥為魚放棄了澄清的天空,

雪白的雲朵,溫暖的陽光,輕喃的微風,

放棄了一切的一切,從天空落到地

卻連觸摸魚都是奢望,只能靜靜地,靜靜的和魚兩兩相望。 

飛鳥可以為魚放棄天空,落在地面,

卻不能為魚走進水裏,是不能也是無能,因為水是魚專有的世界。 

其實魚也願意為飛鳥放棄一切,

卻獨獨不能為飛鳥走上海岸,

是不能也是無能,因為水是它維系生命的一切。 

淚一滴一滴從飛鳥的眼睛落下,

在水裏點起一圈圈的漣漪,飛鳥總是淚眼和魚相對,無言。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

連海水似乎都帶上了點枯澀的鹹味,

文/吳淡如 我一直不喜歡太戲劇化的故事,總覺得轉彎太大的、動不動就生離死別、哀感頑豔的故事非常灑狗血,只適合在八點檔或九點半播放。我以為只是寫小說的新手或者活得淺淺浮浮的人,才喜歡悲歡離合的戲劇化撞擊。頭頂的透明玻璃毫不抗拒天光雲影,正午陽光當頭灑落,我坐著坐著,感到一陣暈眩。看見她走進餐...

1~4歲 比可愛5~7歲 比聰明比學藝(幼稚園)8~12歲 比成績(國小)13~15歲 比cool(國中)16~18歲 比帥比漂亮比討不討人喜歡(高中)19~22歲 比女友比男友(大學)23~24歲 比體力(當兵)25歲比學歷比工作(找工作)26~27歲 比汽車28~32歲 比老婆比老公33~35...

一個老人在行駛的火車上, 不小心從窗口把剛買的新鞋弄掉了一隻,周圍的人都為他婉惜。 不料,那老人立即把第二隻鞋也從窗口扔了出去,讓人大吃一驚。老人解釋道: 這一隻鞋無論多麼昂貴,對我來說也沒有用了,如果有誰撿到一雙鞋,說不定還能穿呢!顯然,老人的行為 已有了價值判斷 :&nbs...

文/所羅門王「想要跟對方認錯,卻更為悲憤地武裝內心,不知會不會招來更大的災難?」疏離奔本身就已是禍首──它蔓延在兩人都還在等待寬恕的其間,無止盡的擴大;男人很怕在為愛犧牲的同時,也改變對愛的純真,有時不得已選擇孤立自己於幫助之外;口口聲聲說,需要幫助──但他只是需要找個人將心中的陰霾給徹出。你看過厚...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