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滿滿的,全是愛啊…知道結局的我眼淚掉下來,只怪我太單純了..猜中了開頭猜不透結局

有一天在一食堂,我正排隊打飯,有人拍我肩膀:“同學,又遇到你,還好,借你飯卡用一下嘛,我飯卡沒錢了,排隊充錢的人太多了。。。”然後我就把飯卡借他了,然後他就很自覺的和我一起吃飯了。第一次一起吃飯,當然,還有我的室友。
他當時說下次請我吃飯,我說不用了。
之後,又在五教、一食堂和圖書館遇到過幾次,他也沒有請我吃飯,雖然那時我已經把請我吃飯這件事忘了。
12月24日,平安夜,他說請我吃晚飯,我說不用了我下課直接去吃飯,他說欠了很久了一定要還我一頓飯。於是我說那一食堂門口見。
我到一食堂之後,他說實驗室還有事情沒忙完,等他一下,馬上過來。然後我就等了。他來的時候,食堂都沒什麼人了,他說食堂吃的都賣完了,出去吃吧。於是去吃了牛排。
從餐廳走出來,他說很冷,陪他去買條圍巾吧。我想到他剛請我吃飯,正好又在學校外面,也不好意思拒絕,就陪他去了。
過了幾天去五教上課,進教室就看到他在教室裡坐著。我找了個靠窗的座位坐著,他坐到我旁邊。班上同學都在,我又不想太尷尬,就自己尷尬的上了兩節課。
下課後,同學都走的差不多了,他還一直坐著。我說請讓一下,我要走了。他說:“親我一下就讓你”。然後我踩著桌子出去了。
一周後,他又出現在我的教室,他說:“這次讓你坐外面。”上課期間,一直寫紙條問我是不是不喜歡他。我說我不知道。他說如果不喜歡,那為什麼那次吻我我沒有推開他。
我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的問題。我問他為什麼吻我。他說他是第一次追一個人,想了很久才想出這些,也不知道該不該這樣,當時想吻,就吻了。
那天下課,我們就真的在一起了。
後來:
他說,第一次見到你,在實驗室門口,就心動了,一直跟著你到3樓看著你進教室,在教室外面等了你兩節課。
他說,之後的每週二,出現在教室外面,都是為了和你“偶遇”。
他說,在一食堂問你借飯卡,只是想創造一個機會請你吃飯。
他說,平安夜請你吃飯你居然說去一食堂吃,被你蠢哭了,看不出來我是在追你嗎。
他說,吻你,完全是臨場發揮,那天是真的想上廁所,結果發現走廊裡沒其他人。
我,真沒看出來,一直覺得,所有相遇,都是,好巧好巧。
一年後,2012年初,大二的寒假,他說,陪我回家玩幾天嘛。於是我去了,之前也去過幾次,只是這一次,他把我們的關係告訴了父母。
他爸媽強烈反對。
一周之後,他說,分手吧。
他的家庭,很一般。他有一個親姐姐,他媽媽生他的時候,已經42歲了,現在,父母都60多歲了。我知道,他對她父母有多重要,不忍讓他們傷心。
於是,我同意了,分手。
那天,去了極地海洋館。出來,他哭了,一邊哭一邊說:“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但這不代表我不愛你。” 
他說送我回家。地鐵站裡,跟我說,看好,這是最後一次教你買票了,以後只能靠你自己買票了。
我沒哭,一滴淚都沒掉。
回家後,刪了所有的聯繫方式,遠走墨爾本。
在墨爾本,不記得哭了多久,不記得怎麼熬過來的。
一個多月以後,從墨爾本回來了,哥哥說,我走之後,他來找過我好多次。
我沒有再去找他,知道沒有結果。
從此,再也沒去過一食堂,再也沒去過圖書館,再也沒去過五教,所有在五教的課,都沒去上,也再也沒有遇到過他。
兩年後,2014年,和一個最好的朋友相約去迪拜。
最好的朋友,有2個,一個男生,一個女生,男生2013年5月移民溫哥華了,很久沒見,這一次,相約迪拜。
傍晚,坐在沙灘上,看著波斯灣的海水。朋友問在我想什麼怎麼不說話。我說,在想他,你見過的。
朋友說,2年了,你還忘不了啊。其實他挺好的,你們分手之後,他每天都問我你過的好不好,直到要去溫哥華了,就讓他加了XXX(另一個最好的朋友,女生)的QQ,這兩年你在學校幾次感冒,你室友給你帶回來的感冒藥都是他給你買的。
轉身,回酒店,找她聊天問清楚,她說:“他今天都還在問我你過的好不好,”她發給我幾張照片,照片上,是一面牆,牆上滿是照片。她說:“他把你這幾年QQ、微博裡你的照片全部沖洗出來,都貼滿兩面牆了。” 
沒有哭,沒有抽泣,淚水,止不住的流。
第二天,我依然沒有聯繫他。
2年了,2年沒有聯繫過了。
我知道,就算聯繫,也不會有結果。
不被祝福的感情。
因為,
他是男生,
我也是。

【前生】 一曲離殤,一杯濁酒,吟盡了今生的宿命裡的愛戀。幾度輪迴,今生如故不可相擁。來生,來生,在這憑空消寂的年華歲末又有何用。 低沉,乾澀,蒼白的時間幻化成我的翅膀,即以成為脆弱的碟兒。無力舉措,他攜著我飛往滄海的彼岸,只待雲鬢已白,淚成橫流,我卻依然在滄海之上。步履,佇望,遙無天際的滄海,我已經...

我現在發覺在黑夜中的習慣了回想你的微笑,點點的溫暖烙印在我的心裡,習慣了深夜的寂靜,遠離了白天塵世的喧囂。 靜靜的夜幕裡只有月牙彎彎的高掛空中,一抹離愁的月光輕輕地灑落到窗前,透過窗簾的縫細,照在我不眠的夜裡,靜靜地走到窗台前,拉開窗簾,弦月的薄光散落在我微微有些長的頭髮上。 看著遠處還有幾盞仍在...

如果.這愛不屬於你,那麼,請你放開你的手. 愛到痛了,痛到哭了,於是選擇了放手。 放手是一種無奈的絕望,痛徹心扉。 當曾經珍愛如生命的人即將相逢陌路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曾經以為的天長地久,其實不過是萍水相逢。 曾經以為可以這樣牽著手一路走下去,可是放手了才明白,一切只是兩條平行線偶然的相交,當一...

人說花開美,誰見花落淚? 心似芊芊結,塵緣誰同醉? 冬寂靜又冷冷的夜晚,屋裡又留下了孤單的我,仰望莫測的天穹又想起了曾經的你,無所事事的安靜地看著窗外的月圓月缺,打開音箱聽著音樂在夜涼如水的空氣中一首首循環再循環,聆聽輕柔的音樂旋律,喚起萬千的思緒,竟然有種說不出的心情。 寂靜的冬夜,任憑想像靜謐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