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

該怎麼去形容自己身處的這個世界呢?

無論多麼漫長的時光都只是一場冗長的閉幕式,俏皮的序曲與輕鬆的過程都不知所踪。

就像夕陽在暮靄中所作的盛大告別,炫目如斯,但不管是漸漸從暗紅霞光後脫穎而出的冷藍色天空,還是明顯越來越佔上風的縈繞周身的涼意,都在揭示這場告別式海市蜃樓的本質。哪怕是能以光年丈量的歡愉,也只是廣角鏡拉扯營造的幻覺而已。

應該就是這樣吧。

每次稍一開懷,心裡就掠過惶惶不安。

為了無視這不安,所以要更努力地微笑。

[二]

你往與她相反的方向走出的距離那麼漫長。

漫長得似乎已經回不去了。

中間的廣袤地帶,時光在黑暗中交錯成荒蕪的墳場。

可是,卻總有那樣看不見摸不著的纖細絲線維繫著你和她的關聯。

[三]

我不知道你一個人在黑夜裡走過了怎樣冗長又單調的路程。

我怎麼也想不到重逢會讓所有人遍體鱗傷。

巨大的樹木在我們面前投下大片大片歹毒的陰影。

請告訴我,什麼時候才能走出這片黑色森林,重新找到……

找到從億萬光年外歷盡千辛萬苦來到我們身邊的,溫暖而美好的光線。

[四]

即使最初將他和你限定在這種身份裡的維繫已經早不存在,也還能倚仗慣性按照恆定軌道運行下去。

按照恆定軌跡往前走。已經走過那麼漫長的距離。

漫長得轉身都回望不見最初的原點。漫長得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中間的廣袤地帶,時光在黑暗中交錯成荒蕪的墳場。

可是,卻總有那樣看不見摸不著的纖細絲線維繫著你和她的關聯。

[五]

新涼側頭看過來。

“讓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難過。而且……”女生微笑地看去,“我的難過比起你的好像是小巫見大巫呢。

長大後應該都會過去吧。”( www.1tao.net )

“我覺得不必等到長大後,只要能夠微笑著面對,就說明一切都過去了。”

天寒地凍的世界,今天已雪霽天晴。

心室壁被劃下的那道淺淺的傷,應該也很快就能癒合了吧。

[六]

心臟裡好像有什麼血液之外的液體滲了進去,酸的或者鹹的,灰的或者白的,純淨的或者混合的……

把原有的空間全部漲滿了。

凝滯在幾步外的樹影縱橫交錯如掌心的曲線,風吹過時就變得含混雜亂,失去了原有的姿態。

[七]

未來還是要繼續前行的,哪怕你的身影已經被拋向遠遠的後面,縮小成一個卑微的黑點,

又抽象成一條寂寞的地平線。

天與地,原本在地平線的盡頭一分為二,如今因為雨水的作用連成一體。

天與地,像黑與白一樣界線分明。

厚重的積雨雲層上有我們無法感知的陽光。

[八]

這個世界本來就一分為二,光線所及的區域與光線未及的區域。

當我走進陰影裡去領獎時,你正作為等待發言的體育部長站在樓梯上的陽光裡,

擦肩的一瞬間我竟愚蠢地以為那些光線是為我存在,縱情享受了片刻溫暖。

無論是在真實還是虛構的世界,誰的眼睛都不會發生偏差——

漂亮的,聰明的,光彩照人的我。

平凡的,普通的,看似單純的你。

可是……

夕夜緩慢抬起眼瞼,看向顏澤,搖了搖頭,喪失血色的嘴唇一張一合:“沒事。”

面對你的時候,我的心理,說出來誰也不會相信。

[九]

L-ether— —《時間》

秋天的落葉鋪滿了那條街

斜陽下你和她美麗的畫面

曾經你微笑總綿延不絕

無限的體貼給我無盡的一切

曾經說愛我如燈不滅

如今再見那份溫柔對她在重演

曾經說愛我一生不變

此去經年諾言像風箏斷線

許多年什麼都改變

聲音在耳邊怎能假裝聽不見

曾經快樂無限

為什麼現在卻視而不見

藉口無份無緣

世上沒有永恆誓言

…… ……

[十]

如果太陽此刻熄滅光芒,地球上的人要八分鐘後才知道。

廣袤的宇宙空間中,漫長無垠的時光裡…………

太陽距地球約1.5億千米,光速約3乘10的5次方千米每秒,計算一下光從太陽傳到地球需要多長時間。

答案是:約500秒。

換成分鐘來衡量,是:八分鐘多一點。

從前,有兩個飢餓的人得到了一位長者的恩賜:一根魚竿和一簍鮮活碩大的魚。其中,一個人要了一簍魚,另一個人要了一根魚竿,於是他們分道揚鑣了。得到魚的人原地就用乾柴搭起篝火煮起了魚,他狼吞虎咽,還沒有品出鮮魚的肉香,轉瞬間,連魚帶湯就被他吃了個精光,不久,他便餓死在空空的魚簍旁。另一個人則提著魚竿繼續忍飢...

風從很遠的地方吹來,窗外的梧桐樹又在落葉了,一片一片洋洋灑灑地飄零在這個秋天的半空中,最終還是得落在大地上。我的心卻飄浮在空氣中不上不下,想念雯雯,想念黑妹,想自己,最後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陽光灑在臉上,記憶在陽光下閃光。 彷彿是很久遠的事情了,那個時候我正在初戀,正在用我十八歲的青春填補著心靈的空...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

1.被我撞傷的男生 那個女人真胖,市場上賣菜的人中屬她嗓門最大,最能搶顧客,她可不是一般的厲害。 她看見我時,眼睛裡有警惕的目光,當我說出我要找劉知的時候,她上上下下地把我打量了好幾遍,才帶著我走進屋子。 屋子很小很黑很悶,劉知坐在一張吃飯的桌子前做習題,他甚至沒有看我一眼,身邊放著兩個拐杖,腿上的...

Facebook留言板