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狂自拍=精神異常?研究顯示愛自拍者恐患精神疾病

用自拍記錄生活狀態、並與朋友分享,很多人都這樣做。但日前據外媒報導,自拍也可能是精神疾病的一種表現。

 

  據英國《每日郵報》網站4月10日報導,英國精神病專家戴維·維爾博士表示,拍照手機流行後,其接待的三分之二的畸形恐懼症患者,均有自拍並把 照片發到社交媒體的強迫症。美國心理學博士帕梅拉·拉特利奇也撰文稱,自拍常引發自我放縱或對尋求關注的社會依賴,導致自戀或極端自卑。

  玩個自拍難道真會玩成精神病?昨日,重慶晚報記者採訪了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睡眠心理中心主治醫師蔣成剛與重慶市心理諮詢師協會理事、國家級心理諮詢師馬曉波。專家表示,如果自拍過了火,這絕非危言聳聽。

  重慶晚報記者彭光瑞實習生嚴藝菲

  (本文案例由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睡眠心理中心主治醫師蔣成剛提供)

狂自拍=精神異常?研究顯示愛自拍者恐患精神疾病

  這幾個自拍故事

  有沒有你的影子?

  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睡眠心理中心主治醫師蔣成剛表示,每月他都會接診3-5位因為過度自拍而導致心理異常的患者,其中不乏一些極端患者。

  自拍照發到朋友圈

  等贊到凌晨四點

  19歲的吳娜(化名)在沙坪壩區讀大二。她最大愛好就是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後來上N張自拍照。買了一件新衣服,認真化一次妝,甚至在公交站台等車等得無聊,都要自拍。每晚,她會精心篩選出幾張照片,用美圖秀秀APP處理,得到滿意效果後,再發到微信朋友圈裡。

  照片一發布,吳娜就會不斷刷新,看有沒有人回复或點贊。為了等待回复,她常等到深夜四五點,實在困得不行了才睡覺。如今,吳娜的生活已被自拍嚴重擾亂,睡眠也非常糟糕,不得不到醫院就診。

  為把自己拍成楊冪

  前後整容7次

  家住南坪的何晶(化名)最愛用百度魔圖APP自拍。百度魔圖中的特效相機,隨時隨地都能拍出藝術範兒的照片,還能輕鬆實現瘦身、美白、磨皮、祛痘,簡直比化了妝拍照效果還好。

  更讓何晶感到新鮮的是“PK大咖”功能,只要提供一張自己的照片,軟件就可以匹配出與其較為相似的明星。何晶的匹配對像是楊冪,但她的照片和楊 冪比起來還是要差一些。她不斷嘗試想拍得比楊冪更好看,卻沒有成功。糾結許久的何晶最終決定按照楊冪的樣子整容。目前,她已經整容7次,但還是對自己不滿 意。

  拍不出完美的自己

  外國學生欲自殺

  據《每日郵報》日前報導,19歲男孩丹尼·鮑曼,15歲開始玩自拍,並向“臉譜”網站上傳照片。早上洗臉前會自拍10張,每小時會溜出課堂去自 拍3次,16歲時甚至因此退學。由於拍不出令自己滿意的完美照片,鮑曼越來越絕望。他說:“我一天拍200多張自拍照,反復觀看它們。最後意識到,我永遠 無法拍出自己渴求的完美照片。這讓我很沮喪,於是選擇吃藥自殺。”所幸,鮑曼的自殺被母親及時發現並製止。

狂自拍=精神異常?研究顯示愛自拍者恐患精神疾病

  你的自拍是否過火?

  不妨測一測

怎樣的自拍算正常,怎樣的自拍是有病?專家為你提供了三把尺子。

尺子1 測次數

一天自拍超7次

需注意

  醫師蔣成剛表示,畸形恐懼症最明顯的表現是患者會強烈地認為自己身體某部分不好看,並誇大這些“缺陷”。

  熱愛自拍,並不能和畸形恐懼症等同。過度自拍,才可能是偏執人格的表現。蔣成剛認為,出於和朋友分享的角度,比較正常的頻率是一周發一次自拍照,如果有人一天發七八次,而且天天如此,就可能有心理問題,最好及時到醫院進行疏導與矯正。

尺子2 問朋友

朋友覺得煩了

得小心

  重慶市心理諮詢師協會理事、國家級心理諮詢師馬曉波表示,自戀分為健康自戀與病態自戀兩種。病態自戀者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缺乏“同感心”,不考慮他人的感覺,也不明白怎樣的行為會引起他人的反感,這正是他們會在朋友圈裡無節制頻繁發自拍照的根本原因。

  判斷自己是否病態自戀,有個簡單的方法:真誠地問問朋友,自己的自拍照發布頻率有沒有讓他們覺得很煩。如果大部分朋友都覺得煩,那就應該考慮到正規醫院或心理治療機構就診,由醫生根據具體情況判定這是不是自戀型人格障礙。

尺子3 做套題

自戀人格量表

敢做嗎

  如果想試試科學準確的方法,可以填填這套自戀人格量表。

  自戀人格量表(NPI)是美國加州大學教授拉斯金1979年設計,經過歷年修訂,至今仍是使用最為廣泛的自戀測量工具。關於這份表格的權威性,蔣成剛表示,這是一份公認正規的、具有診斷性質的人格測試量表。

世界上總是有一些很怪的事 就以戀愛來說吧.... 有時當你愛上一人 你會無時無刻的想到他的身影 當你孤單時 會希望陪在你身邊的也是他 如果是單戀的話 膽小一些的人 會偷偷的躲起來看著他 等啊等 一直到最後關頭才會放棄 這種人說真的 很傻 也許癡癡等...

無法實現的愛是很痛苦的,無法給與的承諾的愛是更加痛苦的,你愛我嗎,愛,我愛你嗎,也愛,只是我們走不到一起 楚雲天和婉婷是在老鄉同樂會的晚會上遇見的,兩人來自同一個城市有著同樣的喜好,有著說不完的話題,讓他倆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 楚雲天有家,老婆是一家商場化妝品櫃檯的經理,很漂亮能說會道,對他很溫柔,...

朋友小喬,剛從雲南旅遊回來,她知道我在寫博客,回家後放下行李馬上跑來找我,“給你提供素材來了,呵呵,還帶了禮物給你”我對她說“沒良心的,去了一個月,也不知道打電話給我,不知道我們大家都擔心你嗎”。沒事,沒事,這不是挺好的,給你講講我這次旅遊時發生的故事...

曾經以為,離開和忘記可以斬斷過去,沒想到一個電話,就把它從深埋的心底,狠狠地挖了出來.鮮血淋淋. 那天唯一剛回到家,就接到一個電話,陌生的號碼."唯一,是你嗎?"聽著這似曾相識的聲音,唯一心裡一跳,是他嗎?正想著,電話那頭說:"唯一,是我.這幾年,你還好嗎?我一直在找你."聽著這句話,唯一的眼淚落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