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

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

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

「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

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

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

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才說:「謝謝指正。」

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

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

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

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

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

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

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

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

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

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

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

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

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

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

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

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

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

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1 在大庭廣眾下來一個擁抱,或者一個KISS 2 兩個人在一張床上睡一晚,但除了抱抱、親親什麼都不幹 3 選一天為彼此做一頓飯,然後面對面看著對方吃完 4 為他寫日記,不管會不會,哪怕就幾個字也好 5 難過或開心的時候抱著他大哭一場,但只讓他看到你的淚&nbs...

生命之謎就是: 我們不知道~~ 會在什麼地方下車? 會在什麼時候下車? 坐在身旁的旅伴,會在什麼地方下車? 又會在什麼時候下車?● 一句話 人生的成敗,常常因為一個人、一件事,甚至『一句話』而有決定性的影響。 尤其「對人有用」的一...

二十八、九歲那年,很想結婚,只是苦無合適的對象, 你問我:什麼叫「合適」?我想,或者說,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我認為,不太需要把擇偶條件1234...... 列張單子, 貼在浴室的鏡子上,每天照本宣科一番。選擇對象的標準並非放諸四海皆準,而是因人而異的。曾有人問我:假如有一天,真有一位這麼好的弟兄站...

人不是魚,怎會了解魚的憂愁。 魚不是鳥,怎會了解鳥的快樂。 鳥不是人,怎會了解人的荒唐。人不是鳥,怎會了解鳥的自由。 鳥不是魚,怎會了解魚的深沉。魚不是人,怎會了解人的幼稚。...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