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和她,不過是小城裡兩個平凡的上班族,共同經營著一份平常的感情。他已經忘了最初是怎麼相識的,也忘了最初是怎麼走到一起並相愛的。

說到“相愛”,他覺得用這兩個字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不太妥當,至少有些奢侈的味道———“相愛”應該是指“相互愛戀”吧?

當然,他感覺得到她是愛他的———從她每次悄悄凝視他,直到不自覺傻笑的臉上。

可是,他對自己的感情沒有把握。用她的話形容,就是感情沒到位。

其實也不是不喜歡她,他還是有些喜歡她的,要不他每天也就不會一想到什麼或碰到什麼,就打電話向她傾訴———但也就僅限於此。

感覺上,他對她的感情,比喜歡多一點點,離愛,還少一點點。

他知道,憑她的聰慧敏感,也能感覺得出來。只是,她心裡認定:事情可能會有轉機,所以,她一直努力著。

他也心照不宣地配合著她的努力。

可是,這種事,總是不能勉強的,他們的努力,對他那種狀態毫無幫助。

最後,夏日將盡的時候,她顯得十分疲憊,終於輕輕地說:“不如分開一陣子吧!”

他不做聲,默認了這種提議。

雖然她極力控制住感情,想不失態、平靜地從他身邊離開,他還是看見她眼睛裡的淚水慢慢地湧上來。他心裡掠過一絲難過。

就這麼分開了。最初,他不太習慣,像只無頭蒼蠅似的亂躥。過了一段時間,才平靜了心情整理好情感。某天,他突然想起:交往那麼久,他從來沒去接過她。無意識地,他便踱到她辦公樓的對面等待 ———其實也不知道等什麼,他只想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去看看她。可惜,他並不知道她在哪間辦公室上班,所以仍見不著她。於是,他又不自覺地call了她。

一切就像個奇蹟,他看見對面的三樓上跑下一個身影。那個身影跑下三樓,穿過一條街,沿著一條50米岔道,直跑到另一條主街———那兒有一個公用電話亭。

他突然明白,為什麼以前她每次回他電話,呼吸都那麼急促。

她說過辦公室裡有電話,但那是公共財產。況且,一貫冷靜理智的她,怎麼能當著全辦公室人的面,低著頭、紅著臉說“我想你”之類的話?所以每一次回他的電話,她都要從辦公室三樓跑下,穿過一條街,沿著一條50米岔道,直跑到另一條主街———用那兒的公用電話亭的電話。

每天,他call一次,她跑一次;他call兩次、三次、多次,她跑兩次、三次、多次……

陽光灼灼的夏日,一個微微有些胖的女子,在塵埃飛揚的街頭氣喘吁籲地奔跑———僅為回他一個電話。

他的心一動,就溫柔地痛起來。

他忙大步流星朝那個為愛奔跑的女子走過去,他要告訴她:他現在是多麼愛她!

如果,可以在人生中的某個轉折點上再次擁有選擇權,你,會不會做出不一樣的決定? 驅車前往阿姆斯特丹的公路上,我們聊到了生命中有沒有什麼令人後悔的事;如果重新回到了舊時光,會不會做出不一樣的決定?另一半笑了笑說:「如果有,也來不及了;好像從來沒有想過這回事哪。那你呢?」我光顧著問,自己也沒想過;歪了頭,...

過年要跟著老公到婆家團圓,若是老公沒有將老婆照顧好,讓他自己一個人就像一個外來的人,真的會很辛酸阿!一位女網友上靠北婆家靠北自己去年到夫家過年的情境,讓他想起來心情還是很酸,先是坐下來時少了他一張椅子、一雙碗筷,那位豬隊友老公也自己吃自己的,完全未照料到他的心情,再想想自己老爸一個人吃團圓飯心裡就好...

家庭與事業之間如何平衡,對結婚的女人總是一道考驗,尤其婚後有了Baby,重心放在小孩身上的比例甚至多過愛自己,當平衡被破壞時,回過神來讓不少女人覺得「人生毀了」。每到夜深人靜,思考自己人生意義時,或許可以參考侯佩岑、徐若瑄、隋棠、Melody的智慧,用另一種態度面對重新找回自己心中的平衡點。 徐若瑄...

「女神」徐若瑄和她姊夫--攝影大師蘇益良,連袂到《TVBS看板人物》接受方念華的訪問,徐若瑄自剖一路「倒著走來」的人生。方念華問起徐若瑄,當初另一半如何觸動她,讓她點頭下嫁?徐若瑄憶及兩人認識的第一年,某次一堆朋友在幫她先生李雲峰慶生,突然接到他女兒發燒的電話,他立刻拋下朋友回去看女兒。這讓小時沒有...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