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時候覺得一生都太過漫長,長到等待沒了歸期,空留此恨綿綿。從遇見你的那刻起,我就注定要嘗盡愛恨別離,附上我所有的苦與痛,思念的苦,顛覆了我半生流離,愛恨不能的痛,傾盡我滿眼相思淚,直到胭脂散盡,梨花帶雨,惟有滿紙愁腸對月吟,一片痴心向誰訴?

愛你,是我今生最美麗的錯誤。這樣刻骨銘心的愛,是我承受不起的悲傷,這樣千迴百轉的思念,是我一生難以割捨的眷戀。雪小禪說:“如果你想一個人,請努力地想,想到心疼,想到不能動彈,想到眼淚出來,那麼,他一定會來——如果你真的用了足夠的力氣去想”。於是我在每一個日日夜夜任思念一寸一寸撕扯我的心,任眼淚一點一點浸滿我的眼,終於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淚,道不出一句言語,他始終未曾出現,我知道他不會來了,原來這無數個日與夜的纏綿,只是一個人的戰爭。真正的疼,是屬於自己的,是寂寞無聲時忽然想起他的一切。

所有的愛情中,焚心最苦,因為由表及里,傷到了骨頭,傷到了筋,等到心焚了,才是死了,一切結束,或完美或殘缺。原來我只是水月鏡花一場夢,自己演給自己看。你終是我一生無法觸及的溫柔,我卻貪戀痴迷,因為純粹,所以完美,因為美,所以罪。因為愛,我成了自己的罪人,由身到心再也找不到自己。等到繁華都散盡,我只能拖著殘缺疲憊的身體,去尋找那顆已經丟了的心,一個人的流浪,不知何年何月是何方,也許這就是我的宿命。

前世我為佛前一朵蓮,只因茫茫人海中的驚鴻一瞥,自此難忘你容顏。我在佛前虔誠祈求五百年,求佛讓我們再相遇,於是就在那一世,我是桃花一片,五百年的風雨過後依舊開的鮮豔,你不來,我不敢凋謝。一年復一年,花開花又落,惟獨不見葬花人。心碎了,我哭了,一季桃花雨在世人驚羨的目光裡一夜間枯萎,那落了一地的,是我凋零的心……


  一個女人的幸福感往往與安全感是聯系在一起的。所以,一個男人,如果你能讓對方有安全感,那么你的感情就成功了大半。很多時候男人們都沒有搞懂一件事情,女人要的就是安全感,所以她才肯跟著你,為你洗衣做飯,一輩子守在你身邊不離不棄。但是,安全感畢竟太虛無飄淼,可能不少男人又會郁悶—...

               我一直很奇怪為什麼世界上還有B罩的以下胸罩存在!,難道真的有人會買嗎!還不如買點海棉一類的墊墊,穿個c罩,也不至於那麼丟人啊!這天,我陪女友去內衣店打算給她買胸罩,她一下就選中了一條優雅高貴...

                   我在美國生了兩個孩子,生育前后都有培訓班,家庭醫生每次洗腦讓我受益匪淺,我的兩個寶寶在嬰兒時期乖巧得好像家里沒有小嬰兒,我甚至疑心她們會不會哭?如今外婆常拿這句傻...

結了婚以後男人總會說,我媽養大我不容易,要對我媽好點,又有多少男人會對媽說,媽,我老婆離開父母一個人來到我家不容易,你要好好的對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