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終於搬進了新居,所以送走了最後一批前來祝賀的朋友後,我與妻子便重重地躺在沙發上,眼望著天花板出神,遙想今後的日子,自有一番甜蜜湧上心頭。忽然,門鈴響了。這麼晚了還有客人?

忙起身開門,門外站著兩位不認識的儒雅的中年男女,看上去是一對夫妻。

在疑惑中,那男子介紹他們是一樓的住戶,姓李,特地上來向我們賀喬遷之喜,原來是鄰居啊!趕緊往屋裡讓。

李先生連忙搖手:「不麻煩了,不麻煩了,還有一件事情要請你們幫忙。」

我說:「千萬別客氣,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效勞?」

李先生道:「以後出入關防盜門的時候,能不能輕點,我老父親心臟不太好,受不了重響。」

說完,靜靜地看著我們,眼裡流露出一股濃濃的歉意。

我沉吟了片刻:「當然沒問題,只是怕有時候急了便會顧不上,既然你父親受不了驚嚇,為什麼還要住在一樓?」

李太太解釋:「其實我們也不喜歡住一樓,既潮濕又髒,但是老爺子腿腳不方便,而且,心臟病人還要有適度的活動。」

聽完後,我心裡頓時一陣感動,便答應以後盡量小心,兩口子千恩萬謝,弄得我們挺不好意思的。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發現我們這一棟與別的棟的確不太一樣,大伙兒開關鐵防盜門時,都是輕手輕腳的,絕沒有其他單位時不時「光鐺」一聲巨響,一問,果然都是受李先生所托。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一年過去了,那天晚上,李先生夫妻又按響了我們家的門鈴,一見到我們,二話沒說,先給我與妻子深深地鞠了個躬,半晌,頭也沒抬起來。

我急忙扶起詢問,李先生眼睛紅腫,原來昨天晚上,李老爺子在醫院病故了。

前些時候,他對兒子交代過:「非常感謝大家這些年對自己的照顧,麻煩各位了,要兒子見到年紀大的鄰居,要下一跪,年紀輕的,要鞠一躬,以表示自己對大家的感激。」

送走了李先生夫妻,只覺得有股熱流直沖淚管,我發自內心地感慨:「輕點關門只是舉手之勞,居然換來了別人如此大的感激,真是想不到,也擔不起啊!」

生活就是這樣,當你在為別人行善時,也在為自己儲蓄幸福!

他家貧窮,大學是靠自己打零工和賣血的錢念完的。她富有,是城市姑娘。父母是高幹,家裡有保姆。第一次去鄉下時,她認不清麥苗和韭菜。他和她初次相見是在場上。她突然來例假,染紅了白裙子,卻渾然不覺,還在和同學有說有笑。他看見後臉紅了,脫下自己的上衣讓她圍在腰間。那一刻,是她一輩子也難忘的。之後是纏纏綿綿的...

普通朋友:半夜會找妳打BBS聊天到很晚。男朋友:半夜看妳還在BBS上會趕你下線(當然妳可以柪個幾分鐘)。---------------------------------------------普通朋友:他會找你出去玩,叫妳放棄報告或翹課。男朋友:他會催妳快寫作業,或者想要跟你討論功課。------...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這是個特困家庭。兒子剛上小學時,父親去世了。娘兒倆相互攙扶著,用一堆黃土輕輕送走了父親。母親沒改嫁,含辛茹苦地拉扯著兒子。那時村里沒通電,兒子每晚在油燈下書聲朗朗、寫寫畫畫,母親拿著針線,輕輕、細細地將母愛密密縫進兒子的衣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當一張張獎狀覆蓋了兩面斑駁陸離的土...

這件事情是發生在普吉島的ClubMed渡假村, 那時我在那裡擔任中英文的翻譯公關。 有一天,我在大廳裡, 突然看見一位滿臉歉意的日本女工作人員, 安慰著一位大約四歲的西方小孩, 飽受驚嚇的小孩已經哭得精疲力盡了。 問明原因之後,我才知道,&...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