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

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

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

「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

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

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

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才說:「謝謝指正。」

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

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

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

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

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

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

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

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

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

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

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

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

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

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

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

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

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

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1、自己走路會很快2、喜歡黑夜,習慣晚睡3、隱藏心事,喜歡一個人流淚4、喜歡有口袋的衣服,否則不知道手該放哪裡5、習慣抱臂6、習慣冷戰7、喜歡窗戶,喜歡角落、習慣蜷縮8、喜歡寫字和閱讀9、莫名地孤單,無法抗拒的恐懼感10、不愛說話或很愛說話11、心事放在心底,有一個自己的世界12、把笑掛在臉上,幻想...

傍晚,餘輝如金,把天空鍍成織錦一般,臨海的一家肯德基店裡,我倚著椅背,欣賞著落地窗外的風景。突然,耳邊傳來一個男人的溫和的聲音:"小姐,我們可以聊聊天嗎?" 我嚇了一跳,有點惱的望過去,卻觸到一對清澈含笑的眼睛。 我打量他,高大的身材配一張耐看的臉,穿著一身質地良好的休閒杉和長褲,給人的感覺熨帖而...

女人的愛情觀:好男人有時只值400元 七月中午,熱浪滾滾,太陽彷彿要把南京這個火爐烤紅了一般,拼命的往外散發著熱量,公司旁邊的大娘水餃店裡,我閉著眼睛,倚著椅背,這樣的一個夏日,空調涼氣中的小寐,比桌上那碗水餃,顯得更有誘惑。 突然,耳邊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我可以坐這嗎?" 我嚇了一跳,有點惱的...

真的很不錯的貼子,以前基本都搞錯了,可惜沒機會再生一個了,呵呵。我後悔看晚了啊!即將有孩子的和剛有孩子的好好看看。我在美國生了兩個孩子,生育前後都有培訓班,家庭醫生每次洗腦讓我受益匪淺,我的兩個寶寶在嬰兒時期乖巧得好像家裡沒有小嬰兒,我甚至疑心她們會不會哭?如今外婆常拿這句傻話笑我。回國後看到朋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