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爹賣房,兒買房,一個感動數億人的故事!

為了在省城購置一套新房,我和未婚妻玉蘭四下籌錢。借盡了所有朋友的錢,距首付款仍差一大截。玉蘭說,找你爹吧,你老家不是有糧食、果樹嗎?找爹想想辦法。

我說就是把爹榨乾,也榨不出二兩油來,他根本沒錢。

玉蘭說,你不說,我來說。

過了幾天,爹果然打電話來說要送錢過來,而且很高興的樣子。我心中一陣鑽心的痛,一個成天在土裡刨食的農民,我不清楚他哪來什麼錢。

我和玉蘭是在工作中認識的伴侶,她來自異鄉的城市,我來自大山區。我們都被省城這座城市所吸引,在這座城市相戀六年。因為忙於工作和收入不多,所以至今仍過著無房一族的蝸居生活。

娘去世得早,爹含辛茹苦把我養大。當我離開河池老家外出打工,爹便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我身上。每次離家,爹總會對我說,兒啊,外出打工要注意安全,掙不掙錢不要緊,你的平安就是為爹的希望,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我最終沒有回去,並決定與相愛的人兒在這座城市廝守。爹也完全改變了看法,他說只要我快樂他就很快樂。

爹說來就來,還帶了錢來。他來那天,我到汽車總站去接他,左等右等,總不見他身影。我心中焦急,連打幾個電話問老家的親戚,親戚說他走好幾天了,早該到了。

第二天早餐過後,爹才姍姍來遲。當他出現在小區門口,我還是大吃一驚。他一臉倦容似霜打一般,滿頭白髮摻雜幾根草屑,肩上還扛著一個蛇皮口袋。他一路打聽來到我家門口:「我兒住這裡嗎,我兒住這裡嗎?」「謝謝,謝謝!」我聽見他的聲音,眼中立時含滿淚水。

我把爹讓進屋,玉蘭又是打水又是煮早點,我抱怨爹路上耽擱了。

爹笑說,為節約錢,他走路到的河池,然後坐火車到的省城南寧,最後走路到了我們小區。節約一分是一分,免得背人情債。

我心中一顫:「那……家鄉的糧食和果樹……」

「都賣了,都賣了。」

爹說完,斜斜站起來,用他那雙佈滿老繭的手從褲腰中掏出一個紅布口袋,用力撕開,取出一沓沓鈔票放在桌面上。最後取出的竟是泛黃變黴的元票和角票。

爹說,就這麼多了,夠不夠?不夠,爹再想辦法。

望著那堆新舊不一的鈔票,我眼中憋滿淚水,最後忍不住嗚嗚哭了。

新房已經買下,準備裝修。爹說裝修要錢,安個小家要錢。他準備去我們老家的縣城打一份工,每月給我們寄些錢來補貼家用。

爹走了。從此,爹果真每月給我們銀行卡打一些錢來。

爹賣房,兒買房,一個感動數億人的故事!

半年過後,新房已經裝好。我們準備把爹接來,讓爹在省城居住。

我打電話回老家,老家的親戚說,我爹有大半年沒回去了。我說他在縣城打工。第二天親戚回話說,凡是能打工的地方都找遍了,沒有我爹的影子。我問我老家的房子呢?親戚說,你家的房子早賣了,你爹根本沒打算回來住。

我終於忍不住號啕大哭。玉蘭明白後緊緊擁著我。

爹沒有回家,他會去哪裡?還有房子沒有了,他又會住哪裡?

在這個秋色之夜,我決定要找到爹,哪怕他在天涯海角,或者流落街頭。

我找出銀行卡,銀行的工作人員告訴我說,爹匯來的每筆現款都來自我於生活的同一個城市。原來他沒走。我苦難的爹啊,他在這座城市為兒打工。

懊惱、痛苦、悔恨、自卑填滿我胸間,我一聲悲鳴,尤顯無地自容。

我來到省城郊外一處建築工地。此時,高高的腳手架下,正有一幢幢電梯公寓拔地而起。

在建築公司經理指引下,我大步走進砂石場,想盡快尋到自己丟失已久的夢。此時,西邊的一抹夕陽正映照在砂石場忙碌工人的背影上。高樓如血一樣的鮮紅,人像山一般的偉大。我像走進夢幻畫境一般,那畫中便有我親生的爹娘。

揚砂場上,爹沒看見我,他弓腰著背,正一鏟一鏟掀著沙土。背上是被太陽光灼傷的斑斑傷痕和脫落的皮膚,花白頭髮粘滿塵土。

我眼含淚水,一步一步走到爹面前。爹看見我,哆嗦一下,鐵鍬從他手中無力滑落。

他張大嘴問:「孩子,你、你咋來了呢?」

他又說:「你知道,我在哪裡都可以存活,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我。」

……

我沒有說話,心中帶著深深的痛,我彎腰跪在爹面前,懇求爹跟兒回家。

爹一臉驚恐,深怕驚擾了別人,他扶起我說:「幹嘛呢,幹嘛呢?有話好好說。」

爹最終洗了手,穿上泛白的破衣服,他決定跟我們回家。他雙手微顫,我分明看見他眼中有淚水無聲地流出。

玉蘭不知什麼時候也來了,她扶住爹說:「爹,回家吧。」

「回家,回家。」爹嘮嘮叨叨,在我和玉蘭的攙扶下,他終於肯隨我們往回走。

工地上響起一片熱烈掌聲,像是給爹送行。工友們的一片真情,同時讓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

我緊緊扶住爹,眼中不知什麼時候有淚珠滑落。

爹賣房,兒買房,一個感動數億人的故事!

  叔叔、阿姨,我們不希望你們來支教,我們都擔心,這塊貧瘠的土地容納不下你公益的熱心。我們擔心,我們的“無知”傷了你們那顆奉獻的心。真的,叔叔阿姨,我沒有任何的惡意,我們真的不希望你們在來這裡“支教”。   每年,在假期,你們帶著...

我承認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三,一個女人恨之入骨, 男人愛不釋手的小三。那又怎樣? 我沒有要害得你家破人亡的意思, 更沒有要霸佔你丈夫的意思。 我跟他只是在各取所需... 這是一個有規則的遊戲, 雖然它不受法律保護, 但我們會遵守規則! 我從沒要求在我這過夜, 所以請妳不要誤會。   作為妻...

  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演藝生涯順風順水,別人拼命追逐的東西,我手到擒來,順理成章。這些都讓我成了一個張揚的人,無論感情還是性格。   30歲那年,我的心態忽然有了微妙的變化——我不再滿足飛車勁舞的日子,忽然很想有個孩子。   37歲,我生...

1、嘴上抹幾千塊錢的高級口紅 去把臭烘烘的臭豆腐塞進去2、看見電視上有人踩貓掉下幾滴眼淚 吃起野味比誰夾的都快3、一邊痛罵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一邊跟網路上的野哥哥打情罵俏4、看看別的女人高聳的胸部心裡直罵騷狐狸一邊再出門前特意把乳溝擠出來 5、一邊大呼男人有車有房是中國傳統 一邊又說媳婦不孝敬公婆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