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為何中國父母使孩子痛苦?看完這篇勝讀十年書!!

這個世界只有三件事,自己的事、別人的事和老天的事。這三件事已經清晰劃分了我們自己的界限。自己的事,只能自己做,不要依附他人;別人的事,只可以尊重和接受,不要強加干涉,也不應該干涉;老天的事,好好配合,天下雨就要打傘出去,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就得學會簡樸生活。

 

當一個人缺乏界限感時,常常把自己的事托附他人,邀請他人跨入自己的界限,也常常把自己的意願強加於人,強行跨入他人的界限。

 

在這個個性彰顯的時代,竟然還有如此多的父母越殂代庖,左右兒女的戀愛和婚姻,令到兒女或選擇孝道,卻獨自品嚐痛苦和遺憾,或堅守愛情,卻在愧疚中掙扎,或左右為難,仍在十字路口痛苦徘徊。

 

這些都是誰惹的禍?這是中國人模糊的界限感惹的禍,就如心理沒有斷奶的孩子,既有獨立的願望,又有著與母親分離的深深的恐懼,同時很難形成對事物的判別,常處於兩難狀態。

 

中國是一個重親情和聯結,但缺乏界限感的社會。記得小時候,從城市返回農村的父母因習慣於關著院門,而遭到鄰里非議,因為,面對關著的院門,他們不能象走進自家院門一樣心無界蒂,院門這個界限令他們很不舒服。

 

 

如果界限感僅限於物理上的個人空間或家庭空間的話,隨著中國的城市化和對個人隱私的日益尊重,中國人的界限感已經大大增強。但是對於心理層面上的個人空間和家庭空間,中國人的界限感依然是非常模糊的,而正是這種模糊的界限感引發了人際關係中的太多的痛苦和無奈。

 

同時,當一個人缺乏界限感,很難感覺到自己和他人的不同,然而,猶如這個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基因不同,早期教育不同,童年經歷不同,讀得書接觸的人不同,自然,信念系統就會不同,看待問題的角度、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會有千差萬別。

 

如果一個人有清晰的界限感,他會意識到這種不同,並尊重這種不同。但如果一個人界限感模糊,面對這種差異,會非常痛苦,於是開始抱怨和不解:「你怎麼這麼辦事?」「你憑什麼這樣對我?」「你怎麼竟有這種想法?」「你的想法好奇怪!」

 

 

中國人的早期教育常常是界限模糊的。當一個孩子自己跌倒,本應該自己爬起來,那是他自己的事,父母卻看著心痛,立刻過去扶起,其實,善良的中國父母已經侵入了孩子的界限,孩子的界限感在父母的疼愛中開始一步步缺失

 

孩子慢慢長大,有能力獨自上學,但因為界限模糊,他或她仍然認為那是父母的事,於是父母背著孩子的書包,早送晚接,風塵僕僕。

 

孩子慢慢成年了,獨立意識開始強化,孩子覺得上什麼學校是自己的事,和誰談戀愛是自己的事,嫁給誰,娶誰是自己的事,但很遺憾,和父母的界限早已被打破,而且被打破已有很多年,而且可笑的是,孩子一邊大聲宣告「戀愛婚姻是我的事」,一邊把找自己做的工作、買自己住的房子看成是父母的事,於是父母在這種模糊的界限中,仍然覺得「你的高考志願是我的事,你的戀愛婚姻是我的事」,於是開始衝突,於是開始痛苦。

 

在中國,關乎高考志願、戀愛婚姻這樣的大事,也不僅僅是父母的事,還是七姑八姨的事,那份關切似乎全是他們自己的事,看似是一份幫助,一份關心,但卻是害了孩子,因為很少有人是以孩子的角度去做考量的,而是把自己當成了那個要娶要嫁的人,把孩子的戀人當成了自己要嫁要娶的人,然後把自己的意願拿出來,努力的充滿熱情的苦口婆心的令其意見最終得以實施。

 

不僅如此,孩子帶著模糊的界限感開始與戀人互動。每天計較著我愛你多些,還是你愛我多些。

 

不僅如此,孩子帶著模糊的界限感開始與同事互動。本不應該自己承擔的,卻不會說「不」,本應該自己承擔的,卻又常常把責任推給他人。

 

不僅如此,有一天,孩子也有了孩子,於是他或她帶著模糊的界限感開始與自己的孩子互動。

 

如此繼續,會造成很多代際傳承模式,造成家庭悲劇的輪迴,關係成為一種痛苦的糾纏。

 

所以,明確哪些事是自己的事,哪些事是別人的事,守住自己的界限,也不要侵犯他人的界限,讓界限感清晰起來,就讓我們從現在開始吧。

 

這篇文章非常感人,12歲養家的女孩

太偉大了…▼

為何中國父母使孩子痛苦?看完這篇勝讀十年書!!

她12歲,供四個哥上大學,車禍走了…哥哥們為她穿孝衣! 

via-http://www.85nian.net/xinling/14767.html

 

結婚多年她才發現,當初的山盟海誓已經被冗長的婚姻折磨殆盡。 最近,他更是讓她難以忍受,辭職之後開了一家五金店,本來想著做點小買賣不需要過多繁瑣,卻不料,錢沒賺著多少,他的應酬卻與日俱增,連續三五天不回家吃飯倒成了家常飯。別說孩子,就連老人生病都是她一個人在醫院照顧,本來也是有工作的,卻因為照料家裡...

傍晚,我坐在車裡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立交橋下面一個急匆匆行走的身影讓我心中一動。他很像我失去聯繫很久的一個朋友,於是我花了幾分鐘時間回想了與那個朋友有關的一些事。很奇怪,我看到的全是自己,我看到我自己十八歲的樣子:永遠背著雙肩背包,低著頭快步行走,永遠不肯穿面料柔軟、色彩鮮豔的衣裳,不愛笑,也不喜歡...

一個少年怕獨自走夜路,父親問他:你怕什麼?少年回答:怕黑。父親問:黑為什麼可怕?少年答:像有鬼似的。父親問:你見過鬼?少年笑了:沒有。父親問:那麼,現在你敢獨自走夜路了嗎?少年低頭:不敢。父親問:還怕什麼?少年答:路邊有一片墳地。父親問:墳地裡有什麼聲音或鬼火之類的嗎?少年答:有蟲叫,沒鬼火。父親問...

當羅娜又一次搶走我的客戶時,本小姐體內的火氣終於爆發了,於大庭廣眾之下痛斥她“妖精”。若非同事攔著,事情可能會演變得更加惡劣,那樣,我在公司肯定也無法生存。 幸好我及時聽勸,收斂住小性子才未造成其他麻煩。 但依舊心存不甘:這該死的女人,怎麼總喜歡跟我作對? 3年前,誰都以為羅...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