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微寒家庭的早晨,母親明麗大喊:「潔美快點,就快搭不上車上學了。」 

樓上傳來咚咚下樓聲,只見潔美匆匆奪門欲出,被明麗及時叫住,將便當慎重的遞到她手上。潔美面無表情甚至有點嫌惡地接過,頭也不回,連句再見也沒就走了。明麗在無奈中,慢慢地闔上了門。

午餐時,在潔美國中的教室內,她打開便當看著菜色;心裡怨懟地想:又是這些,不是蛋加些青菜配一小塊肉,就是蘿蔔豆腐加上魚。潔美不情願地拿著筷子痛苦的吃著。

有時還得用便當蓋將飯盒蓋住,深怕同學看到這些菜色恥笑她。內心的積怨不覺與日俱增。

爸爸智銘帶著疲累的身心下班了,潔美也自學校下課回來;看見爸爸也不正眼瞧,爸爸與她打招呼也不回應。智銘似乎習慣似地不以為意,隱約中又透些無奈及無法解釋的苦。

明麗正在準備晚餐;看著現存的菜,心中打點著明天潔美的便當如何做得豐盛些,晚餐又如何讓三人吃得像樣。

智銘下了班雖然疲累,仍然強打精神,幫著打理家事。

晚上就寢前,智銘嘆了口氣對明麗說:「這麼久了,潔美還是不能接納我,總是不理睬我,不知要怎麼做她才能高興起來,讓一家子和樂的生活在一起。」

明麗安慰道:「真辛苦你了,我想潔美終有一天會了解並感受到我們對她的愛,明早你還得早早出門,睡覺了吧!」

隔日一早,智銘趕著搭早班車到離家頗遠的地方上班,那是一份辛苦而又薪水微薄的工作。明麗準備好的便當就擺在餐桌上。

按往常總是智銘先拿了便當出門,但是這一天潔美學校辦活動,必須提早出門,於是她從桌上拿了一個便當就匆忙走了。

午餐時間,潔美照舊微微掀開便當,打開前就感覺便當比往常重,再看看這便當盒不是她的;打開後更驚得非同小可:飯盒裏除了白飯外,只有一粒梅子及一片黃蘿蔔。

原來這就是爸爸平日的便當。闔上飯盒,潔美大聲地哭了起來,腦海裡畫面一幕幕升起:媽媽帶著她嫁給智銘,繼父對她疼愛有加、視如己出,平常更是噓寒問暖,但潔美總是不假顏色。到後來因為她懷疑爸爸總是神秘、鬼祟的一早提了便當出門,永遠看不到爸爸便當裝的是什麼,心想媽媽一定偏心,將好菜都給爸爸。

儘管她的態度如何惡劣,爸爸總是無止盡地包容,媽媽又將每日家中最好的菜給了她。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潔美心中無比的愧疚,
恨不得馬上奔回家。

那天晚上,智銘依然拖著疲累的身心回家,但心中忐忑不安:潔美拿錯了便當,那樣的菜色一定讓她在學校裏很難堪。潔美可是個自尊心強的女孩啊!

就在智銘懷著擔憂的心入門時,潔美突然由家裡急奔而出,抱住智銘痛哭,並叫了生平的第一聲「爸爸」。

明麗從廚房看到這景象,含著淚走了過來,三人緊抱在一起。

一個女人突然決絕的跟相愛五年的男友分了手,閃電般嫁了他人。她說她要結婚她實在等不起了,而他雖然愛她,卻根本沒有一點這方面的意思。過了幾年,男人也結婚了。那個新娘其實未必比她出色多少,或者這一次他的愛有多麼深,只不過她出現時他剛剛萌生倦意想安定下來。於是,不需要什麼更好的理由了,她來得正是時候,那麼,...

與你的相遇是一次偶然; 與你相識是一種緣分; 與你相交是一種浪漫; 然,與你相隔是一種宿命。 命運讓我們遠隔千山與萬水,於是,與你相離終究成為一種無奈,我始終只能夠站在愛情的左岸,想你!———題記 【一】冷雨綿綿,拉開寒冬的序幕。苦樂酸甜的日子裡,立在不眠的窗前,...

英國有位詩人和他的妻小一塊兒居住在海邊。他的兒子漸漸長大,發現到爸爸有一件事始終令他百思不解。他看到爸爸無論是特別開心 或是 心情特別不好的時候,都會獨自一人到海灘散步,但奇怪的是,他高興的時候會帶著漂亮的貝殼回來,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兩手空空的回來..兒子對此感到好奇。這天,恰巧有位遠方的朋友幫了爸...

蕭芸很喜歡看男生打籃球,只要有人在籃球室打籃球她都會在那看。男生打籃球好帥呀,她特別在意的就是其中的一個男生,說是看籃球,還不如說是看帥哥。他喜歡的那個男生名叫流松,長的幾分帥氣,特別是打籃球的動作特別帥。蕭芸暗戀這個男生,每天都來看他打籃球。而在這支籃球隊裡,有另一個男生每天都在註意著蕭芸,他的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