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嘴巴是別人的,人生是自己的
快樂,是純粹自然的產物,
是自己百分百支持自己、肯定自己的禮物
沒有了自我,一切的快樂都是虛偽的假象。
即是人家批評你、否定你、攻擊妳,
也不代表你的自我受到否定,
唯一能否定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因此,那些經不起人家批評,
人家說一句,就要難過三十天,
人家說兩句就要打人翻臉的人,
事實上是對自己極端沒信心的表現。
當然了!
這種容易跟人家「批評」起舞的人,
注定要跟快樂說拜拜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只要人家有嘴巴,就會有意見和批評
想快樂的人,就不要太理別人的批評。
再者,太在意別人想法的人,不僅不能快樂,
也容易失去自己的特色和個性,
更沒辦法發揮自己的潛能

總之,嘴巴是別人的,人生是自己的,
有習慣性被人家嘴巴「虐待」的人,
請用左腦右腦想一想:

『為什麼我要當人家嘴巴的奴隸?
為什麼要這麼鳥別人的想法呢?』 




人不是魚,怎會了解魚的憂愁。
魚不是鳥,怎會了解鳥的快樂。
鳥不是人,怎會了解人的荒唐。
人不是鳥,怎會了解鳥的自由。
鳥不是魚,怎會了解魚的深沉。
魚不是人,怎會了解人的幼稚。

畢業那年,她到外貿公司應聘。接待她的是兩個年輕的男子。一個偏分頭,一個短平頭。一樣的年輕,一樣的英俊。面試的內容很簡單。簡短地問了幾個問題之後,兩名主持者就開始扯到了別的事情上。短平頭很能說,不管她願不願意,天南地北地胡侃一通。言辭之間,錯漏頻出。她是個認真的人,容不得半點錯誤。於是坐在他們對面一個...

在我避開正組長的耳目,鬼鬼祟祟地叫過副組長華梓請求再背一遍《誠實的孩子》來代替別的課文時,我絕沒想到,我和華梓會在十餘年後重演這段歷史。與十餘年前不同的是,那次是背課文,而這次是有關愛情的承諾。那時我們上二年級。我7歲,華梓8歲。準確一點說,是14年後,當我聽說華梓毅然辭去在青島的工作而開始單乾時,...

他和她邂逅在火車上,他坐在她對面,他是個畫家。他一直在畫她,當他把畫稿送給她時,他們才知道彼此住在一個城市。兩週後,她便認定了他是她一生所愛。那年,她做了新娘,就像實現了一個夢想,感覺真好。但是,婚後的生活就像劃過的火柴,擦亮之後就再沒了光亮。 他不拘小節、不愛乾淨、不擅交往,他崇尚自由,喜歡無拘無...

陽光再次灑下它的愛的時候,我在陽光下想你。安靜的夏天,沉悶,躁熱,還有我對你的思念。我用手遮住濃重的陽光,讓眼睛稍微瞇起,彷彿看到你的樣子。我告訴你說,每到夏天,我就會想到你。我說寂寞的時候,請伸出你的手,我在這裡,會感受到,溫暖的手,和你寂寞的心靈。我會千里迢迢趕來,來走在你的後面,告訴你,我愛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