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位澳大利亞婦女不顧醫生要求她停止妊娠的要求,奇蹟般地生下了共用一個身子而有兩個大腦的連體雙胞胎姐妹。

週四,悉尼西部Tregear的蕾妮‧楊(Renee Young)和西蒙‧豪依(Simon Howie)比預期早6周迎來了他們的女兒。

夫婦倆之前通過超聲波檢測發現他們期待的實際上是個有著兩張對稱的臉、由同一個腦幹連接的兩個大腦的孩子,當時醫生們也被這對雙胞胎姐妹異常狀態驚到了。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父親豪依告訴Woman's Day:「她們能完全靠自己呼吸、進食。」

上週四楊在Blacktown醫院通過剖腹產生下了這兩個孩子,取名叫菲絲和荷譜。

她們患了一種叫做雙面畸胎的罕見病症,意味著她們分享同一個身體和器官,但有自己的臉並有同一個腦幹連接的獨立大腦。

豪依說:「即使只有一個身體,我們還是稱她們為雙胞胎。對我們來說,她們是我們的心肝寶貝。」

她們出生後不久被轉到威斯密兒童醫院。

豪依說:「我們還不知道她們還得在醫院住多久。我們很想早點把她們接回家,讓我們的家庭變得更大更熱鬧。」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作為另外7個孩子的父母蕾妮‧楊和西蒙‧豪依從沒考慮過終止妊娠。這種情況非常罕見,以致於只有35個記錄病例,但目前沒一例存活。

由於她們情況的性質非常複雜,醫生們不敢對這對雙胞胎抱有預期。

豪依確認說,專家們被召集過來破解這一系列問題,對女孩們的情況進行深入評估,從肺和血管的功能到如何最好地喂食進行決策。

但除了所有將面臨的預警醫療問題外,夫婦倆很開心他們的孩子健康地活著。

楊女士告訴A Current Affair:「我們覺得她們很漂亮,西蒙覺得有這些就夠了。」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早在楊女士懷孕28周的時候,專家們就很擔心這些嚴重的生長問題。

醫生格雷格‧凱斯賓(Greg Kesby)提出的一個最大的預見生存風險是新生兒可能不能自主呼吸。

夫婦倆在初期被告知最好終止妊娠「因為孩子將被公眾認為是怪胎」。

夫婦倆沒有採取醫生的建議因為他們擁有一個「全力支持他們」的家庭。

上週四懷孕32周的時候楊女士的情況急轉直下,不得不接受了剖腹產手術。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除了新生兒剛出生時出現的呼吸問題外,她們單一的心跳聲還是非常清晰的,雙胞胎目前已經克服了所有的困難處於平穩狀態,可以自主呼吸。

豪依說:「懷孕時,我們考慮過這個問題,可能孩子會有孤獨症或唐氏綜合症。我們沒考慮過打掉孩子。」

小小倖存者自豪的父母們帶領著她們勇敢地面對前路的困難,他們拒絕過早地跟她們告別。

媽媽說:「假如我只有兩天時間可以跟孩子們相處,那就讓我跟她們好好相處——至少我們曾經在一起過。」

澳大利亞婦女產下雙面一頭連體嬰

傻孩子,到現在還放不下對方嗎,, 傻孩子,到現在還想著對方的一點一滴嗎,,, 傻孩子,有些人、有些事、我們可能偏偏放不下,,, 傻孩子,我來給你做個試驗: 你拿著一個茶杯,然後就往裏面倒熱水,一直倒到水溢出來。   你燙到手的時候是馬上松手了嗎? 知道我想說什麽了嗎? 這個世界上...

你從不曾問我的名字,也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只會在最忘情的時候,喊一聲寶貝,是怕叫錯吧。每次見到你,我都瞪大了眼睛,一遍遍地看你,你的臉龐,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還有鼻翼上那顆小小的黑痣。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然而,每次想你,記憶裏的笑容都是模糊的。 你問我為什麽每次...

認識你之前,我依然喜歡笑,只是我已經忘了我自己。我對什麽都不期待,對什麽都不相信。我假裝自己開心,什麽都裝作沒關系。對任何事都絕口不提,對任何事都保持著極高免疫力。 我努力讓自己變得寬容。我每天看別人戀愛,看兩個人幸福。是的,寬容讓我允許別人比我幸福。我鄙視沒有愛情的人,當然這裏包括我。 我把自己...

1.人最軟弱的地方,是舍不得。—— 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感情,舍不得一份虛榮,舍不得掌聲。—— 我們永遠以為最好的日子是會很長很長的,不必那麽快離開。—— 就在我們心軟和缺乏勇氣的時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