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爺爺來看我時總會帶來禮物,他的禮物永遠與眾不同,不是洋娃娃,不是書也不是毛絨動物。我的洋娃娃和毛絨動物半個多世紀前就不知去向了,但是爺爺給我的許多禮物仍伴隨著我。
  
有一次他帶來一個小小的紙杯,我急不可待地往杯裡看,以為裡面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唉,除了泥土以外什麼都沒有。我失望地告訴爺爺,媽媽不准我玩土。他慈祥地笑著,從我的玩具茶具中拿出個小茶壺,牽著我走進廚房,盛了滿滿一壺水。回到我房間,他把紙杯放在窗台上,又把茶壺遞給我,“如果你保證每天往杯裡倒一點水,就會有特別的事情發生。”他告訴我。
  
當時我只有4歲,我的房間位於紐約曼哈頓一座高層公寓的6樓,爺爺的舉動在我看來似乎毫無意義。我懷疑地看著他,他鼓勵地點點頭說:“記住每天澆水,孩子。”於是我答應了。
  
起初我充滿好奇,急於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所以澆水並不算什麼負擔。但是時間一天天過去,什麼都沒有改變,我慢慢懈怠起來,越來越難以記起倒水這回事。一星期後,我問爺爺是不是可以停止了,他搖搖頭說:“一天都不能停,孩子。”第二個星期變得更困難了,我開始後悔答應爺爺往杯子裡倒水。他下次來的時候,我想把杯子還給他,但他不肯拿,只是重複道:“一天都不能停,孩子。”第三個星期,我開始忘記澆水,經常是上床後才記起來,只得爬下床在黑暗中澆水。但是我信守了諾言,一天都沒有落下。一天早晨,原本只有泥土的杯子裡,出現了兩片小小的綠葉。
  
我吃驚極了。葉子一天天變大。我迫不及待地告訴爺爺,相信他會和我一樣驚奇。當然他一點沒有吃驚。他仔細地向我解釋生命無所不在,甚至藏身於最平凡最不可能的角落。我非常高興:“爺爺,它需要的只是水,對嗎?”他輕輕拍著我的頭頂,“不,孩子”,他說,“它需要的只是你的信念。”
  
這是我第一次懂得奉獻的力量。爺爺告訴我,要為我們周圍的生命祝福,更要為我們內心的生命祝福。當我們記住祝福生命,我們就能夠修復這個世界。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經常在一些飯局或公共場合看到一些人接到家人的電話,口氣非常不耐煩:“不正忙著嘛,吃完就回。”未說兩句,就匆匆掛掉。忙什麼呢?忙著喝酒,說些無關緊要的話,卻沒有耐心聽家人多說兩句。   有一位男士,大概是接到孩子的電話,本來有些嚴肅的表情頓時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嘴角...

分手見人品。   同樣是民國女子,對於分手的處理方式大為不同。   最重情重義的莫過於張愛玲,決定和胡蘭成分手時,她給他寫了一封訣別信:「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是早已經不喜歡我的了。這次的決心,是我經過一年半的長時間考慮的。彼惟時以小吉故(小劫,劫難之隱語),不願增加你的困難。你...

首先,定義一下什麽是“剩女”?我從來不認為結婚是每個人必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人是不需要也不適合結婚的,但是我很肯定的認為每個人此生都需要戀愛,都需要學會愛和被愛。跟媒體上鼓吹的“剩女”定義不同,我指的剩女是——有愛的意願,可是因...

她30歲,人俏,白白的皮膚,細細的腰。不過,她命不好,先是生下傻閨女,再就是,29歲那年,丈夫死了。 後來,她選擇再嫁,嫁給了比她大15歲的男人。 她吃不了苦,何況還有傻閨女。重要的是,他是礦工,收入高低不說,如果出了事故,一般礦主會賠三四十萬元。 她窮怕了,不然,為什麼這麼水靈會嫁給腿腳有點毛病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