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使我由正常人一變而為暗啞殘障,其中的人情冷暖,常令我垂淚。坦白地說,我對人性是有些失望的,尤其在工作上受到的排擠和冷漠,使我幾乎已提不起求職的勇氣,但生存的問題,逼得我必須再三地去懷抱希望,再次接受被拒絕的打擊和刺傷。 


輾轉多次之後,我透過社政單位的安排與推薦,進入一新聞傳播機構任職,由於負責靜態資料的管理,不僅非常適合我,且我也勝任,同事對我也非常友善、關懷,使我對人生又充滿了期待和重生勇氣。 


然而發生了一件轟動的新聞事件,同仁們為了搶新聞事件、發布新聞,大夥莫不忙得雞飛狗跳,為了配合新聞,我這資料、檔案的調卷管理霎時變的非常重要,不斷地要推出背景資料以提供新聞後勤支援,由於同仁要求資料支援非常急迫,此於我的暗啞殘障帶來了工作上溝通的障礙和難度,不僅延誤了寶貴的時候,也出了不少的差錯。 


事後,同仁的抱怨,使得單位主管重新檢討我在此工作上的適宜性,因此,有了將我調離現職之意。這其實不僅為了單位,也是為我好。但我實在捨不得離開這個我熱愛的工作,我急急跑去向主管拍胸脯保證,我可以認真學,可以在速度上加強。 

從主管的眼神、表情中,我得悉我是不可能在待再此工作了。 

這對我真是致命的打擊,由於疑心作祟,我發現同仁們不僅不再如以往那般和善,而且常常在我週遭竊竊私語、指指點點。 


以往,同事間有任何活動都會邀我參加,但最近他們每星期一、三、五晚上都辦有活動,地點就是辦公室,卻再也不通知我,我也故意裝作不知道。 


但憋著實在難過,我便趁著一個晚上他們辦活動時,故意裝作東西忘在辦公室前去拿取。 


當我打開大門時,他們都嚇了一大跳,而我更是嚇了一大跳。 

原來他們不是在辦土風舞、橋牌或插花、紙雕等活動,他們請了手語老師在教他們學手語,不僅單位同仁個個到齊,連單位主管也到了。 


他們為了改變與我在工作溝通上的問題,每個人都放棄了下班休閒時間,認真地學手語,來遷就我,配合我的工作,原來為了不把我調走,他們付出許多的心血和包容。 


第一次, 我發現自己的無知,也發現人性的崇高和真情; 

第一次,我流下的不是怨恨、感傷的淚水,而是感謝的淚水。 

一個人的漠然加上另一個人的苦衷,一個人的忠誠加上另一個人的欺騙,一個人的付出加上另一個人的掠奪,一個人的篤信加上另一個人的敷衍。愛情是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可是,一加一卻不等於二,就像你加上我,也並不等於我們。這種叫做愛的情啊...如果你忘了甦醒,那我寧願先閉上雙眼。 ...

許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變模糊,曾經那麼堅信的,那麼執著的,一直相信著的,其實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突然發現自己很傻,傻的不行。我笑了,笑的眼淚都掉了。笑我們這麼傻,我們總在重複著一些傷害,沒有一個可以躲藏不被痛找到。卻還一直傻傻的期待,到失望,再期待,再失望。 ...

孤單是手機裡的電話號碼越來越多,每天接的電話越來越多,每天發的短信越來越多。可是當你突然看到一片曾經在夢裡反復出現的葵花花田,你興奮地拍照,大聲地吶喊,可是過後卻不知道要把拍好的照片傳給手機裡的誰,那一瞬間你突然明白,一路走到現在,一沒有人站在你身邊,陪你看風景。 ...

一句的對不起已換不回所犯過的錯誤,再怎麽的苦苦央求也挽救不了所犯的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勸天下有情人,凡事做每樣事情,先想好你是否做得對,不會傷害到別人,不然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