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

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

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

「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

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

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

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才說:「謝謝指正。」

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

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

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

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

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

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

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

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

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

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

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

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

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

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

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

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

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

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朋友威明說:先陪我去商場定個蛋糕。我有些疑惑,問他誰過生日。他說:女朋友的奶奶,聽說這邊商場的蛋糕比較好吃。蛋糕房在商場一樓,還沒走近就已經聞到了香甜的奶油味。威明仔細挑選蛋糕的款式,叮囑店員一定記得寫「奶奶生日快樂」的字眼。看著威明如此認真的樣...

  愛中的人,除了熱戀之外,其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處在忽視對方。每對戀人都只有最初的半年會時刻關注對方。 所以啊,要愛人永遠知道你在想什麼是不可能的。 做人的重點,是要讓他知道你想要什麼。 為什麼有些女人想要什麼就能有什麼? 秘訣只有三個字:告訴他。   —&mdas...

有個十八歲的男孩,愛上一個女孩後,為了表達對女孩的衷心,求人在手臂上刺了一條蛇,又在手腕部刺上了女孩的名字,女孩屬蛇,名字叫薛雪。名字將近三十筆劃,我不知道他當初忍受了多少痛苦。 圖片來源: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幾天後,他興匆匆的跑來了,擼起袖子,讓我欣賞。笑嘻嘻的問我:「...

首先,這個故事很長,請耐心看到最後....  其次,最後真的很感動。 口袋裡是妳留給我的鑰匙,每次用它打開房門,多希望妳仍然坐在常坐的沙發上,抽著煙,既便是一言不發 也好,只要妳還在,什麼都不重要。 只要妳還在…. 第一次見到雷是在一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