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使我由正常人一變而為暗啞殘障,其中的人情冷暖,常令我垂淚。坦白地說,我對人性是有些失望的,尤其在工作上受到的排擠和冷漠,使我幾乎已提不起求職的勇氣,但生存的問題,逼得我必須再三地去懷抱希望,再次接受被拒絕的打擊和刺傷。 


輾轉多次之後,我透過社政單位的安排與推薦,進入一新聞傳播機構任職,由於負責靜態資料的管理,不僅非常適合我,且我也勝任,同事對我也非常友善、關懷,使我對人生又充滿了期待和重生勇氣。 


然而發生了一件轟動的新聞事件,同仁們為了搶新聞事件、發布新聞,大夥莫不忙得雞飛狗跳,為了配合新聞,我這資料、檔案的調卷管理霎時變的非常重要,不斷地要推出背景資料以提供新聞後勤支援,由於同仁要求資料支援非常急迫,此於我的暗啞殘障帶來了工作上溝通的障礙和難度,不僅延誤了寶貴的時候,也出了不少的差錯。 


事後,同仁的抱怨,使得單位主管重新檢討我在此工作上的適宜性,因此,有了將我調離現職之意。這其實不僅為了單位,也是為我好。但我實在捨不得離開這個我熱愛的工作,我急急跑去向主管拍胸脯保證,我可以認真學,可以在速度上加強。 

從主管的眼神、表情中,我得悉我是不可能在待再此工作了。 

這對我真是致命的打擊,由於疑心作祟,我發現同仁們不僅不再如以往那般和善,而且常常在我週遭竊竊私語、指指點點。 


以往,同事間有任何活動都會邀我參加,但最近他們每星期一、三、五晚上都辦有活動,地點就是辦公室,卻再也不通知我,我也故意裝作不知道。 


但憋著實在難過,我便趁著一個晚上他們辦活動時,故意裝作東西忘在辦公室前去拿取。 


當我打開大門時,他們都嚇了一大跳,而我更是嚇了一大跳。 

原來他們不是在辦土風舞、橋牌或插花、紙雕等活動,他們請了手語老師在教他們學手語,不僅單位同仁個個到齊,連單位主管也到了。 


他們為了改變與我在工作溝通上的問題,每個人都放棄了下班休閒時間,認真地學手語,來遷就我,配合我的工作,原來為了不把我調走,他們付出許多的心血和包容。 


第一次, 我發現自己的無知,也發現人性的崇高和真情; 

第一次,我流下的不是怨恨、感傷的淚水,而是感謝的淚水。 

(圖片翻攝自youtube) 據稱,一位名叫拉斐爾的巴西男子,和妻子新婚一年時,就生下了可愛的女兒,幾個月後,妻子又懷了第二胎,但卻不幸車禍喪生,一屍二命…拉斐爾傷心欲絕,但又必須為了女兒打起精神來!但對妻子的思念,一直無法消減,他看到網上有一位男子與女兒重拍和妻子的寫真照,於是他也...

(圖來源gaofen) 許多正在懷孕或者準備懷孕的女性都天真的以為“只要熬過了十月懷胎,就又可以想吃什麼吃什麼,想去哪玩就去哪玩了。”她們甚至規劃了若干種產後大解放的放鬆方式,瘋狂吃東西,瘋狂shopping,還要出去旅遊。只有真正生了寶寶的新媽媽,才會知道,之前的這些幻想...

哥哥只是有點輕微的智力障礙,是兩歲時高燒落下的後遺症,但卻不是傻,而且他很善良,因為他的善良,周圍的人都對他很好,但是校長卻不喜歡他,媽媽去學校求了很多次,最終也沒答應收下他,把他一個人留在家裡媽媽又不放心,所以他每天一大早就跟著做菜販子的爸爸媽媽出攤,天黑了才回家。 那天早上是哥哥先聽到了嬰孩的...

    (示意圖與故事內容無關-圖來源baidubaidu.) 只有結過婚的女人才會理解,婆媳關係有多難處,我更慘因為我還有一個蠻不講理的小姑子。我看她上學也白上了,簡直就是無理取鬧,我還不敢說她,只要我有一點不高興,被婆婆看到了,他就會馬上給我臉色看,不是指桑罵槐就是在那裡摔...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