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和她,不過是小城裡兩個平凡的上班族,共同經營著一份平常的感情。他已經忘了最初是怎麼相識的,也忘了最初是怎麼走到一起並相愛的。

說到“相愛”,他覺得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不太妥當,至少有些奢侈的味道———“相愛”應該是指“相互愛戀”吧?

當然,他感覺得到她是愛他的———從她每次悄悄凝視他,直到不自覺傻笑的臉上。

可是,他對自己的感情沒有把握。用她的話形容,就是感情沒到位。

其實也不是不喜歡她,他還是有些喜歡她的,要不他每天也就不會一想到什麼或碰到什麼,就打電話向她傾訴———但也就僅限於此。

感覺上,他對她的感情,比喜歡多一點點,離愛,還少一點點。

他知道,憑她的聰慧敏感,也能感覺得出來。只是,她心裡認定:事情可能會有轉機,所以,她一直努力著。

他也心照不宣地配合著她的努力。

可是,這種事,總是不能勉強的,他們的努力,對他那種狀態毫無幫助。

最後,夏日將盡的時候,她顯得十分疲憊,終於輕輕地說:“不如分開一陣子吧!”

他不做聲,默認了這種提議。

雖然她極力控制住感情,想不失態、平靜地從他身邊離開,他還是看見她眼睛裡的淚水慢慢地湧上來。他心裡掠過一絲難過。

就這麼分開了。最初,他不太習慣,像只無頭蒼蠅似的亂躥。過了一段時間,才平靜了心情整理好情感。某天,他突然想起:交往那麼久,他從來沒去接過她。無意識地,他便踱到她辦公樓的對面等待 ———其實也不知道等什麼,他只想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去看看她。可惜,他並不知道她在哪間辦公室上班,所以仍見不著她。於是,他又不自覺地call了她。

一切就像個奇蹟,他看見對面的三樓上跑下一個身影。那個身影跑下三樓,穿過一條街,沿著一條50米岔道,直跑到另一條主街———那兒有一個公用電話亭。

他突然明白,為什麼以前她每次回他電話,呼吸都那麼急促。

她說過辦公室裡有電話,但那是公共財產。況且,一貫冷靜理智的她,怎麼能當著全辦公室人的面,低著頭、紅著臉說“我想你”之類的話?所以每一次回他的電話,她都要從辦公室三樓跑下,穿過一條街,沿著一條50米岔道,直跑到另一條主街———用那兒的公用電話亭的電話。

每天,他call一次,她跑一次;他call兩次、三次、多次,她跑兩次、三次、多次……

陽光灼灼的夏日,一個微微有些胖的女子,在塵埃飛揚的街頭氣喘吁籲地奔跑———僅為回他一個電話。

他的心一動,就溫柔地痛起來。

他忙大步流星朝那個為愛奔跑的女子走過去,他要告訴她:他現在是多麼愛她!

「我原本想找個富二代,是覺得如果能夠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就會很快樂。但現在我才發現根本不是這樣,我的擔心和憂慮甚至比和男友在一起的時候更多了。」 雖然你的物質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可這遠遠超過了你原本的心理預期,你的內心沒有做好改變成這樣一種生活狀態的準備,所以就會患得患失。要想在心理和精神上找回自...

忘了在哪本書看過,但內容印象深刻。筆者是一位女性,她的父親曾教她如何當一個女人。她被父親帶到高級俱樂部,去看那些女人如何和她的父親相處。後來,她結婚了,他的另一半沒有情婦,只有她一個女人。她學了什麼?她學會了如何打高爾夫,如何評鑑美酒;她會了溫柔聆聽;她學會了表達自己的意見;她學會了攝影;她學會了...

男人不像女人,不怎麼愛表露心聲,他們更喜歡把心事放在心裡,但這並不代表男人就沒有自己的想法,他們也有討厭的事情和討厭聽到的話,下面就讓默默來告訴男人最怕聽到哪些話吧! 1、「我懷孕了」 女友跟你這麼說,也許你會開心;但是如果一夜情對象或者在外面偷吃的妹子這麼說呢?我可幫不了你…&hel...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